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校园小说 » 黑帝娇宠:老公,闹够没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1002章 完结篇5

章节目录 第1002章 完结篇5

文/鱼鱼凶猛
黑帝娇宠:老公,闹够没 本章字数:24110 黑帝娇宠:老公,闹够没txt下载
推荐阅读:萌萌山海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魔动九天 诸天万界 爱上坏坏女上司 混沌武神 至尊召唤师 少年至尊 剑动山河 庶女芳菲
陆离舞抬起了头看着那个男人强装着镇定的开着车,这样的问题对于锐舞来说似乎有些负担了,不过陆离舞却是明白的,如果别人不问的话自己是不会主动去说的个性,就像是一个害怕改变而将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人一般,似乎永远没有那么多的勇气去面对可能带来的改变。

    “你不会害怕么!不会害怕如果我拒绝你,然后连朋友都做不成么,可是我害怕!害怕因为这样的事情在也无法理所当然的去信任你了,依赖你,靠近你了,因为拥有一个人原本就不容易的,何况心只有一颗,我的心早就已经给了别人了,而且千疮百孔早就已经不堪重负了,早就已经变得经受不起半点的改变了!你了解我的!这样的我怎么能够承受你的爱呢!”

    陆离舞说着却是有些担心的看着毕青云,看着那个男人原本担心的面孔却是忽然间变得轻松了起来,让陆离舞有些莫名其妙的。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不过还是害的我的心脏乱跳到不行,想着会不会有其他的答案,们既然还是这个答案我想我就不用去担心什么了!”不用去担心怎么做才能讨得这个女人的喜欢,不用去担心是不是有着那个女人不喜欢的缺点。

    也不会因为这些担心而不知道该怎么做自己了,因为觉得那个女人喜欢的并不是自己,因为担心有一天会被这个女人所抛弃,这么多的担心却是变成了一个沉重的包袱背在身上天才霸主


    所以说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却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

    毕青云的回答出乎陆离舞的意料。

    看着那个女人一脸痴呆摸样的望着自己,一时间嘴角却是露出了一个微笑,那个女人是担心着自己的吧。

    “实际上,我没有肖腾那样的伟大,能够一直无怨无悔的呆在你的身边,我只是想知道在你的心理面我到底是属于什么的地位,如果不可能变成爱情我也就只有放弃,实际上爱一个人,得不到回应的话会是一件非常累的事情。反而现在却是甩那么的提心吊胆的了,陆离舞,不用觉得有负担。就像以前那样就好!也许我无法改变喜欢你的心意,但是不夜并不是傻傻付出不求回报的人,所以你就不用觉得愧疚了!”

    毕青云说着心中却是在哀叹啊,也许他是真的错过了和陆离舞表白的时间。

    如果是在陆离舞二十岁以前的话,他唉,他的喜欢还能够在那个女人的心中留下一个痕迹,也许在受伤的时候有自己在,那个时候陆离舞还能够在那场爱情中退缩,从对那个男人的爱里面退出来。

    可是现在,就像是陆离舞说的,她的心早就已经千疮百孔不堪重负了,那儿还有什么勇气去接受别人。

    她的心早就封闭了起来,那儿还能够爱上别人。

    毕青云在心中对自己说,那就让他在任性一下吧,再过三个月,再过三个月他就要离开了,然后在那个时候再去忘记这个女人吧。

    在这之前就让他守在这个女人的身边。

    “陆离舞你确定你不会后悔么,你看我有帅气,又有钱,又善解人意,能做饭洗衣暖床啊!你要不在考虑一下!”毕青云说着顿时觉得自己把自己说的跟一个女人的一样。

    就剩下不能生孩子了。

    这个时候陆离舞却是看着毕青云笑了起来。

    她看出来毕青云并没有什么事。

    看着那个女人笑了,毕青云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不说还是被这个女人弄得心都凉透了。

    以为毕青云故意搞怪,一时间却是气氛变得好了许多,原本卡在陆离舞心中说不出来的话,却是被这个善解人意的男人一下子解决了。

    陆离舞觉得很开心,至少她并没有失去这样的一个知己,最了解自己的朋友。

    两个人开车行驶了接近三个小时才来到了毕谦豪的家。

    这个地方果然还是如以前一般的安静,在傍晚的时候,那原本因为冬天而变得清一色的针叶林的山上却是各种植物都生长了起来,葱葱绿绿的,各种鲜艳的深沉的绿色层层叠叠的变成了这个家的背景。

    仿佛就像是一个梦一般,陆离舞站在了这里,那天的热闹场景似乎还在眼中,可是现在却是安静的显得有些萧索了。

    “安若啊!把东西拿好了,等着我们去看看你干爹,然后在找个地方好好的放松一下,哎哟,现在我一个人在家的日子真的是没法过了,孤独的要命,还好你愿意回来陪我逍遥僵尸最新章节
。”那黄芩的手上却是提着保温的瓶,还有一些其他的吃的东西。

    陆离舞和毕青云站在门口,看着安若和黄芩两个人站在那门口,正准备出门的摸样一时间显得有些怪异。

    “这是怎么回事!陆离舞你居然也敢到这个家里来!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这里可是我的地盘!怎么难道是因为昨天你将我赶出去了,所以感到抱歉,所以特地的送到自己的面前给我赶的么!”她说着,脸上的表情却是显得那样的羞怒,似乎昨天的事情带给了她很不愉快的经历。

    “小伯母!不关她的事情,是我带她来的!”毕青云却是这个时候站在了陆离舞的身边,将那个女人的手牵着。

    感受着那个女人手指的冰冷,觉得有些心疼。

    “你带她来的,你凭什么带她来,你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么!毕青云你怎么就这么的不知道好歹啊!你以为谦豪疼爱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当年要不是你求着谦豪不然赶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么离开,她和毕胜宇两个人又怎么会在一起,又怎么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你大伯又怎么会变成这样,你说啊!你就是这样给我们家报恩的么!”黄芩说着,看着这个毕青云的样子却是极其的愤怒的。

    这个孩子是毕胜宇唯一的朋友,唯一认可的朋友,也是最为亲近的表兄弟。

    同时那毕青云也是最为疼爱这个侄儿的,可是这个孩子怎么就跟被那个女人施了什么魔咒一般,硬是这样的站在这个女人的一边呢。

    陆离舞抬起头来看了毕青云一眼,忽然间不知道如何说了,这些事情从来都没有人对她说过。

    她也从来不知道,原来那个时候在自己的身边一直有着一个人保护着自己。

    “小伯母!小舞她没有做,说了没有做就是没有做,你就不能相信一次么!”毕青云却也不能直接的和黄芩开骂吧,毕竟合适自己尊敬的长辈,而毕谦豪和黄芩一直以来也是将自己当做亲生的孩子一般对待。

    说是有恩,却是的确不小的。

    “我管她有没有做,我就是讨厌她,就是讨厌,我跟你说哦!毕青云你说这样的女人到底有什么好啊!一无是处的吗,你帮她做什么,你大伯伯不在你就带着这个女人来欺负小伯母么,你在这样我可是会哭给你看的。”

    黄芩却是开始哇哇大哭,仰天干嚎了。

    “老天爷啊!我怎么这么的命苦啊!自己没有养孩子,养了别人的,结果一个个的都是白眼狼啊!现在却是为了别的女人来欺负我!”

    “小伯母你干嘛要这样啊!”毕青云是最受不了女人哭了,一时间际没有办法了。

    “你到底要怎么样嘛,你别哭了!我就是回来拿点我自己的东西,你有必要搞得这么的夸张么。”毕青云说着,顿时只觉得这日子是真的要过不下去了,想到自己的老妈和黄芩的摸样顿时觉得那更更年期的女人,却是根本就伤不起的啊!

    “毕青云你给我将她带走,现在就带走!我要离开了,我们毕家不欢迎这样的女人!”那黄芩却是铁了心一定要让那陆离舞尝试一下昨天自己被赶走的那种屈辱,所以这个时候却是丝毫不肯留情了。

    “小伯母,我带小舞去的是我的家,你忘记了么,伯父说过这里也是我的家,所以你没有权利赶走我的朋友异世之光脑神官最新章节
。”毕青云拿出了自己的钥匙在那黄芩的面前晃了晃,这就是证据,所以这黄芩平时一副郭夫人的姿态,可是对于毕谦豪的话却是从来不大半点马虎的,哪怕那个男人现在还躺在床上。

    “你!毕青云,你居然为了这个女人顶撞我,你实在是太令我失望了!哼……”

    冷哼一声,却是转过身去,对那个安若说了一声道,“安若,我们走!”

    说着就牵着安若的手气冲冲的离开了。

    那两个人的离开并没有令陆离舞觉得高兴,反而心中却是有些沉闷了起来。

    “你何必为了得罪她呢,毕竟你们才是亲人啊!”陆离舞将自己的手从毕青云的手心里面抽了出来,带着一种无奈还有一种为难的情感。

    “没事的,我们进去吧,他们不在却是更好!”毕青云说着就带着陆离舞走了进去。

    这个房子似乎是因为主人的离开变得更加的安静了起来。

    那厨房中谁是有着稀里哗啦的水流声,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正在那儿哼着歌,然后洗着碗。

    “田妈,你还在忙啊!”毕青云却是极其熟练的和那里面的女人打着招呼。

    只见那田妈脸上带着一种如菊花一般绽放的笑容,才过几年,但是这样的劳动人民,在岁月的冲唰中却是老的更快一些,那看上去根本就不是和黄芩一般的年纪。

    “青云少爷,您回来了啊!”那田妈却是极其的高兴的看着来人,这青云少爷美男也都指挥刀这毕家祖宅几次,但是那毕胜宇和毕青云那个人小时候几乎是在这毕家一起长大的。

    而那个时候田妈也一直在这儿。

    那个时候可是带两个人的小保姆,如今一把年纪了,看着被自己带大的孩子不由的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孩子一般,心中却是极其的喜悦的。

    “少爷,我给你做点东西吃吧!你们开车回来一定还没有吃午饭,对不对!”虽然这么说,那田妈却是手脚麻利的,开始在冰箱里面,拿出了各种的食材,开始做饭了。

    “田妈不用太麻烦了,你就帮我们做一点粥,然后做一点清淡的小菜就好了!”毕青云说着,无视知道的,这个陆离舞却是不喜欢长时间的坐车的。

    每次坐的时间长了就会变得没有没有吃饭的食欲了。

    这么说着完全就是为了陆离舞考虑的。

    “好!等会儿,吃完了饭你们句在这儿好好的休息一下吧!”田妈的脸上全部都是慈祥的笑容。

    “好!对啦,伯伯住在医院了,听说是喝酒喝多了,那天那老人家怎么会喝的那么多啊!年纪大也耶不知道注意一点!毕胜宇这个家伙也不看着一点!”毕青云却是借着说要一起帮忙的由头跟在了田妈的屁股后面,就开始闲聊了起来。

    “喝酒喝多了么!”田妈的脸色一变,这毕谦豪对待他们这些家政人员却是极其的好的,这田妈在这儿做了快三十年了,自然是对那毕谦豪感恩戴德的很。

    听到那毕青云这么一说顿时也上心了起来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最新章节


    “不是胜宇少爷没有看着,那天可是安若小姐在看着老爷啊,小姐也是的,明知道老爷不理你个喝太多酒怎么还给老爷喝那么多啊!不是说会给老爷喝醒酒茶的么,怎么还是摔倒了,真不知道是怎么的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那田妈说着却是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表情,俺安若是忽然之间出现在这个家里面的,那毕胜宇并不喜欢,而且在田妈的眼中也并不喜欢那个心机极重的女人,尤其是田妈觉得这个女人似乎是有着其他的目的的。

    想起那天惊鸿一瞥不小心看着那安若手中鬼鬼祟祟的拿着一个药瓶子如今想起来却是十分的诡异的。

    于是那田妈就在纠结着是不是应该将那件事情说出来的,可是一想要是万一是自己误会了,那道头来自己岂不是得罪人么。

    这样想着却是收起了自己八卦的心态准备什么都不说了,好好做事就是了。

    “最近伯伯的睡眠怎么样啊!没有吃什么安眠药之类的吧!”毕青云问着,却是一脸似乎随便问问的摸样。

    “没有啊!老爷虽然睡眠很浅,但是从来都不需要那样的东西的!”这一说反倒是让那田妈觉得奇怪了,为什么少爷会这样问。

    毕青云如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那就奇怪了,伯伯倒下那天为什么会检测出吃了很多的安眠药啊,实在是奇怪,难道是伯伯想不开!”

    那样小的声音,但是却足够那田妈听到了。

    “少爷你说什么,老爷吃安眠药了,怎么可能啊,老爷最近心情很好的!不然以老爷子的性格平时低调又怎么会大肆的操办自己的生日宴会啊!最近老爷子可是因为有了一个孙子高兴的很呢,这天伦之乐还没有享受多久呢,怎么会想不开呢!”

    “是啊!想不通啊!伯伯没有理由自杀的啊!难道家里面多了这样的东西么,吃错了药!”毕青云却是见田妈一副苦苦思索的摸样顿时说道。

    他觉得如果这田妈这个对毕家最为资格老,最为熟悉毕家的人,那么毕家又什么风吹草动的,这个女人一定是最为熟悉的。

    “吃错药了!”田妈的神情有些呆呆的,却是不知道在想什么去了。

    原本的一句似乎是骂人的话,却是提醒了那田妈了。

    “青云少爷,我看不会是吃错了药了而是有人故意给老爷吃药的!”那田妈的眼睛中闪烁这一种正义的光芒,她想起来了,那天那安若手中的药,被自己看到了,不正是说是安眠药的么。

    说什么怕晚上睡不着,那个时候明明还那么早拿出来做什么,显然是有什么猫腻才对,却是不知道那安若明明和毕谦豪无冤无仇,甚至那老爷还将她收为义女,却是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那么做。

    将这些话对他们说完以后却是斩钉截铁的说着自己已经没有看错的话。

    陆离舞和毕青云两人都相互看了一眼,却是觉得这终于查明白了。

    那安眠药正是那安若放在毕谦豪的杯子中的。

    “田妈这件事情我希望你不能透露出去,不然,你看那个女人如此的狠心难保不会对你做什么事情,我看你还是要关注自己的嘴,不管是谁都不要说空亡屋
!”毕青云却不是在骗这个女人了。

    而是担心那安若知道后会真的对这个女人不利。

    “是,我一定不会乱说的!”田妈的脸上立刻写满了慌乱,想着了那个平时是那样的对着众人笑着的安若竟然会有这么心狠的一面,却是越加的觉得心寒了起来。

    陆离舞和毕青云叹了一口气。想着是不是应该让田妈回去修养一段时间了,要是现在让田妈见到了安若还不知道乎变得多么的慌乱了。

    毕胜宇将车子停在了外面不远处的公路边上,却是在毕家的前面一些,不管陆离舞他们是不是立刻离开都不会发现他的车子。

    他走到了自己家门外,却是久久的站在那玻璃窗外看着里面的情景,只见那两个人坐在餐桌上,然后吃着晚饭,还和那田妈说着话,这一刻看上去却是极其的和谐的。

    他已经不记得陆离舞什么时候有说过这样多的话了。

    是不是真的在他的身边,她会觉得更加的轻松自在呢。

    这样的念头出现在心中,却是怎么也不肯消散。

    就在毕胜宇由于这自己是不是该进去的时候,却是忽然间看到了一辆车子向这边开了过来。

    毕胜宇赶紧的走到了树后面躲在,只见那安若却是走了出来了,一身时尚婉约的着装让她即使在这样没有人的夜灯之下也显得那么的光彩夺目。

    而毕胜宇看着她却只是皱起了眉头,这个女人不是已经离开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只见那女人走到了客厅里面,一双十几厘米的高跟鞋,在地板上踩出了叮叮咚咚的声音,显得那么的清脆,那么的动听。

    而田妈却是在听到这个声音的一刻,身子一震转过身去。

    赶紧的走到了厨房里面假装收拾起来了。

    “安若,你怎么回来了!”毕青云看着这个女人,那张原本柔和英俊的脸上却是充满了敌意,似乎是因为这个女人忽然出现的不安好心,或者是因为,安若所做的事情,让他克制不住自己,无法调整好情绪。

    安若不以为意,显然是觉得既然是和陆离舞要好的人,自然是不会对自己有什么好态度的。

    “少在那儿废话了,我可不是来找你的,陆离舞我有事情要和你说,你跟我出来!”安若说着,却是那样的趾高气昂的,似乎在陆离舞的面前露出半点软弱就是一种原罪一般。

    “有什么事情你就在这儿说吧!”陆离舞看着这个女人心中有一种十分想要直接质问这个女人的冲动。

    她拼命的压抑着自己,显然现在并不是和安若,还有毕连青两个人方面的时机,毕竟陆离舞现在可是拖家带口的,已经是孩子的妈咪了,自然是不能够不为了孩子考虑考虑的。

    “你确定要我在这儿说么,如果你不后悔我们可以说的啊!”安若的脸上露出了一种极其得意的笑容,这个陆离舞不是一向是自语清高的么,可是现在还不是和自己一样了,为了孩子,也为了复仇,为了遗产,不惜和毕连青那个魔鬼做交易。

    呵呵,原来这个女人并不比几只好到那儿去啊我的坏坏房东


    于是乎原本在安若心中的那一点点的愧疚也因为这样的事情变得无影无踪了。

    人就像是两个面,当安若在内心中觉得陆离舞是比自己强的,是比自己善良,坚强,甚至运气好的时候。

    当她做坏事的时候不由的会自惭形秽,不由的会觉得那毕胜宇不喜欢自己也许是正确的,因为她做了那么多的错事根本就不配的。

    可是现在那安若却是觉得自己比起那陆离舞却是好了那么多的,自己才应该是得到毕胜宇的心的人。

    “好,我跟你出去!”看着那个女人的笑容陆离舞就知道那毕连青已经将事情告诉了安若了。

    而现在陆离舞却是不得不隐瞒自己和毕连青做交易的事情,如果不这样的话那么怎么可以将最为狡猾的的毕连青骗到呢!

    “小舞!”那毕青云担心的看着陆离舞,然后拉着他的手,示意让这个个女人不要一个人去。

    他知道安若并不像她表面上那么的单纯善良,也知道陆离舞对于这个女人的顾虑,所以他担心安若会对这个陆离舞说什么。

    “没事的,你在这儿等着我!”陆离舞说着就跟着那个女人离开了,看着那个女人脸上的笑容,一时间觉得有些厌恶。

    毕青云看着这两个人离开,眉头紧蹙,烦躁不已,看着田妈走了出来,一时间就准备向其询问一些细节,然后早一点结束这一切。

    外面的天空已经漆黑一片了,那乡村的天空美丽的并且看上去是那么的明亮就像是那放的天灯一般,闪烁着美丽的光芒,将整个天空装点的那么的美丽,那么的灵动。

    陆离舞和安若走了出来,那夜晚的风轻轻的吹拂,带着树林中特有的清新之感,显得那么的宁静。

    可是在这个星空下面的两个人,现在心情却是那样的复杂。

    “你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吧!”陆离舞和安若站在了一棵树旁边,在这样的地方,路灯能够很清晰的看到两个人的脸。

    “陆离舞,我是真的很佩服你呢!走了一个肖腾,现在又来了一个毕青云,而现在你又和毕连青纠缠不清,要是毕胜宇知道了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啊!”安若说着脸上的表情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鄙视。

    这样的鄙视似乎以前都只被人用在他自己身上的。

    “你想说什么,怎么嫉妒了么!”陆离舞笑着脸上却是带着一种对安若的不屑,这个时候的她一定要表现出一种和自己不一样的自己。

    “你!”安若睁大了眼睛,原本是想说一些好好的酸一下这个女人的,可是却是一开口就被这个女人的话堵了回去了。

    “我什么!安若你以为你比我好的到哪儿去么,我给你机会的,怎么肖腾还是不愿意接受你么,所以现在却是要和我抢毕胜宇了么!我想你还是省省吧!没有用的!”陆离舞的个子比起安若穿着高跟鞋那样子却是要娇小一些了。

    那个前几年身上散发有着一种知性魅力的女人,现在看上去更多了一种霸气的魅力,似乎是无所畏惧,在也不被这个安若的只言片语而变得怯懦了阴阳代理人最新章节


    “陆离舞你变了,原本毕连青说你愿意和他合作我还不愿意相信,可是现在我相信了!”安若说着,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的精彩了。

    陆离舞却是没有说话,看着那安若,脸上的表情却是在这一刻显的有些凄凉了。

    “你想说什么,安若,我劝你还是离毕胜宇远远的,因为你在他的身上得不到任何的东西,爱情,或者说安逸的生活,那些你什么都得不到!”陆离舞有些担心因为安若的介入会破坏她的计划,所以才这样的说着。

    “怎么你不想要的东西,还不准别人去要么,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的霸道了,还是陆离舞在你的心里面,爱情真的已经不在重要了,复仇么,复仇你能够得到什么!”安若看着这个女人却是想要从她的脸上找到答案。

    她是真的是要找毕胜宇报仇,还是假的呢。

    “你都忘记了么,我母亲是怎么死的,还是你安若原本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女人,母亲一死你就跟在那个男人的身后摇尾乞怜么,怎么样,你乞讨到了他对你的半分情么!呵呵,安若你知道为什么,这就是报应啊!你放弃了母亲,而选择了他的报应,我告诉你,我永远都无法忘记那一天,无法忘记那一天母亲摔下楼去,那个样子,天空,大地都变得一片的血红,好可怕,好可怕啊!”

    这个时候的陆离舞说着的话,可以说是都是真实的,她是真的忘不掉,午夜梦回的时候常常的惊醒,带着一种惆怅,带着一种的凄凉,她的眼睛看着自己所在的这一片土地和天空,似乎自己所在的不是一片宁静的夜,而是出于那一天,哪一个血色的一天。

    “安若,过了那么久了,所以你是不是也淡忘了,她的样子你还记得么,还是说你故意的忘记了呢!她有没有问过你,问你在那个时候为什么不救她呢,安若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让她不要丢下你么,为什么你却弃她而去了!安若,若若!母亲她一定很想你了,你去陪她好不好!”

    安若不断的后退着,她会让觉得面前的女人简直就是一个疯子,甚至是一个魔鬼的化身一般。

    似乎是因为心虚,似乎是因为愧疚,看着陆离舞那和徐美华如此相像的脸,一时间害怕极了。

    “你别过来,这不是我的错,不是我杀了她,不是的!”安若说着,似乎陷入了那夜晚时常做的噩梦一般,是那样的恐惧,是那样的害怕。

    这样原本浪漫的夜空,却是忽然间变得漆黑一片鬼影重重十分的可怕起来了。

    毕胜宇站在那她们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凝重,有些焦急,也有些担忧和恐惧。

    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居然说毕连青居然和陆离舞合作了,合作做什么,陆离舞为什么要和他合作,这一切却是匾额朴素迷离起来了。

    到底毕谦豪的事情和陆离舞与毕连青的合作有没有关系呢。

    这一个个的问题就像是一个个定时炸弹一般,让人惶恐万分。

    “不,你有罪你知道么,不是你逼着母亲,要和我分开的话,我就不会去找父亲了,不会去找父亲他们就不会死掉的,都是你,都是你!安若我恨你,我恨不得你去死!”这一刻陆离舞没有去阻止自己去想那些负面的想法,而是都说了出来。

    甚至就是陆离舞说着都觉得这一切是那么的真实,毕竟这些话,陆离舞都有想过,而且曾经也是那样愤恨的想要这么做剑动山河


    “不管我的事,都是毕胜宇和陆展涛,真的与我无关啊!”安若却是没有在退了,而是跌坐在地,捂着脸嘤嘤的哭着,心中却是明白自己在怎么退也是没有用的,因为这一切都改变不了了,她对母亲的愧疚,就像是一个影子一般跟随在她的身边。

    让她害怕,也让她必须的要习惯。

    陆离舞的脸上冷笑着,那样子却是如魔鬼一般的可怕。

    要说这世界上最让人害怕的是女鬼的话,那么现在陆离舞扮演的就是女疯子了。

    心中不禁要鄙视那安若,亏她以前是演员居然被自己这客串的演技给折服了。

    “安若你能够忘记的话你害怕什么!那样刻骨的仇恨已经映在了我的骨子里面了,安若最好不要插手我的事情,不然我要你和毕胜宇一起生不如死,你知道了么!”陆离舞说着,这句话却也是真心的,她担心安若会因为毕连青的话靠近自己,靠近羊羊。

    “你!陆离舞没有想到你居然变成这样一个可怕的人!”安罗说着却是从地上站了起来,带着一种恨不得立刻消失在陆离舞面前的感觉,然后逃也似的走了。

    陆离舞看着那个离开的女人,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毕胜宇看着那个笑得如阳光一样的女人却是心中冰凉一片,可是这个时候他却是觉得全身冰凉没有了走出去的勇气。

    他害怕,害怕那个女人知道自己知道了真相,然后就用极其可怕的语言结束和自己的关系的。

    然后带着肖扬离开,这样的结果是毕胜宇无法接受的,哪怕,哪怕能够让这个女人报仇也好,哪怕让陆离舞能够报仇之后过上正常的生活呢,那也是很好的。

    看着那个女人带着满脸的笑容回到了屋子之中,毕胜宇才从那大树后面走了出来。

    看着那和外面迥然不同的世界,灯光是那么的明亮,而外面的世界是那么的冰冷。

    毕青云看着外面,那两个女人站在那儿,直到俩个人分开,毕青云就准备去找陆离舞的,却是忽然看到那窗外有着一个人的背影,那个背影是那么的熟悉,可是在那黑暗的树林中却是忽然消失了。

    会是谁呢!能够在毕家来去自如,而让里面的人都没有发觉,看着那平静的监视器的画面一时间眉头紧蹙。

    却是在这个时候陆离舞走了进来,这才打消了毕青云想要出去看一看的想法。

    毕胜宇走了出去,只觉得回去的路是那么的漫长是那么的空虚。

    她回来真的是为了报仇么,他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破碎了,剧烈的疼痛着,开着车只觉得自己的手都在颤抖着。

    在路上没有开多久,顿时就觉得心疼的很,停在路边,然后停了下来。

    看了看前面的都路才发现那个地方正是他们相遇的位置。

    毕胜宇走了出去,眼中似乎有一种悲伤将这儿的山还有这条路都沾染了悲伤的神色少年至尊


    “陆离舞,你是我的,我不会轻易放开你的手,哪怕是需要用我的生命也好!因为我的命早已经是属于你的了!”那一天她站在这儿宣布那

    个女人的生命是属于自己的了。

    带着一种霸道和自信的气势,而现在却是那样的悲伤,堵上自己全部的爱情,那豁出去的勇气。

    “小舞你怎么样!”毕青云低着头看着那个女人,小心翼翼的,看着那女人满脸的笑容却是更加的小心了一些,显然是有些难以理解这个女

    人为什么要笑,难道是受了什么刺激了么。

    反正在毕青云的眼中这女人的笑容却是显得那么的诡异。

    “我没事!你呢,这边怎么样,我现在的心情可是好极了,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了!”陆离舞说着却是坐在了餐桌上继续的吃着东西,显然

    刚才的事情让她的心情极佳一时间胃口大开了起来。

    毕青云看着这个女人这个样子也知道这个女人却是真的没有什么事情了。

    只是心理面却是对于那个陆离舞和安若的对话十分的好奇。

    陆离舞和毕青云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陆离舞只觉得十分的累的要命,一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去厕所洗漱一番,躺下就准备睡觉了。

    可是一倒在床上,顿时手就触摸到一个温热的身体,顿时陆离舞吓一跳,

    赶紧的跑到门边去开灯。

    等着灯打开了,才发现那儿躺着一个人,而这个人就是毕胜宇。

    明明应该不在家的他却是,显得极其疲惫的躺在那儿,然后眉头紧蹙的躺在那儿用一只手烦躁的挡住那灯光,似乎是讨厌自己被陆离舞的

    打扰。

    “毕胜宇你怎么在这里!”陆离舞被这个男人吓了一跳还心有余悸呢。

    只见那个男人却是转过身去,然后带着一种十分嫌弃的样子,并不搭理陆离舞。

    又像是生闷气的小孩一般,就是气鼓鼓的不说话。

    “你给我起来啊!我要睡觉!”陆离舞顿时无言了,这两天由于毕胜宇晚上并不在家,前几天累的要命,一时间没有没有发生什么,可是

    现在这个男人躺在床上是什么意思呢。

    而且显得那么的坦然。

    两个人虽然是夫妻关系,可是也有三年没有接触了,在陆离舞的心中却是有些羞涩的。

    而且这几天陆离舞要背着毕胜宇去做一些事情,自然看着会有一种莫名的心虚,并且想要逃避的感觉了。

    “起来啊!起来!”陆离舞不屈不饶的要将毕胜宇赶出去香草佳人


    毕胜宇顿时就跟一个男主懒猪一般的一动不动,弄到最后烦躁了烦不胜烦,顿时惊坐而起,一把将陆离舞抱在怀中,裹了被子继续睡觉去

    。

    “毕胜宇你这个混蛋,你干嘛!”顿时那个男人就抱陆离舞亲了起来。

    陆离舞只觉得晕乎乎,这样的突然袭击似乎有些太刺激了一点,还偏偏自己,小心脏乱跳的,奶奶的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心动了么。

    感受到这样久违的心跳声,陆离舞似乎觉得有些怪异了起来,今天的毕胜宇似乎有些不一样。

    自从自己从美国回来之后,这个男人因为以前的事情,而耿耿于怀,然后对于自己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有个什么不满意的。

    可是这样的忽然袭击,却是有着一种不容决绝的感觉,带着一种别样的情绪。

    让陆离舞不知道怎么就不想闹也不想挣扎了。

    因为毕胜宇的行为,一声不吭的,但是那样子却是有着一种悲伤,这样的悲伤不知道为什么会让陆离舞觉得心疼,觉得难受。

    哪一种感觉就像是久别重逢的恋人,好不容易要相逢了,可是过了今夜就要离开了一般,带着一种悲伤和舍不得,还有这一种苦涩,两个人亲吻着却是不知道到底是一个什么养的滋味。

    只觉得亏啊要流泪了,只觉得难过的要命。

    他是怎么了,陆离舞想问确实没有问出口。

    这一夜,他们抵死缠绵,陆离舞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想要多给他一点温暖,想要将寒冰从他的心理面赶走。

    所以变得异样的热情。

    良久良久,当一切都结束之后,毕胜宇放开了那个女人,从头到尾没有说一句话,转过身去,光着身子独自躺在了一边。

    感觉到自己的被子里面中间隔着老大的一个缝隙,凉风钻了进来,渐渐的将汗吹干,将他们之前的温暖都尽数带走。

    他为何忽然间变了,变得那么的无情,果断的转身了。

    陆离舞看着那个背影良久良久,直到身体已经有些冰冷了,直到心也有些冷了,这才警告自己不要在去想了,拿起了另外一边被子,将自己的身子紧紧地包裹了起来。

    在睡觉的最后一刻都因为这样的情绪变得有些不安,变得有些格外的怕冷。

    这一夜没有梦,当天刚刚亮的时候陆离舞就睁开了眼睛,似乎这一夜睡的她格外的清醒,转过身的时候,却是发现那床上的男人却是消失了。

    陆离舞睁大了眼睛看着那儿,却是在想着那个男人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至于,忽然间就这么变了。

    这个时候那张火却是开着车去修理厂了,不知道怎么的,这个车子昨天回来后,下盘就有些不稳了,真不知道昨天毕胜宇消失了那么久是去了那里了。

    将那里面的一些重要物品,发票什么的拿了出来,却是发现那发票的上面赫然是一张很熟悉的东西混沌武神


    那张发票不是那回到家乡的公路加油单特有的发票,一时间却是显得有些迷茫了,那家伙昨天到底回家去干嘛了。

    谁让你好奇却是不敢去问毕胜宇的,这家伙今天的脸色是那么的难看,想着是不是应该找一个机会问一下陆离舞呢。

    只是这个女人最近也神出鬼没的,不知道整天都跑去那儿了。

    毕青云和陆离舞再一次来到了医院,那陆离舞似乎心情不佳就在了走廊上坐着,去死远远的看到毕胜宇在忙碌着,这会儿似乎是去找护士了解情况去了,陆离舞远远的看着,似乎是在毕胜宇的脸上看不到以往那种生活的鲜活感觉了。

    就在陆离舞看着那个男人发呆的时候,忽然间看到病房里面走进去了一个人。

    只见那安若却是走了进去,依旧是衣服孔雀的冒烟拖着她漂亮的尾巴招摇过市。

    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那个样子似乎并不是去看望病人的,而是要拍摄一个什么时尚杂志的一般。

    陆离舞却是皱着眉头走了进去,心中极其的好奇这个男人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一走到了门口,就通过了那个窗子看到了安若,只见那安若,微笑着,看着安静的躺在那病床上的男人。

    可是她的手却是慢慢的向前伸了过去。

    看着那女人眼睛看着的方向迷路李舞顿时肝胆俱裂。

    眼中闪烁恐惧的光芒。

    “那女人是不是疯了!”陆离舞却是赶紧的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安若你要做什么!你不要做傻事!”陆离舞站在了不远处,看着那个女人看到自己的出现,那手终于停滞在了半空之中了。

    “陆离舞,你不是说忘记报仇就相当于狼心狗肺,说我忘记了妈咪对我的养育之恩么!我现在就是要报仇啊!你不是没有看见吧啊!”

    安若看着一脸紧张的陆离舞,脸上带着一种淡然的笑容,这个女人昨天不是很厉害么,吓得她一整晚都魂不守舍的,查验单开车的时候每个逼得车子撞上去,把自己交代在马路上了。

    想了一晚上,做了一晚上的噩梦,忽然间觉得自己的是被这个女人骗了吧,这个女人却是这样的想要搅乱自己的心神,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居心,一时间却是值得安若去怀疑了。

    一早上却是接到毕连青的电话,然后来到了这儿,要完成毕连青交个自己的任务,可是当安若来到这里看到了陆离舞之后却是有着另外一个想法了。

    一个有趣的想法。

    “你不能这么做!”陆离舞说着却是要上前,只见那个女人却是变本加厉的疯狂了起来,带着一种极其愉悦的神情。

    陆离舞实在是不明白这个时候这个女人为什么会觉得那么的开心。

    只见那个女人将那毕谦豪的呼吸器拿了起来。

    顷刻之间,毕谦豪就像是缺氧一般胸口决裂的欺负这,张着嘴就像是需要雨水的鱼一般,疯狂的呼吸着空气爱上坏坏女上司


    “你怎么可以!”陆离舞赶紧的跑了过去一把将那呼吸机拿在了自己手中,然后看着安若继续说道,“我警告你安若,我不允许你碰他!”

    两个人争抢着,陆离舞终于将那东西夺了过来,只听门就这么的打开了。

    那毕胜宇走了进来,看着面前两个人,看着陆离舞手中的东西,看着早已经将脸上的神情调整的似乎的彻底的女人,一时间却是变得十分的奇怪起来了。

    那样的氛围似乎要凝固一般。

    “我!”陆离舞想要解释一下,可是却是发现现在的自己却是失去了语言一般,居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可是那个毕胜宇却是什么都没有书,只是将那呼吸机一把的抢了过来,然后大吼了一句:“让开!”然后将陆离舞推了开去。

    陆离舞跌坐在了地上,看着那个男人一时间心情变得十分的复杂。

    “毕胜宇你听我解释!真的不是我!不是你想的那样的!”陆离舞却是看着毕胜宇与,看着他对自己的那种没有任何表情的神情,没有冰冷,有的却只有漠视,一时间有一种想哭的委屈之感。

    “滚!你们都给我滚!以后再也不准进入这个病房了!”毕胜宇看着自己的母亲慢慢平复的心跳。

    他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了,好几天了可是毕谦豪还是没有醒过来。

    陆离舞你就不能放过她么,你就不能么,他明明就已经活不了多久。

    就不能够让她好好的渡过么。

    毕胜宇想着却是难过的要留出眼泪来了。

    陆离舞看着那个男人通红的眸子一时间却是不知道说什么话才好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的,怎么会,她迷茫的站在那里,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带着一种悲伤的情绪,缓缓的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艰难的走了出去,却是见到那安若却是已经站在了外面等着了自己了。

    她脸上带着那是一种极其美丽的笑容,看的陆离舞一阵的心寒。

    “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想要要伤害他的,是不是!你这么做只是想要计划我和他的矛盾是不是”

    陆离舞说着脸上的表情却是变得极其的精彩了起来,看样子这个女人并不是那么的傻,是不并没有偶被自己昨天的样子骗到。

    “陆离舞你不是要报仇么,我只是帮着你而已,怎么的觉得心痛了么!怎么你难道说着一切都实际上都是假话么!”安若说着看着陆离舞的脸上却是出现了奇怪的笑容。

    “安若你给我记住了!”陆离舞狼狈的跑了出去。

    刚才那一刻陆离舞甚至有一种会失去那个男人的感觉,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刚才哪一种绝望的感觉甚至让陆离舞有些窒息的感觉,他到底是怎么了,他想要离开我了么。

    还是说在我的心中我是那么渴望着那个男人的么,渴望能够真的和他重新开始,所以才会那样的害怕,害怕会因为刚才的事情那个男人会因此改变主意么魔动九天


    陆离舞有些精神恍惚的走在路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看着那些一个个脸上带着痛苦或者笑容的病人,却似乎什么的都没有看到的一样,横冲直撞的。

    “哎呀,你干什么啊!走路就不能看着一点么!”顿时一个护士蹙眉的尖叫声,激昂陆离舞从沉思中惊醒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看着那个护士胸口上狼狈的一滩水渍,一时之间有些守住无所的道着歉。

    毕青云回过头来却是正好看到了这样的一幕,看到了那个女人脸上带着难过的神情在那儿给人家弯腰鞠躬,赔礼道歉。

    “怎么了,小舞,发生什么事情了!”毕青云的温柔的声音却是这个时候出现了。

    可是那个女人却是愣愣的看着那护士走了开去。

    知道那个毕青云忽然间走到了她的明年前,看着她衣服要哭的表情,揉着她的头发,询问着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什么事情,什么事情都没有!”她摇着头,这么明显的说谎,就是那陆离舞自己也无法相信,可是她还是说着。

    她忽然间抱着毕青云,投入他的怀抱中去,身体抖动着,然后不知道是在哭什么什么,也许她现在只是累了需要一个怀抱罢了。

    “我是不是做错了!我是不是不该回来的,他的身边,怎么可能有我想要的平静!”她说着可是却是很明白在她的心中有着一种怎样的渴望,渴望着能够和那个男人在一起,渴望着他们世界中能不能不要那么多的巧合,没那么多的无奈,那么多的悲伤,还有那么多的误会。

    她早就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在为了他伤心了。

    真的,真的有些难以承受这样的重量。

    “我好累啊!”听着陆离舞的叹息声,毕青云只觉得一阵的心疼,似乎比起陆离舞来他更加的难受一些。

    “没事的,有我在!”毕青云将那个女人抱在了怀中,感受着她的柔软和温度,一时间内心内心变得极其的柔软了。

    安静的抱着她,希望能够给他一点安慰。

    毕胜宇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个人,此刻的心情是那么的复杂。

    她以为他和陆离舞之间没有别人的位子的,原本是这么想的,可是现在毕胜宇却是一地啊都不确定了,甚至那个女人是不是还爱着自己都不确定了。

    因为她只是回来报仇的。

    “失望了么!”安若站在他的旁边看着那个男人郁郁寡欢的看着面前的一切,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着一种说不清楚的情绪。

    竟然会有些难过,为什么会觉得难过呢,安若难道你是因为没有人爱所以才这样的么,因为没有人爱,所以羡慕了么,因为没有人爱,看着你最讨厌的女人居然被这个男人如此的爱着,你觉得难以忍受了么。

    “你怎么还没有走,我不是叫你们滚的么!”这个时候毕胜宇从刚才的怒火的清醒了过来,看着安若站在那儿不由的冷冰冰的说着女总裁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


    “我想我有必要让你知道一个事实!”安若看着这个男人,似乎是想要知道这个男人的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要是知道了乳牛跟杯酒是对着那毕谦豪心存怨怼并且多次想要对那个男人不利的事实,那么这个男人看着那个女人的眼神还会是那么深情么,还会是那么的在意么。

    “你想说什么!”毕胜宇回过身子,是不是不想看到那走廊的尽头久久的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

    一时间却是那么的安静的坐在那儿,眼不见心不烦。

    “陆离舞刚才的样子你看到了么!她可以一直都痛恨着你的父亲,因为是他种下的因果,没那么你还要让那个女人靠近你,靠近你的家人么!毕胜宇你别傻了,你和陆离舞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的,你们的爱情是那么的绝望你知道么!”

    安若说着,似乎在老孩子回想起了陆离舞和毕胜宇两个人的总总忽然觉得自己所说的没有任何的错,这两个人确实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是么!陆离舞是我的家人,你懂么,是家人的话,不管什么样的错误都会是可以原谅的,我们的事情不需要你来管。”毕胜宇说着,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坚决。

    在他的心中却是十分的清楚的觉得他和陆离舞的爱情似乎正在开始死亡了,该怎么停止爱下去,他已经不知道了,而他只是希望这个时间能够来的慢一点,哪怕只是那样子在表上面还存在也是好的。

    至少让他做一个美梦也好啊!哪怕有一天会忽然间从这个美梦变成一个可怕的噩梦。

    因为他爱着那个女人,所以无论如何都不会放手的。

    甚至在毕胜宇的眼中,那个女人是没有错的,是的错的人应该是他,他还是了他的父母,那么看着自己的父亲这样好好的热热闹闹的过着生日,心中一定并不好受吧。

    一定会想要报仇的吧。

    他的心中有着一种深深的愧疚感,如果不是自己的话,这个女人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如果不是自己,那个女人应该是生活在阳光之下幸福的微笑着。

    所以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毕胜宇你、你对那个女人的爱已经达到了这样的地步了么。”安若觉得有些不可置信了,们刚才自己做的难道还不过分么,还是这个男人根本就还不知道那么做代表着什么么。

    “她可是想要杀掉你的父亲啊!”安若说着,是那样的焦急,似乎他们的角色对换了一般,那陆离舞是要害死的是他的父亲一般。

    “你既然那么着急为什么不阻止她了,安若他是你的干爹不是么!”毕胜宇说着,想了想却是想到了一个可能。

    “是你故意的对么,是了故意让我看到这样的画面不是么!”他很愤怒,那样的事情埋在他的心中已经是足够的沉重了,可是现在为什么还要让他看到这一切呢,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那个女人真面目而已!毕胜宇你现在是在怪我么!”安若觉得这个男人爱陆离舞已经到了一种不可理喻的状态了。

    “对,我求求你,以后不要在让我看到这样的画面不行么,你就不能让我的日子过得消停一点么农门家主之四姑娘最新章节
!我求你在我视线中消失,我求你了!”毕胜宇说着顿时站了起来。

    往病房里面走了进去。

    关上了门,将外面的是是非非纷纷扰扰都关在了外面。

    她的身边永远有着似乎看上去自己更好,更温柔的男人,小舞既然你这么的恨我,为什么还要回来报复我呢,难道你不知道,看着你和别的男人过的幸福才是最好的报复么,哪怕你报复我,让我在幸福中大起大落我应该也是幸福的吧。

    哪怕到了最后我会知道原来只是做了一场梦。

    他看着躺在床上的父亲,脸上尽是一种痛苦和挣扎。

    他真的很害怕害怕失去这两个人,一个是自己的父亲,一个是自己最爱的女人。

    蹲在了地上整理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忽然之间有些难以明言悲伤情绪。

    曾经的美好都到那儿去了。

    他好想念她的拥抱,好想念那个女人对他说过的话:“胜宇!你会相信我么!你知道么,当年我选择相信你的时候你却是让我失望了,这一次你不要在让我失望了好么!这不是惩罚,相信我,他会好起来的!因为为了亲人而难过的到哭只有我一个人就好了,至少你不要和我一样!”

    哪怕这一切不过是谎言不过是哄骗,那个时候自己真的是感受到了温暖,很真切的温暖。

    陆离舞现在这样的话,我现在可以为你做到么,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愿意承受着,只要你不在伤心就好,至少你能够从过去的愤怒和怨恨中解脱出来就好。

    陆离舞抱着毕青云良久,才觉得心情终于平复下来了,感觉到那个男人的身体似乎是因为自己的拥抱变得有些僵硬了,这时候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

    “我没事了!怎么样了!我们还是回去吧!”陆离舞却是走在了前面,显然是对刚才和这个男人的亲密接触有些觉得不太多党,也有些尴尬了。

    “好!不过那边似乎弄得很彻底,并没有什么证据可以拿到!”说着那毕青云就走在了陆离舞的旁边。

    高医生看着那两人终于离开了这才松了一口气,顿时对于自己当机立断的将病历什么的都整理的彻底,顿时也不禁有些佩服自己了起来。

    虽然这件事风险很大,但是却有着极大的收获的,想到口袋里面的那个支票,顿时开始考虑什么时候才能够让那个老头在合理的时间寿终正寝了。

    想了想却是觉得应该开始给那个叫毕胜宇的男人下眼药了,一点一点的将那个老头的病情说的严重一些,然后在动点手脚什么,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容易了。

    能够在这样首屈一指的医院做专家的,自然是真材实料的,这白衣圣手要是用来杀人的话,那就变成了收魂的白无常了。

    他决定好好的和毕谦豪的儿子毕胜宇谈一谈。

    陆离舞带着一身的疲惫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中,今天她进来的时候却是直接的将房间的灯光打开了,就是希望能够在灯光下面看到那个男人的脸。

    只可惜那张床上却是那样的整整齐齐的,铺开了,根本就没有那个男人回来过的痕迹萌萌山海经


    陆离舞有些颓然的坐在了床上,看着自己床边上的公主椅上一个小熊安静的呆在那儿,一时之间,陆离舞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来了。

    上次自己用了那个蝴蝶结的摄像机,却是还没有拿出来看看效果呢,要是效果好的话,却是有着很多的用处的。

    想着陆离舞顿时就来了精神了。

    将那小东西和电脑连接在了一起,看着里面的东西,陆离舞顿时有一种比雷击的感觉。

    那个时候自己到底是干了什么了,不就是将抱抱熊抱着然后躲在了黑暗的角落了么。

    那一天的画面居然被拍摄了下来,从里面可以清楚的看到毕谦豪和安若之间发生的事情。

    陆离舞看着那画面一时间有一种惊喜的感觉。

    想了想却是觉得这是洗清自己没有罪的最好机会了,虽然这件事情,严格说起来和自己拿了那抱抱熊是有关系的,可是呢,却也是唯一能够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了。

    可是这个证据却是明显的表明这个事情是和自己有关的,只是不是最主要的关系。

    但是这自己将证据交出去之后,又该如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在书房出现呢。

    一时间有些纠结了起来。

    陆离舞嘟着嘴想了好久却是将那装着视频的u盘放在了一个信封里面。

    可是看着桌上另外一个u盘陆离舞却是怎么都都不愿意动,只是因为这个东西居然和自己父亲的是一模一样的,难道说这里面还有着自己不知道的秘密么,可是不管是什么样的秘密,陆离舞似乎都已经无法承受了。

    陆离舞想了想却是摇摇头,她那么的纠结似乎却是一点用去都没有。

    陆离舞想了想却是将那东西装好了放在了毕胜宇的卧室的桌子上,却是准备听天由命,就放在那儿吧,等着某一天那个男人忽然的发现就好。

    陆离舞如此的想着颇有一种听天由命的感觉。

    来到了毕胜宇的房间,走进去才发现貌似自己这回来之后就从来没有进来过。

    里面没有毕胜宇的气息,

    忽然想起来那个男人以前似乎是一直住在自己的房间的。

    看着里面的陈设,似乎和自己离开的时候没有任何的改变。

    似乎是不想自己想太多,陆离舞鼓起勇气走了进去,郑重的打开了抽屉。

    可是那抽屉里面的东西却是让陆离舞的心颤抖了一下。

    里面的东西可以说杂乱无章,什么都有。

    一片红色的枫叶,一个小小的坏掉的发夹,一本书,还有两本笔记本等等。

    那些不都是自己的东西么。每一件东西都代表着一个故事诸天万界


    每一个故事都代表了陆离舞的一片真心。

    陆离舞拿起了那片枫叶,那枫叶早就已经干枯了,却是被书压得平平整整的,散发着一种火红的暖意。

    还记得那一次和毕胜宇去爬山的时候。

    那或许是陆离舞情窦初开,第一次笨拙的表达自己的心意吧。

    她拿着一片枫叶看着那个男人,告诉他,那枫叶是那么的美,就像是爱情一般,即使有一天会枯萎,或者因为生死而分别。

    但是当枫叶从青涩变成了这样的美丽的红色,却一定是一件幸福的,快乐的事情。

    那个时候陆离舞在心中许上了自己的爱情,她深情的同时有些害羞的看着那个男人,心中告诉自己这就是她的爱情,即使会枯萎,即使有一天会在风中飘落,掉落在土地上,那也没有关系,那也一定不会后悔。

    看着上面那个被自己小心翼翼用石头划成的爱心一时间,有一种恍若还是昨天的感觉。

    “陆离舞,那么现在你后悔了么!”一个声音在陆离舞的耳边响起。

    那声音似乎是发自陆离舞的心中,可是现在却是有人问出了口,一时之间,陆离舞有些不是所措的回过头去,手却是不知觉的将自己原本来拿来的东西藏在了身后。

    她不后悔,现在只是害怕,害怕那枫叶会真的枯萎的只剩下一团了,她也不愿意去撒谎说这事情和自己无关,也更加不希望毕胜宇自己这和自己有关系,总之现在是极其的矛盾。

    而矛盾的原因是,那毕胜宇会不会在意,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就退缩,就像过去一样那么果断的和自己说要是站在徐美华那边的话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就到了尽头。

    她有些不敢赌。

    “我、我不是故意要进来的,我现在就回自己的房间!”陆离舞的眼神躲闪着,并不想回答这样的一个问题,这个的问题,答案真的有些难以说出口。

    她就像是一个害羞的少女一般,有些不敢说那在心中有些肉麻的情话。

    可是在毕胜宇眼中,那个女人的演技实在是太糟了,不是要报仇么,那么至少也要让自己陷进去才行啊。

    脸说一句违心的话都做不到的话,还怎么欺骗自己呢。

    “陆离舞,我问你话呢!你后悔了么,你后悔当年选择了我么!”毕胜宇抓住那个想要逃走的女人。

    紧紧地看着她的眼睛似乎想要通过这个读懂,读懂她的心。

    陆离舞看着他,心中的思绪就像是水龙头一般的打开了。

    她的爱情真的可以后悔了,为了这一段感情,失去了家人,也失去了心的自由,那么她可以后悔么,付出了那么多的代价,如果后悔,那么自己就白白的付出了。

    她不会后悔,也不会让自己后悔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那么就一条路走到黑吧,即使会枯萎,即使会痛苦庶女芳菲


    就像是那枫叶一般努力的让自己变成那边的火红色。

    而陆离舞现在却是努力的想要抓住那个男人,那个用这么多的代价换来的男人。

    “毕胜宇!我当年是别无选择,因为我看到的只有你。”不然毕青云也喜欢她的事情她怎么会没有发现呢!陆离舞说着却不是想要肉麻的说出这样的话的意思。

    而是实实在在的真心话,对于陆离舞来说在十五岁以后能够看到的人就只有毕胜宇了。

    他就像另外一块磁铁一般,他们相互吸引也相互排斥着。

    他的冰冷和冷漠看在陆离舞的眼中却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

    那就像是受尽了人世间冷暖的流浪狗一般,看着那暗无天日的,下着雨的天空失神的另外,似乎是渴望着有人能够来拯救他。

    却又那么的排斥和害怕,相处之后后会被抛弃和离别。

    所以他将自己隐藏了起来,藏在了所有人看不到的地方。

    她知道他的真心,所以那个时候也是知道这个男人是那么的受伤,因为安若的离去而受伤,可是正是这样陆离舞才会难过才会犹豫,才会悲伤,因为她知道毕胜宇是真的爱过那个女人的。

    所以陆离舞心中却是一直纠结着毕胜宇是不是还爱着那个女人的事情。

    可是虽然因为这样的事情排斥着毕胜宇的靠近,可是却也因为悲伤冰冷的眸子而想要靠近,想要给那个男人温暖。

    “别无选择么,只看得到我么!”毕胜宇冷冷的重复着这一句话,这原本看去是那样令人心动的话。可是毕胜宇却是听到了其中的无奈,哪一种深深的叹息,似乎就像是飞蛾一般,明知道纠缠美丽的火迎接她的将会是失望,可是还是会义无反顾的用这样的方式去爱一个人。

    因为他们别无选择,因为度火的喜爱已经深入到了骨髓里面了。

    原本后面那一句情话是那么的令人感动,可是前面那一句却是让毕胜宇一阵的心颤,他们的爱情是别无选择的结果么。

    也想到了自己那霸道的性格,就连结婚也是逼着这个女人做出的决定,哪怕是爱了,哪怕是那么的害怕着和自己相爱,却还是爱了因为别无选择。

    毕胜宇会过头去见已经走到门口的女人抱在了怀中,然后带着一种似乎拥有魔力的声音说道:“陆离舞那你现在呢,你现在有选择么了,你会为了别的事情而选择离我而去么!”

    如果那个女人说没有的话,毕胜宇一定会告诉那个女人的,只要她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他们两个人就能够重新开始了,而不是互相的距离越来越远。

    “我不知道!”陆离舞想了想却是那样的一个答案,现在爱或者不爱是最关键的原因么,如果只是一个误会,或者很多很多的误会加在了一起,那么这个男人还能够像现在这样么,还相信自己,还会和自己幸福的在一起么。

    似乎是真的找不到答案了。

    “陆离舞,放过他好么,放过他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毕胜宇看着那个女人,他们之间唯一的问题就是那纠缠弄不清的过去了,而现在毕谦豪的事情却是一道横在两人之间的沟壑,是那样的难以跨越,是那样的令人恐惧至尊召唤师最新章节


    陆离舞将那个男人推开,然后带着一脸失望的神色说到:“毕胜宇,你居然还是不相信么,那么我离你远远的好了,这还不行么,我招惹不起你,我离开还不成么!”原来即使是现在他依旧是不信任自己的啊,自己真的抱有过多的希望了。

    她没有想到这个时候那个男人会对自己说这样的一句话。

    他以为他拥抱自己的原因应该是因为他已经从生气时候的愤怒清醒过来了。

    而不是应该像现在这个样子,一副是给自己一个承认错误的机会,然后宽容大度的原谅她一般。

    凭什么要这样做,她陆离舞明明没有做错什么,就算是做错了什么那也是无意的,真的是无意的好么。

    她推开了那个男人后就往自己的房间里面走,她的心焦躁不安,心烦意乱的很。

    她没有想到自己在这这个时候回来了还是会遇到当年遇到的事情,还是会遇到那个男人的不信任。

    走到了房间抱着自己的被子,挥起了拳头发泄一通,可是仍然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无力就像是自己用真心的去面对一个人,最终发现自己只是在弹棉花一般。

    忽然间看到了自己空空如也的手,才想起自己的手上是应该有着什么东西的。

    跑出去一看,走廊,毕胜宇的房间都已经空空如也,没有人,也没有自己要找的东西在了。

    有的只有那个抽屉里面的东西,乱七八糟的掉落了一地,一时之间陆离舞的脸变得有些苍白。

    她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那个男人已经看到了么。

    这个时候她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慌张,这个时候她才明白自己是那么的在乎。

    却是胡思乱想了起来,会不会,会不会等到再次见到那么男人的时候就是他们只见分手的时候呢。

    有眼泪忽然一滴一滴的掉落了下来。

    “陆离舞你太软弱了,为什么还要爱他,明明早就知道爱上他么有任何好下场的!你活该啊!”陆离舞自嘲的说着,手上却是将那片滴落唉地上已经不知道是被人踩了,还是被人撕坏的枫叶,那种感觉就像是捧着自己坏掉的爱情一般,是那样的令人心碎。

    可是陆离舞还没有心碎多久。

    这个时候却是听见自己口袋里面的手机,居然急促响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陆离舞真的有将手中的手机砸出去的冲动,然后最好的与世隔绝了,然后了无生息的找个地方过一段时间,好好的冷静一下。

    可是看了一下屏幕上的电话,没有想到居然是安若的。

    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鼻音,好好的将眼中的泪水抹去,这才接听了电话。

    “喂!找我有什么事,如果没有事的话,我就挂掉电话了!”陆离舞说着,显然现在的她并不想听到安若的声音。
(快捷键 ←)上一章:第1001章 完结篇4 返回《黑帝娇宠:老公,闹够没》目录 下一章:第1003章 完结篇6(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