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历史小说 » 跑酷大清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3章我是为了你们下水的

第173章我是为了你们下水的

文/构思舞文汇
跑酷大清 本章字数:4829 跑酷大清txt下载
推荐阅读:三国之召唤猛将 全洪荒都知道魔祖在闹离婚 儒道之天下霸主 鹿鼎雄风 汉末国士 枭雄终结者 重生之关东匪王 醉迷红楼 至尊兵王 与南宋同行
    原本看到虞轻烟漫步在回廊上,心事重重的模样实在是我见犹怜,武强当即就要跳下树,翻进柳园内与虞轻烟相见。[[〈 可是,当他看到虞轻烟的脚步似乎显得很不灵便,耳边马上回荡起昨晚陈启亮的台词对白,更加坐实了他的猜测,他顿时失去了进入柳园相见的冲动。

    早知如此,不来见这一面,心中还能有一个念想,现在一切得到证实,所有的幻想也都破灭了。武强感觉自己好傻,以前都是他在玩弄别人的感情,如今报应就来了。

    也就在这一刻,武强对虞轻烟死心了,本来这次过来,他还安慰自己,这是虞轻烟的选择,她是一个可怜的女人,既然不能给她幸福,那就只有祝福她了,但他还是没能过去心理那一关。

    武强转身默默离开了柳园,还没有走出多远,已满脸都是泪水,以前他从没有为一个女人流过眼泪,今天流的泪水比起他有生以来流的泪水都多。

    来到相约的码头,武强很快便找到了普光等人,便问:“现在还能雇到船吗?”

    普光答道:“能,只要有银子,一切都不是问题。”

    江南地区水运极为达,只有价格高,几乎在任何时间都能雇佣到船家。

    “那好,咱们回去吧。”

    “我现一个问题。”

    武强等人退了房间,离开客栈后来到码头,准备雇佣一艘船返回,就在普光和一个船家谈价钱的时候,武强忽然转身离去。

    普光马上现了这一情况,便舍弃了船家向武强追去,等追上武强后,普光有些不满地道:“你怎么一声不响,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走了?”

    武强迟疑了一下道:“我想再去看看她,哪怕一眼都行。”

    “还是放不下?”

    “别说我,你不也是如此?”

    普光拍着武强的肩膀嘱咐道:“看开一点,早去早回,我和玉强他们在苏州城里逛一逛,下午咱们在这里汇合,到时候是走是留你再决定。”

    武强想说点什么,又说找不到什么话说,最后捶了一下普光的胸口,转身大踏步而去。

    昨天晚上柳园里的那个人影,虞轻烟敢断定绝对是武强,虽然轻身功夫只存在传说中,但在现实中她没还见过有哪个轻身功夫比武强高明的。

    后天就要和陈启亮成亲拜堂了,本来她还担心武强能不能及时赶来,但昨晚武强突然出现柳园,让她顿时放心了下来。

    对于武强出现在柳园的原因,虞轻烟百思不解,她也有一些害怕,怕自己因为太过想念武强,以至于出现了幻觉花眼,可武强在夜色中灵动的身影又是如此清晰。

    因为去追武强,她还把自己的脚扭伤了,所幸并不严重,回来后擦了一点药酒,经过按摩活血,又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她的脚已不怎么太疼了,走路也没多大妨碍。

    “什么问题”

    普光左右看一眼,低声道:“官府好象有什么大行动?”

    武强有些不耐烦地道:“别婆婆妈妈了,现什么你就直说吧。”

    普光低声解释道:“我们今天在城里闲逛时,现官兵调动好象有点频繁,刚才在这码头这里,我们看到运来了一船兵,官府这是有什么动作啊。”

    武强沉吟了一下,道:“听你说,这里是厚土坛的地盘,难道官府要对付厚土坛?”

    普光点头道:“有这个可能。”

    武强陷入了沉默,尽管他对天地会没什么好感,但也不愿意眼睁睁看着天地会被满清剿灭,况且虞轻烟还在苏州,如果厚土坛遭受灭顶之灾,虞轻烟恐怕也会被殃及。

    男女之间有时就是这样,比如一对夫妻吵嘴打架,别看两人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如果遇到一方被外人欺负了,两人保准枪口一致对外。

    别看武强先前是多么恨虞轻烟,一旦遇到什么突情况,肯定还是会想到她的安危。这不是武强有多么犯贱,凭他以后的展,还怕没有女人吗?只有真正爱过的人才会明白这种感觉。

    为了虞轻烟的安危,武强决定还是留下来观察一下情况,直到确定安全了再离开。当然,如果出现了危险的情况,他也可以第一时间伸出援手。

    武强等人在码头附近找了一家客栈住下,第二天吃过早饭,武强便带三人来到了柳园,却现今天柳园里冷清了许多,也没有再看见虞轻烟出现。

    在柳园外观察了一会儿,武强失去了耐心,便决定进去看一看情况,凭借高的跑酷技术,就算被人现了,他也可以全身而退。

    进入柳园的后宅转了一圈,武强没有现虞轻烟的踪影,只是后来听两个佣人老妈子闲聊天才知道,原来今天是虞轻烟和陈启亮拜堂成亲的日子,柳园内有身份的人都进苏州城了。

    听到这个消息,武强急忙退出了柳园,带着普光等人赶往了苏州城。

    在普通人的眼里,一切似乎都和往常一样,好象没什么区别,而武强来自后世,谍战类的影视剧看多了,再加穿越福利带来的良好视力,让他可以细致入微的观察。

    城门口守城的士卒数量还是那么多,除了收取入城费,对过往的百姓基本也没什么盘查,武强却现那些士卒的举止中透着一股剽悍,手持的兵器也比较锋利。

    作为后世的人,再没有常识也知道,精锐的士兵都是用来打仗的,守城的士卒战斗力基本都是渣,而用精锐的士兵来守城,这就实在太耐人寻味了。

    看来普光的推测并非没有根据,对于官府这种反常的举动,如果其中没有阴谋,恐怕鬼都不相信。

    武强考虑到婚礼既然是在城里举行,地点肯定是在酒楼一类的地方,而且还得是那种比较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这可是一个装逼的好机会,陈启亮怎么能轻易放过?

    普光的地头比较熟,很快他就列举了几个陈启亮可能选择的地点。武强进行了职责划分,四人各负责一片区域寻找,再约定时间在某一条街道汇合,古代的联络方式让他感到无比蛋疼。

    苏州城知名的九香居大酒楼的一间房屋内。

    虞轻烟正坐在梳妆台前,一个有些富态的中年妇女在旁边帮她打扮着。虞轻烟身穿大红的吉服喜袍,也就是所谓的凤冠霞披,显得越美艳不可方物。

    “虞姑娘可真漂亮,就好象仙女下凡似的,陈公子真是好福气哟。”中年妇女一边帮忙打扮,一边言不由衷地赞美着,眼中难掩羡慕嫉妒恨。

    “女子再漂亮如何,还不是一样要嫁人?”武强迟迟没有出现,虞轻烟的心有些寒了。

    “也是,其实啊,男女之间也就那么回事,就象我和我们家那口子,一共见面才两回,就拜堂成亲睡到了一起,这么多年来,不也是过来了吗?”

    虞轻烟心情一阵烦躁,懒懒地道:“王妈,我有些累,想稍稍休息一会儿。”

    中年妇女面带委琐地道:“应该的,应该的,新婚洞房夜,你们肯定不能少折腾了,现在好好休息一下,晚上也好有力气折腾。”说完,带着一脸坏笑离开了。

    “呸,做梦,他陈启亮也配?”等中年妇女出地去后,虞轻烟轻蔑地说道。随即她又流着眼泪道:“武大哥,你在哪里?轻烟好想你,就算你再恨我,也要来见我一面啊。”

    在九香居大酒楼的百步之外,也有一家十分出名的大酒楼,与九香居一直存在着竞争,此刻这家大酒楼却被人给全部包下了。按理说,这是一件好事,可酒楼的东家却高兴不起来,甚至还想大哭一场。因为包下酒楼的人不但不给钱,他还要被人狠狠敲一笔大竹杠。

    江宁将军额楚站在窗前,看着不远处的九香居呆出神。

    许久,额楚忽然道:“叶子落了,也该收果子了。”

    额楚身后伫立的叶子却道:“本该有一个好收成,可惜不能全收了。”

    “本将军回去仔细想了一下,觉得皇上此举还是相当高明,果子全收了未必就是好事。”

    “皇上少年睿智,英明神武,非是吾等所能妄测的。”叶子又开始拍起了康熙的马屁。

    “不错。”额楚附和了一句,便转移了话题,“果子收完了,你有什么打算?”

    重阳节在即,天气也不象七八月份那么炎热,待在屋里时间长了也比较闷,她想出来透一透气,便迈着略微有些不太灵便的脚步走到回廊上。

    “也是,其实啊,男女之间也就那么回事,就象我和我们家那口子,一共见面才两回,就拜堂成亲睡到了一起,这么多年来,不也是过来了吗?”

    虞轻烟心情一阵烦躁,懒懒地道:“王妈,我有些累,想稍稍休息一会儿。”

    中年妇女面带委琐地道:“应该的,应该的,新婚洞房夜,你们肯定不能少折腾了,现在好好休息一下,晚上也好有力气折腾。”说完,带着一脸坏笑离开了。

    “呸,做梦,他陈启亮也配?”等中年妇女出地去后,虞轻烟轻蔑地说道。随即她又流着眼泪道:“武大哥,你在哪里?轻烟好想你,就算你再恨我,也要来见我一面啊。”

    在九香居大酒楼的百步之外,也有一家十分出名的大酒楼,与九香居一直存在着竞争,此刻这家大酒楼却被人给全部包下了。按理说,这是一件好事,可酒楼的东家却高兴不起来,甚至还想大哭一场。因为包下酒楼的人不但不给钱,他还要被人狠狠敲一笔大竹杠。

    江宁将军额楚站在窗前,看着不远处的九香居呆出神。

    许久,额楚忽然道:“叶子落了,也该收果子了。”

    她心不在焉地漫步在回廊上,浑然不觉庄子外的一棵树上,有个人正紧紧地盯着她。因为后宅的院墙比较高,在庄子外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武强只得爬到一棵树上。

    重阳节在即,天气也不象七八月份那么炎热,待在屋里时间长了也比较闷,她想出来透一透气,便迈着略微有些不太灵便的脚步走到回廊上。

    她心不在焉地漫步在回廊上,浑然不觉庄子外的一棵树上,有个人正紧紧地盯着她。因为后宅的院墙比较高,在庄子外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武强只得爬到一棵树上。

    中年妇女面带委琐地道:“应该的,应该的,新婚洞房夜,你们肯定不能少折腾了,现在好好休息一下,晚上也好有力气折腾。”说完,带着一脸坏笑离开了。

    “呸,做梦,他陈启亮也配?”等中年妇女出地去后,虞轻烟轻蔑地说道。随即她又流着眼泪道:“武大哥,你在哪里?轻烟好想你,就算你再恨我,也要来见我一面啊。”

    在九香居大酒楼的百步之外,也有一家十分出名的大酒楼,与九香居一直存在着竞争,此刻这家大酒楼却被人给全部包下了。按理说,这是一件好事,可酒楼的东家却高兴不起来,甚至还想大哭一场。因为包下酒楼的人不但不给钱,他还要被人狠狠敲一笔大竹杠。

    江宁将军额楚站在窗前,看着不远处的九香居呆出神。

    她心不在焉地漫步在回廊上,浑然不觉庄子外的一棵树上,有个人正紧紧地盯着她。因为后宅的院墙比较高,在庄子外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武强只得爬到一棵树上。

    重阳节在即,天气也不象七八月份那么炎热,可酒楼的东家待在屋里时间长了也比较闷,她想出来透一透气,便迈着略微有些不太灵便的脚步走到回廊上。

    她心不在焉地漫步在回廊上,浑然不觉庄子外的一棵树上,有个人正紧紧地盯着她。因为后宅的院墙比较高,在庄子外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武强只得爬到一棵树上。

    额楚沉吟着道:“这次收完果子,天地会那边你是回不去了,如果你不觉得委屈,就给我做一个通房丫环吧,你看怎么如何?”

    叶子惊喜莫名地跪下道:“谢主子恩典。”

    额楚向自己的下方示意了膝行上前开始起来。(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第172章想造反需要有实力 返回《跑酷大清》目录 下一章:第174章真是悔之晚矣(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