平板电子书网 » 校园小说 » 导演,潜规则不明智[娱乐圈]最新章节列表 » 75.第75章 你是不是陆巧嫣

75.第75章 你是不是陆巧嫣

文/樊清伊
推荐阅读:第一婚宠:老公大人请自重 窃国 末世之我的世界 我真是大明星 娇女谋 天网建筑师 超自然异闻录 御鬼者传奇 女神的近身护卫 游戏主播系统
    她仔细看了眼短信时间,竟然有一段时间了,嘴角泛冷,心也定了下来。Www.77nt.com

    拿出自己的手机,调出一段录音,这是安烟找他们同组的声优录制的,她最开始听的时候差点以为是宋牧本人。

    点开播放了一段,确认没什么意外才拨通宋一莲的电话。

    宋一莲很快接通,声音有些沙哑,像是压抑了很久才开口一样。

    “有事?”

    姚之之深呼吸,点开录音,里面清晰的播放:“这件事情是你做的?”

    “怎么?这个时候来质问我会不会晚了一点?”

    姚之之皱眉,安烟预料的回答并非是这样,如果真的是亲戚说话态度为什么是这样?

    她沉思片刻,调出另外一段,开门见山,只要宋一莲不起疑,就什么问题也没有。

    “唐梨走了,他们身边还有你的人?”

    宋一莲状态似乎不太好,闷哼了一声,敷衍至极。

    听声音,她应该是翻了一个身,然后传来一声细碎的声音,姚之之抿唇不语,应该是吃药的声音。

    “还有什么事?”她有些不耐。

    姚之之轻点一条,“你不觉得做任何事前应该和我商量一下吗?”

    宋一莲哧哧的笑了,“宋牧,当初是你说,你绝不插手的,脏事我来办,坏人我来做,你无非就是坐享其成,怎么?现在不满足了?”

    她□□了一下,像是疼痛感压抑着自己,“宋牧,太贪心,不好。”

    姚之之有些慌,他们并没有录制相关回答或者提问,正想着该怎么办,突然听到听筒里传出宋一莲闷哼一声。

    她深吁一口气,“改天再说,挂了。”

    姚之之如释重负,刚刚的所有对话她都有录音,将录音传到本地文件,然后从微信上传给你,之后删除一些记录。

    一切做的看上去行云流水,可只有姚之之自己知道,她走的有多艰难。

    重新回到座位,将手机缓缓推到宋牧面前,姚之之眯眼,看着那慢慢过去的手机,她无比清楚,这部手机现如今就好像她和宋牧的所有过去,这一过去,就什么也没有了。

    宋牧抓住手机,微微笑,“想喝点什么?”

    姚之之心不在焉的看着窗外,“随便。”

    宋牧看着那清秀的侧脸,眉眼之间多了丝以前从未见过的妩媚之意,他心里突然惊现一个骇人的想法,半晌低声开口。

    “之之,陪我去见一个人吧。”

    半个小时以后,姚之之站在一处别墅前,整栋别墅的墙壁都是白色,一丁点脏迹也没有,可就因为这样,看上去才愈发让人毛骨悚然。

    一点人味也没有。

    “可以吗?”姚之之仰着头问,她眼角泛着阳光打在睫毛上落下的阴影。

    宋牧的妈妈,徐莫凡,那个让陆青北痛苦半生的人,可以见吗?

    看上去是在问宋牧,可她知道,她在问自己。

    可以见吗?

    背着陆青北见。www.pBtxt.com

    “当然可以,求之不得。”宋牧也仰着头,他就站在姚之之身后,顺着她的视线看楼上,这是第一次,他来到这里的心情如此轻松。

    和一楼的管家打了声招呼,宋牧就带着姚之之上楼,就在走廊的第一间,推开门,一室洁白,空无一人。

    姚之之目光微滞,看向宋牧,目中泛着疑问。

    宋牧递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先一步跨进去,轻声喊,“妈。”

    姚之之这才看到角落的一点动静,窗帘在无风的房间里微微动,那里有人。

    宋牧自然也看到了,抬脚走进去,他穿着皮鞋,走在地板上发出哒哒的响声,窗帘的动静越来越大,姚之之想起陆青北说话的表情,攥紧了手往外退了一步。

    她害怕。

    徐莫凡今天的状态格外的好,能够安安静静的听着宋牧说话,偶尔还低头一笑,看上去和正常人无异,穿着素衣,如果稍稍打扮一下,俨然就是一个豪门富太太的模样。

    “妈,这是之之。”宋牧嘴角噙着笑意说。

    徐莫凡顺着宋牧的视线看过来,微微一笑,竟然有几分腼腆之意。

    姚之之看着这情景不免有些动容,此时此刻这样一个安静的人,她要怎么才能联想到陆青北经历的事。

    出于礼节,姚之之走了进去,站在床边,不靠近。

    手机响了,她微微一怔,“我接个电话。”

    她没有解释手机欠费还能接电话,这样显得更自在一点,欠费也能接电话不是吗?

    宋牧也站起身,转身走到厨房。

    姚之之就站在门边,是安烟。

    “陆青北在我家,看我一个人回来就问了你,我说你买东西去了,你一会儿回来可别空着手。”

    姚之之点头。

    安烟顿了一下,问,“小心一点。”

    姚之之笑,“好。”

    听到咔哒一声响,她回头,厨房的门关上了,微微皱眉准备看看怎么回事,又咔哒一声,她回头,主卧的门也关上了。

    此时此刻,卧室里空无一人,就她一个人。

    她立在原处,手机还握在手里,不敢回头。

    紧闭两下眼睛,深吸一口气,缓缓回头,没人。

    她皱眉,宋牧的妈妈哪里去了?

    就在这时,眼前突然出现一张脸,姚之之吓得“啊”了一声,被一股力量推向墙壁,肩胛骨撞在墙壁上传来一阵巨疼,姚之之闷哼一声,眼前一花,忽然觉得呼吸有些困难,再清醒,就看到徐莫凡掐着自己的脖子,狰狞着一张脸。

    “陆青北?你认识陆青北?”徐莫凡瞪着眼睛,瞳孔微张,面容可怖,“你是他什么人?”

    姚之之抓着她的手往下拽,无奈她力气太大了。

    “什、什么陆青北,我、不认识!”

    姚之之张着嘴,厨房传来砰砰作响的撞门声,还有宋牧慌乱的声音。

    “姚之之,姚之之!”

    姚之之费力的回头看向厨房的门,锁住了!

    目光落到地下的钥匙,心里一惊,完了!

    “我知道了,你一定是陆巧嫣对不对,一定是,你来报复我了?哈哈,不可能,我要杀了你!”

    陆巧嫣?

    陆?

    姚之之脑海里一晃,一定是陆青北的妈妈。

    像是突然涌起了一股无名的力量一般,姚之之用力一甩,将徐莫凡推向一边,她的腿磕在床边,跌倒在床上,姚之之第一时间就去拿钥匙,两把钥匙,一把是厨房,一把是大门。

    她刚抓起钥匙,头发就被人抓住,姚之之惊呼一声,宋牧还在叫喊。

    姚之之气极了,也怕极了,她知道徐莫凡有精神病,精神病眼里哪有生命可言。

    “陆巧嫣,你敢和我儿子抢财产,我要杀你了你!”徐莫凡嘴里还在絮絮叨叨,姚之之抓着钥匙却开不了门。

    她看着徐莫凡,抬手将她摔在床上,“对,没错,我就是陆青北的人,你杀了他妈妈却还在这里苟且余生,你才要死!”

    徐莫凡突然很害怕的往床上缩,然后掉在床头的角落里,围着窗帘瑟瑟发抖。

    “不是我,不是我,你们冤枉我了,不是我……”

    门突然被撞开,是管家。

    随后宋牧也出来了,他们看着这情景,一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姚之之蓬头散发,狼狈至极。

    宋牧看了姚之之一眼,转头对管家说,“给她上药。”

    管家点头答是,随后命令一些人进来,姚之之被挤出来,站在楼道口发呆。

    宋牧出来看到她默不作声,半晌才缓缓开口,“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没多久。”

    “那今天为什么要答应来。”

    姚之之忽然笑了,转身直视宋牧,“不然呢,我应该拒绝?然后在脑海里幻想害得陆青北如此的人是什么模样?”

    她有些情绪失控,咄咄逼人,“凭什么?”

    宋牧垂下眼眸,他可以在任何人面前理直气壮的反驳,“拿出证据来。”

    可在姚之之面前,他显得是那样的底气不足,因为就连他自己都在怀疑,那个当初疼他宠他,与世无争的婶婶,是被他的母亲害死的。

    那一场大火,是她母亲操纵的。

    “宋牧,陆青北他怎么说也是你的弟弟,你们宋家欠他那么多,你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现如今还联合宋一莲来害他!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宋牧也是真的没有耐心了,他多少次逼迫着徐莫凡说出真相,可又在心里隐隐窃喜他的母亲已经神志不清,他比谁都想知道真相,他也比谁都不想知道。

    这么多年,活在地狱之中的,还有他。

    为了这件事,这些年,难为不止只有陆青北一个人,他所有的苦难,都有整个宋家陪着。

    宋老爷年年在小婶婶陆巧嫣的生日命令大家聚在家里吃饭,年年陆青北的生日命人将数礼送去陆家。

    因为一个徐莫凡,因为一个陆巧嫣,以及宋栗子那个未出生的弟弟或妹妹,宋家,早就散了。

    “宋家欠他的整个宋家都在偿还,从他陆青北走以后,宋家再没添一子一女,爷爷常说这是命。”他上前一步抓住姚之之的肩膀,瞳孔泛红,“可是姚之之,我不想把你也赔上去,我可以拿我的命给他,我也不想失去你。”

    姚之之摇头,缓缓后退,挣脱开了宋牧,“你以为什么?以为陆青北是因为你才和我在一起的吗?”

    “你错了,这是我们两个的事,是你一直执迷不悟,是你们整个宋家陷入了愧疚之中走不出来。”姚之之哑着声音,“宋牧,其实你根本不需要把命赔给他,陆青北还活着,他只是活得很辛苦罢了,你呢,也辛苦一点吧。”

    宋牧微怔在原地,看着姚之之一步一个阶梯离自己越来越远。

    可奈何,他张了张嘴,半句挽留也说不出口。

    他该以什么样的姿态说出来,又该以什么样的身份说出来。

    拐角那间房间里不知什么时候又传来一阵呼喊声……

    “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

    宋牧垂着眸子,看着自己刚刚捶门而红肿的手,嘴角扯出一抹讽刺的笑来。

    是啊,命不需要给他,幸福却给了他。

    *

    姚之之心情差到极点也不忘安烟的提醒,从超市买了几包卫生巾带回去。有了上一次陈女士的突袭,姚之之时不时还回自己的公寓,以至于现在不管是姚之之的公寓还是陆青北的公寓,都有两个人的单间,里面放着各自的东西。

    她今天无心自己回家,就打车去了陆青北的公寓,黑仔最近吃胖了很多,姚之之蹲在地上和她玩,她舔了舔自己的菊花拐头又去舔姚之之的脸,姚之之气的又是笑又是打她。

    或许是看出姚之之心情不好,没一会儿黑仔就领着阳台的六七只猫全过来了,黑仔一身黑,走在前面威风凛凛的,姚之之忍不住笑出了声。下一秒黑仔就跳到她怀里,余下的几只也全部都蹭过来了。

    这种心情不好被人安慰的感觉真好。

    她摸了摸黑仔的脑袋,自言自语。

    “黑仔啊,你告诉我,是不是每一年总有一天你们家铲屎官对着空气发呆啊。”

    是不是特别难过,是不是红了眼眶却不敢掉泪,是不是望着夜空细数到底是那一颗星星最闪亮。

    她说着说着哭了起来,她真的很心疼陆青北,知道事实的这几天,比看任何一部虐小说都让她心痛,心肝都疼了。

    她捂着心口喘不过来气,仿佛心被人拧住一样,她发誓以后一定会对陆导特别好,不再让他一个人默默对着空气难过了。

    陆青北很晚才回来,一身酒味,姚之之在沙发上睡着了,几只猫也睡得东倒西歪的,陆青北走进了蹲在她面前,低声叹气。

    真是败在她身上了,想以前,他喝了酒随便开一家酒店就睡了,今天竟然还能开去姚之之公寓看没人又回来自己的公寓。

    想着想着笑了起来,也挺好,只要一想到家里还有一个人在等他,他就觉得无比轻松。

    从来没觉得,人生可以如此美好。
(快捷键 ←)上一章:74.看什么看,别买啊! 返回《导演,潜规则不明智[娱乐圈]》目录 下一章:76.第76章 和谐与否(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