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校园小说 » 黑帝娇宠:老公,闹够没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999章 完结篇2

章节目录 第999章 完结篇2

文/鱼鱼凶猛
黑帝娇宠:老公,闹够没 本章字数:23830 黑帝娇宠:老公,闹够没txt下载
推荐阅读:异世之光脑神官 阴阳代理人 香草佳人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另类精灵生活 庶女芳菲 至尊召唤师 诸天万界 萌萌山海经 仙路争锋
她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然后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羊羊想要跟着去,却是见毕胜宇一脸复杂的看着陆离舞还拉着小家伙不让他去。

    众警察看到了那个刚才疯狂奔跑的女人,却是充满了敬畏,现在看见那个女人来却是都安静的让开了,站在一边远远的看着她。

    陆离舞走了过去,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身体,甚至已经分不清楚样子了,如果不是知道那里面就是陆展涛的话,只怕是很难肉眼就看的出来的。

    那个男人成跪着的状态,她的腿已经被陷下来的车字的部分压下去了,他的手却是伸的很直接,似乎是要将那原本送到后座上的孩子好好的保护一般。

    陆离舞看着只觉得心里一酸的。

    这个男人总是一高高在上的姿态站的高高的,即使是错,却也是错的那样的理直气壮,现如今却是跪倒在地,用这样的姿态想她赎罪。

    她安静的看着,任由着泪水安静的流了下来。

    “哥!我来送你了,爸妈走的时候我都不曾送过,我来送你了所以你安心的离开,我不怪你了,你救了羊羊,爸妈也一定不会怪你了,你安心的去吧!”她说完却是看着今天蔚蓝的天空,记得那天那个少年也是这样的天气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

    不同的是那个时候自己是用小手牵着他哈哈笑着,而现在那个男人却是先走了,接下来的路她陆离舞却是要一个人走了。

    “哥哥!谢谢你!”她回过身去,一步一步的往回走去。

    却忽然间停了下来,看着不远处站在那儿用着担忧的眼神望着自己的肖腾。

    他大步大步的快速的跑了过来,一把将那个女人抱在了怀中,然后说道:“小舞对不起,我不知道会变成这样,好在现在没事了,不然我真的……”后面的话却是怎么的都说不出口了,他为了来救她却也是历经了千辛万苦的,可是却没有想到差一点因为自己的莽撞而让肖扬陷入了险境之中了。

    所以刚才一直都在车子里面却是怎么的都不敢出来,生怕肖扬有什么事情,他不敢去看陆离舞那悲伤的悲痛欲绝的眼神。直到看到肖扬没有事这才松了一口气跑了出来,却也是远远的看着,因为那一家人居然已经没有了他插手的余地了。

    强烈的不安让他安静的站在了哪儿,直到那个女人走了回来也终于看见了他。

    “我没有事!”陆离舞轻轻的将肖腾推开,离开了他的怀抱,她的冷淡却是让肖腾的心跌落到了谷底。

    他是不是这一次又来晚了呢,他们之间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情爱上坏坏女上司


    这个时候毕胜宇却是抱着羊羊站了起来,然后站在了陆离舞的身边,从头到尾那个男人的神色都没有因为肖腾和陆离舞的那个拥抱有什么改变,反而神情淡淡的说道:“小舞,我们回家吧!”

    他看得出陆离舞现在十分的累,已经支撑不下去了,这一整天就像是在地狱里面逛了一圈一般,实在是没有任何的力气再去做其他的事情了。

    看到毕胜宇走了过来,那个女人却是终于安静的靠在那个男人的怀中晕了过去。

    “小舞她怎么了!”肖腾有些着急的问道,显然没有想到陆离舞怎么忽然间就晕倒了。

    那是一个白茫茫一片的小树林里面,陆离舞站在那儿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真实了,她记得在曾经在这里迷路过,在那个时候就是那陆展涛将她背着一步一步的带回家的,看着那不远处嘤嘤哭泣的小女孩,陆离舞想要去安慰,却是当她走过去,却是见到那个小女孩抬起头来,那个女孩居然就是她。

    她就像是没有看到自己前面有人一般,陆离舞眼中带着不可思议的神情,看着那个小女孩在看到了自己哥哥出现的时候终于破涕为笑。

    陆离舞看到那个少年背着小女孩在小树林里面艰难的前进着,一脚深一脚浅的脚印带着,前进着,陆离舞走在他的的身边看着那个少年被冻得通红的手使劲的捏在一起生怕将背上的妹妹弄摔倒了。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就像是一个遥远的梦,就像是一个好久不曾回忆起的场景,带着那老照片的褪色的页脚,忽然间出现在了陆离舞的心里。

    “陆离舞,如果下辈子我做你的哥哥,我在也不会令你失望了!”那个男人微笑着,却是那样的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渐渐的陆离舞不知道是泪水打湿了自己的脸,还是那雪花在自己的脸颊上融化了,带着凉凉的触感,在她的心中流淌着,她看着那对兄妹的远去,叹息着,悲伤着,也遗憾着。

    “下辈子么!你别忘记了!”陆离舞站在那儿,可是忽然间却是像变成了一个落幕的电影一般,留下的只是安静的背影,还有一颗无法安静下来的心。

    陆离舞睁开了眼睛一滴泪水就这样安静的流在她的脸上。

    映入眼帘的是那洁白的天花板,还有那淡紫色的窗帘,窗帘开着,却是能够看到那窗外的景色,恍然间,陆离舞似乎看到外面堆满了白雪的摸样,但是认真一看却是已经是绿绿葱葱的世界了。

    “你醒来了!”在她的身边忽然有着一个人的声音,毕胜宇穿着一身白色的睡衣,那上面居然是熊宝宝的,揉着似乎还有些睡的意犹未尽的眼睛,就这样的看着陆离舞,陆离舞一看,居然发现自己也和他穿着一样的衣服。

    她的怀中却是有着温暖的一团,带着均匀的呼吸声在那儿睡的正香。

    看着陆离舞那样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羊羊,顿时毕胜宇用手轻轻的抚摸着那女人的脸。

    她的脸此刻看上去是那么的纯净,纯净的就像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样子,带着好奇的神色还有这自然而然随遇而安的淡然。

    “小舞你不喜欢么!”那女人似乎对穿着的那一身亲子装有些在意,原本那毕胜宇还打算卖萌的,可是此刻却是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了魔动九天最新章节


    那女人似乎看上去并不是很开心,然而为什么会那么的不开心,他却是有些说不上来了。

    是因为陆展涛的死而难过么,还是因为现在忽然间在自己的身边而感到不自在么。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看着窗外的样子似乎是刚刚天亮不久的样子。

    感受到自己饥肠辘辘的肚皮,那一觉睡到自然醒的感觉,却是有些不太相信这是休息了一晚上的感觉。

    “这是第二天了,你整整的睡了一天,不过医生有来给你打营养针,你感觉怎么样了!前天似乎是太累了,不过羊羊却恢复的很好!”毕胜宇说着却是用自己的大手温柔的抚摸着羊羊额头细碎的头发,那样的一种温柔的娇嫩的触感总是让人的心变得极其的柔软。

    陆离舞看着却是觉得这一刻的摸样看上去是那么的和谐,那么的幸福。

    咚咚咚,的敲门声却是打破了这个时候的宁静。

    咳咳!两声轻咳带着张火似乎并不是很愉快的声音一起传来了,似乎是因为这个时候他的突然出现显得有些尴尬,人家好不容易夫妻团聚,可是自己还来打扰,似乎有一些不太好。

    “老大,楼下有人找,来日方长,差不多就行了,是不是该起床了!”这男人昨天中午的时候就已经恢复了过来,可这个家伙却似乎有什么毛病似的说什么也要呆在陆离舞的身边不肯离开,鼓捣着让张火去买什么亲子睡衣,这自己的亲子睡衣什么的都还没有没有买过呢,谁知道这一次又是跟着老大的一起买了。

    张火那个郁闷啊!肖腾那个家伙这两天就像是将这儿当成了追债的地方了一般,昨天就是坐在客厅里面不肯离开,那张火自然不会好声好气的招呼他的,说什么这个家伙就是老大的情敌,自然是赶走最好了,谁知道这个家伙却是韧性极好的,没有人管饭,他居然就自己冲进了厨房,如鬼子进村一般的扫荡着,这顿时就让那些保姆啊,厨娘们大惊失色啊。

    这从来没有见过毕家如此待客的,自然也没有见过这个这样的客人。

    那简直就是无敌了。

    张火自然是不会因为肖腾的到来而来坏毕胜宇的好事了,实在是楼下来了一些其他的人。

    当毕胜宇和陆离舞双双下楼的时候,却是见到了安若,黄芩,还有毕谦豪几个人已经等在了楼下了。

    陆离舞显然看到这些人的兴致并不高,这些人总是会带给陆离舞一些不好的记忆吧!

    陆离舞却是看着那安若戴着满脸的笑容看着抱着一个小女孩的肖腾,那双美目中带着一种温柔和一种幸福的情绪。

    这却是然陆离舞有些觉得奇怪了,那安若的目光不是从来都只有毕胜宇的么,什么时候也会去看其他的人了。

    对于陆离舞的下楼,那肖腾却是显得有些慌乱,将那个名叫安映之的孩子放在了安若的怀中,看着陆离舞的摸样却是有一些心虚的样子。

    不敢去看陆离舞的眼睛。

    陆离舞看着他,只是觉得有些难以忍受的心灰意冷。

    这个人就是爱了自己那么多年的人么,不得不说陆离舞的人生似乎有一些混乱,有一些时运不好农门家主之四姑娘最新章节


    当她以为自己和毕胜宇是真心相爱的时候,却是因为她母亲的事情,忽然发现原来那所谓的爱情也不过如此,不过是这样而已,没有信任,没有谦让也没有理智,有的只有霸道,那个男人的霸道让她片体鳞伤,让她在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所谓的爱情了。

    而当陆离舞和肖腾在一起三年的时间,他的温柔体贴他的小心翼翼却是一步一步的靠近了这个女人封闭的内心,当陆离舞离开的时候才发现原来那个在自己身边一直不离不弃的男人是那么的重要,她陆离舞曾经想要当和白杨一起站立在风雨中的木棉,却是没有想到,现如今却是因为一次一次的手上变得极其的胆小了。

    变成了一颗无法自己生存的藤蔓了,她在发现肖腾的离开却是那么快的就去了别的女人的怀抱,知道的时候是那么的难过,那个女人的身影真是那肖腾的助理的。

    陆离舞深刻的记得那个女人曾经看到自己眼神,那是一种赤果果的嫉妒,甚至还在她的面前故意和夏腾显得极其的亲密。

    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底是怎么开始的,这就像是一颗刺一般的在陆离舞的心理面,那颗刺很小,似乎想要拔掉却是看不清楚到底在那儿,想要挖掉却是要挖掉一大块的肉,那将会是那么的疼痛,那么的令人难过。

    “小舞来了!怎么样身体舒服了一些了么!”那毕谦豪笑着说道,那脸上却是有一些说不出来的僵硬,看着那毕胜宇有一些别扭的不肯去看的脸,心中却是在唉声叹气的,显然这个孩子还是在怪他的。

    “陆离舞,这儿有刚切好的水果,你睡了两天了,要多吃点水果补充一点维生素啊!”安若说着,却是像一个大方的女主人一般的招呼着陆离舞。

    却是一口一个干爹的,叫着那毕谦豪,让毕谦豪那老脸都笑呵呵的。

    看的陆离舞实在是有些倒胃口,看着那新鲜的切好的橙子,感受到自己那两天没有粘半粒米的胃,满自觉的有些发酸,有些疼痛。

    有些难过的坐在了位子上,皱着眉头。

    “这是怎么了,胃疼么?”黄芩说着,却是有些不满,显然自己的老公好心好意的来慰问这个女人,结果这个女人不但不搭理现在还摆脸色看。

    “啊,年轻人真的是不会照顾自己啊,这不能为了睡觉而不吃饭的啊!”黄芩,听说这陆离舞居然一睡就是两天,没有想到却是在那儿开始说风凉话了起来。

    这一说更是让陆离舞觉得难过起来了。

    “张火,帮我成一碗粥来,小舞这三天没有吃饭了,自然是身体虚弱了!”虽然这两天陆离舞有打营养液,可是那毕竟不能当饭吃的,再加上看到了这些人却是心情难以好起来。

    每一个人都是陆离舞不想见到的。

    “不用了!我什么都不想吃!”陆离舞说着只觉得自己的力气却是更加的不够用了一般,整个人都有一些恍惚了起来。

    “小舞啊!不管怎么说你也要吃一点嘛,你想想我们这些老人家大老远的来看来,你这不吃我们怎么能安心呢!”黄芩说着,可是脸上的表情却明显的不是那么一回事,显然是觉得陆离舞就是在摆架子了,不给面子的表现萌萌山海经最新章节


    “是啊!小舞你吃一点吧!这鱼汤还是干妈亲手熬得呢,干爹上次为了救你可是吃了不少的苦!你至少也要吃一点让他老人家安心啊!”安若说着,脸上却是一种如天使一般的纯洁笑容。

    陆离舞看着那一晚白白的飘着几个小葱花的鱼汤,那女人的手边居然赫然是一个头发丝在那保温杯里面吊着,在看那女人脸上的笑容,现在却是觉得这个女人是一种说不出来的令人讨厌。

    她居然叫这个男人味干爹,呵呵真是可笑,陆离舞有一些想不明白,为什么当年自己的母亲会要为了这样一个女人,宁愿选择这样的女人却也不要自己这个亲生女儿。

    就是这个男人,让自己的母亲背负了一世的罪名,和自己的爱人分开,和自己的女儿分开,带着一声的悔恨,也带着所有的悲伤离开了这个人世。

    陆离舞知道这个世界上爱情的苦,可是并不是说他就能够去原谅这个男人了。

    什么是爱!现在让陆离舞来说却是不知道了,轰轰烈烈的,就像是他们之间这样的爱情么,因为爱情将自己所爱的人摧毁了。

    他们爱的真的是那个自己的爱人么,还是他们只是自己想要爱的人,他爱的人是什么样的,心里在想什么,是不是有人是真的知道的,是不是有人真的愿意去听去了解的。

    还是静静局限于那三个字我爱你,或者四个字我不爱你。

    你可曾为了一个敞开你的内心,你可曾因为一个人将对方的内心毫不保留的去接受,去感化,去爱,去心疼,去守护。

    那才是爱啊!

    陆离舞忽然之间觉得有些悲伤,看了一眼毕胜宇,看了一眼肖腾,她只觉得她不敢去相信爱了,他们的爱让她觉得疲惫让她觉得难受。

    “你们走吧!我不想看到你们!”陆离舞机会是用着极其平静的话语说着这样的话来。

    来这里的人又有几个是真心的关心着自己的身体好不好的呢。

    毕谦豪那样忐忑不安的讨好着自己,陆离舞却是十分的清楚,这个男人不是自己,而是那肖扬,为的是他毕家的骨肉。

    而黄芩却是那么的不情不愿的,和安若一唱一和,显然她更加的喜欢安若而已,而那肖腾更是脸上带着欲言又止的表情,似乎有很多话想要自己说,可是现在陆离舞却是没有半点的心情和这个男人说话了。

    “你!你怎么这样啊!这里可是胜宇的家,我们可是胜宇的爸妈,你是怎么说话的,你懂不懂礼数啊!”黄芩顿时不乐意的大喊大叫着。

    那刺耳的声音却是让陆离舞有些头痛了。

    陆离舞看了一眼那毕胜宇,却是见这个男人什么话都没有说,脸上的表情却是不太好的。

    这个时候,这个男人却也只是站在这儿左右为难的吧,不管那个男人做了什么,毕竟那个却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陆离舞心中冷笑着,亲生父亲么,原本自己也是有着一个,只可惜就那么的硬生生的被气死了。

    看着自己一心培养的义子和自己的女婿,将自己的妻子逼得跳下来楼去,又怎么能够不生气,又怎么能够无动于衷.

    “好了好了诸天万界
!别丢人现眼的,回家吧!被自己的儿媳妇赶出去是什么好事情么,还大喊大叫的!”显然毕谦豪这辈子就没有在任何人的面前服过软,在他看来自己现在那是态度良好的过来讨好这个儿媳妇,可是这个女人却是变好脸色都没有给自己,

    不但没有搭理自己,反而还要将自己从自己的儿子家赶了出去。

    “胜宇,你看看,你看看啊!这就是你选的媳妇!什么东西啊这是!”黄芩顿时就跟一个泼妇一般的被自己的老公拉着却是十分不情不愿的指着那陆离舞的脸叫骂着,那摸样似乎自己是多么的给面子,而陆离舞所谓的不想见到自己是多么的罪大恶极一般。

    看的陆离舞一阵的觉得,自己在这儿真的是太多余了。

    “毕胜宇!我想这个地方并不是那么的欢迎我吧!”陆离舞说着却是有着想要离开的意思了。

    “小舞不要多想了,这儿就是你的家,你不用离开他们离开就好了。”毕胜宇虽然这么说着,可是心中却远远没有嘴里说的那么轻松,一个是自己的妻子一个是自己的父亲,不管怎么说手心手背都是肉,怎么可能不在意呢。

    安若却是带着那小女孩也跟在了毕谦豪的身后,临走的时候却是对那肖腾说道:“有时间出来聊一聊吧,这么久不见我有话要对你说,还有前天是你救了我的映之,我想要谢谢你!来映之和叔叔说再见!”安若挥动着映之的小手,那孩子却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那双眼睛却是一直盯着毕胜宇和陆离舞看着,忽然自家摆脱了安若的怀抱。

    跑到了毕胜宇的跟前,然后抓住了毕胜宇的手,十分倔强的睁大眼睛看着毕胜宇,那摸样似乎那个男人的脸上有一朵大红花似的那么好看一般。

    “他们说!我不是你的孩子,他们都是骗人的对不对!”安映之的脸上挂着一种十分委屈的神情,小嘴瘪瘪的,那样认真的看着毕胜宇,似乎只有毕胜宇说一句,是的,那孩子就能够哭出来了一般。

    她抓着毕胜宇的手,那是极其柔软的的小手,那双小手用来去抓住自己的梦想,拥抱世界上最好的幸福的。

    不知道怎么的毕胜宇却是有一些的不忍心了,看着那个孩子,那柔弱的孩子,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是那么的害怕伤害到了那个孩子,竟然是那么的担心,那个孩子会因为自己而受到伤害。

    “映之,你知道么,只有真正对你好的人才能够做你的爸爸!而我并不是你的爸爸!”毕胜宇说着,忽然觉得自己是在犯罪一般的感觉。

    看着那个孩子那红红的眼眶,然后吧嗒吧嗒落下来的泪水顿时那毕胜宇却是觉得有些心疼了。

    “那你为什么不能对我好呢!你做我的爸爸就不行么!我会很听话很听话的!”那安映之说道,却是用小手将自己脸上的泪水擦去!

    “为什么你因为这个讨厌的阿姨对不对,是他抢走了安映之的爸爸对不对!爸爸你都不会对我笑,可是你总是对这个阿姨笑,你说!这是为什么?”小家伙却是极其的敏感觉得那毕胜宇对于陆离舞的态度却是比对自己的妈咪还要好,顿时就将陆李舞当做是自己的头号敌人起来了。

    “不是这样的,映之,总有一天你就会明白的!”毕胜宇却是松开了那个孩子的手,显然他不太能够应付这样的情景至尊召唤师最新章节


    当年,作为安映之的父亲的事情也是自己默许了下来的,不得不说那都是自己在利用安若的结果,而是到了现在毕胜宇却是有些无法说出以前的那些想法了,那实在是有些难以说出口了。

    “映之!跟额妈咪回家吧爸爸会在这里不会离开映之的好了!”

    安若说着却是看了一眼陆离舞,显然是对于这个女人有着极其大的恨意。

    她这一次却是彻底的成为了坏人了,而那陆离舞却是成了毕胜宇心中那个被保护的人。

    想着自己的女儿要不是被那肖腾救了出来的,现在却是不知道还在那儿呢。

    “爸爸!你不会走对不对,你不会离开映之的对不对!”安映之充满着希望的问着!

    这个时候毕胜宇却也只有鬼使神差的答应了,看了陆离舞一眼顿时发现那个女人却是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只是安静的坐在那儿,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事情。

    毕胜宇一阵的难受,现在看来陆离舞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

    “好了你们说清楚了吧!说清楚了,我就上去睡觉了。”说完那终于将一大碗的青菜粥都干掉的时候,终于站了起来,终于觉得自己的胃没有那么的难受了。

    “等一下!”肖腾却是这样的忽然的抓住了那个女人的手腕,那个女人到底是在想什么。肖腾不知道,只是觉得那女人对于自己的冷淡,就像是一种极其可怕的酒一般,看着她就那样的忽然间难过了起来。

    这两天这个男人想了很久,却是没有相处到底要怎么做的。

    “做什么!”陆离舞冷漠的问着却是根本就没有打算回头的迹象。

    安映之被安若带走了,一步两回头的,看着是那么的不舍。

    安若深深的看了那个男人的一眼。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男人还是没有变,还是那么的温柔,还是那样的可爱。

    现在想起来却是觉得心中有些酸酸的,看了一眼安映之一眼,却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却是觉得这个孩子是那样的可怜。

    这里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父亲,却是都没有人对这个孩子有着半点的好意。

    “你有什么事情以后在说吧!我很累我要上去睡觉!”陆离舞说着,现在刚刚解决了自己肚子的问题,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样的时候却是一点吃饱了的幸福感都没有。

    “陆离舞,你不要躲着我,你就不能听我解释一下么!”肖腾说着,这个时候却是没有之前的那种怯懦了,他现在心理面有的却也只是那个女人,想起那个女人居然对自己说了想自己的话,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肖腾,你已经在这里呆了几天了,难道你就这么的没有事情做了么!小舞说累了,你没有听到么!”这个时候毕胜宇却是心知肚明,陆离舞之所以不理会肖腾完全是因为一位肖腾是有了别的女人了而在生气。

    而现在毕胜宇看着肖腾那个摸样顿时觉得这个家伙却是不像是那种人的,显然这其中是有着什么样的误会的,这个时候毕胜宇自然是不会给肖腾这个解释的机会的庶女芳菲


    不然他还怎么混啊!真要是让这个男人解释完了,然后带着他的老婆和孩子离开,只怕毕胜宇会郁闷的想要发狂的。

    “你给我闭嘴,你这个害得她那么难过的男人,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肖腾原本在这里呆了几天就已经很憋屈了。

    可是现在这个男人还想要破坏自己和陆离舞的关系,那肖腾怎么可能会愿意啊!

    顿时就说一句话戳到了毕胜宇的痛楚去了,显然是要让陆离舞一下子就想起那毕胜宇的坏来。

    “是么,也不知道是什么男人,整天就是对着陆离舞说自己有多么爱,多么爱这个女人,却是在外面有着别的女人啊!真是虚伪的很!唉!哪像我这样的有孩子有老婆的男人啊,可是从来不敢出去乱搞的男女关系的!”这个时候毕胜宇却是极其毒舌的将自己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但是这个时候那陆离舞却是睁大了眼睛看着肖腾,显然这女人一直都在生这个男人的闷气,这个时候毕胜宇说了出来,顿时陆离舞也就没有必要在继续生闷气了。

    毕胜宇一看顿时觉得不好了,这自己分明就是给了这个男人一个解释的机会了嘛!

    这个时候已经晚了。

    那肖腾此刻却是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你说我做什么,你就没有别的女人么,安若,还有其他的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毕胜宇,你给我走开我有话要对陆离舞说!”肖腾觉得只要这个男人在这里,自己根本就不必去想解释的事情了。

    “呵呵!呵呵资格么,肖腾安若给你生了一个孩子你不可能不知道吧!可是现在你还来找陆离舞,你不觉得自己太过去自私了么!”毕胜宇说着,看着肖腾,那个摸样却是恨不得那肖腾赶紧的去找安若对安若说自己愿意去负责人照顾他们母子,这样一来就皆大欢喜了一般。

    “我!小舞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是的,而且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肖腾说着,却是一把将陆离舞抱在了怀中,却是恳求着继续的说道,“小舞,我不要你离开我,好不好!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失去了你我就准备自甘堕落了,小舞,我没有想到你还会想起我,我以为你会从此从我的生命中消失了!小舞,你也是喜欢我的是不是!”

    肖腾抱着她,顿时就觉得自己是抱着全世界一般,他真的害怕了自己是抱着多大的希望就有多大的失望,这已经令他时常是觉得自己走在钢丝绳上,在那坠落在深渊的边缘的感觉了,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可怕。

    陆离舞任由着他抱着,心中却是有些难过了起来,她舍不得他,他的怀抱是那么的安全,是那么的温暖,可是陆离舞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是找一个自己爱的人,还是一个爱自己的人。

    “你回到我的身边好不好,我真的很需要你!小舞!”肖腾说着。

    这个时候毕胜宇却是没有阻止,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毕胜宇也很想要知道陆离舞的回答,尽管那么的害怕那个女人就那样的离开了自己。

    “不!我不要这样的生活!我不要在依靠着你了!肖腾!如果我对你的喜欢只是一种依赖,只是一种习惯!这样的爱,你也要么!”陆离舞说着,心中却是已经有了答案。

    什么时候她陆离舞已经忘记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他原本到底是什么样的颜色,现在却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她胆小的躲在了这个男人的怀抱中,虽然温暖,可是却原来让自己越来越胆小了。

    不敢去改变,不敢去看外面的世界。

    可是现在,当仇恨,烦恼都随着那个男人的死,燃烧了,只留下了黑色的炭灰沉淀在心中,有一些沉闷。有一些英语,就像是那原本就不清澈的小河中却是变成了黑色,眼看着很快的就要变成死水了,这个时候陆离舞才想要着改变。

    “即使是这样我也愿意!只要你呆在我的身边,让我照顾你!”肖腾抱着那个女人。

    心中却是有一些的悲伤,这个女人就是他的钢丝绳,下面就是万丈深渊,这个女人的一举一动,一瞥一笑什么时候就完全的变成了他生命的全部了。

    在他的生命中,在这么多年的岁月中,却都只看着这样一个人,他早就已经喜欢了这个人,习惯了去爱这个人了。

    现在让他离开这个女人无疑是让他放弃他15年的人生,放弃那所有拥有这个女人的人生。

    所以他不能放弃,哪怕这个女人,只是呆在自己的身边,然后什么也不做呢,就让他爱着她吧,然后在漫长的一生中默默地等待这个女人累了,痛了,然后回到自己这个温暖的港湾。

    “可是我不愿意!我不愿意!”陆离舞终于挣脱了这个男人的怀抱,就像是挣脱了一个自己温暖的,喜欢的,却又不够自由的俑。

    “我不要这样的爱,我不要看着你因为我受委屈,我不想看着你难过而无能为力!然后小心翼翼的补偿你!因为我发现我无论怎么做我都补偿不了你对我的爱,那些亏欠。因为爱情从来都不是补偿的了!肖腾你很好!就是因为你太好了我觉得你应该应有一个完整的爱!可是现在我根本就不能全心全意的去爱你!”陆离舞说着,看着肖腾的脸,这个时候的她觉得自己无比的清醒。

    在过去的几年中,为了忘掉过去,为了不再去想过去,可是现在我才明白,那些情绪,那些悲伤并没有因为不去想不去听不去做就这里的改变了什么。

    “可以的,你可以爱上我的,陆离舞,只要你留在我的身边,我们去没有这些人这些事的地方,好不好!小舞!”肖腾说着,她就像是想要抓住沙子的拳头,就像是想要捞起水流了竹篮一般,似乎拥有过,却总是在幸福被装满的瞬间却全部都溜走了。

    “肖腾,你不要在骗你自己了,你骗不了你自己的,也骗不了我!我现在根本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陆离舞了,什么是爱,什么才是真正的爱吗,怎么去爱人,这样的事情我都忘记了,你要怎么去爱你!你要我拿什么来爱你!”

    我那什么来爱你,如果这样的话是别人说的话,或许有人会觉得这就是一个借口,可是当陆离舞说出来的时候,他们两人可是都知道,陆离舞说的并不是借口。

    当陆离舞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毕胜宇顿时觉得心有些发凉了,他知道陆离舞说的这句话不仅仅是对肖腾说的,也同样是对他毕胜宇说的。

    “我不会放弃的!我会一直等到,等到你有在爱人的能力的那天!”肖腾说着却是退后两步,不仅仅是陆离舞变了,实际上他肖腾不也是变了么。

    他失去的却是爱别人的能力。

    肖腾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现在却是他离开这个女人身边的时候香草佳人


    当肖腾一步一步的走开了,带着一种离别的悲伤气息。

    陆离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的难过,似乎这个世界上在也没有另外一个可以像呆在肖腾的身边那么舒服,那么毫无压力的人了。

    这个时候陆离舞一直都在吻着自己,不会后悔么,真的不会后悔么,让这样一个男人离开自己的身边,也许真的离开了,就不会再回来了。

    毕胜宇站在那儿,看着那个女人蹲在了地上,然后漠然的哭泣着,就像是一个缺少温暖的孩子一般,抱着自己的膝盖,无助的坐在地上。就像是被丢弃的孩子一般。

    可是这个时候毕胜宇却是不敢接近这个女人,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之间害怕了,害怕这个女人,因为她是那么想要找回以前那个自己,最简单,最单纯的自己,毕胜宇害怕自己的的接近会让那个女人无情的推开。

    她现在就像是一条努力的摆脱着自己的过去的人,就试试将要褪掉过去那一条蛇皮一般,伴随着痛苦,可是却不得不这么做。

    “妈咪!”这个时候羊羊却是忽然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那孩子似乎谁的迷迷糊糊的,看着陆离舞奇怪的坐在地上哭,就赶紧的跑了过来,跑过去抱住了陆离舞,那样子似乎想要安慰自己的妈咪,却是先的有些笨拙。

    “妈咪!乖,不要在哭了!羊羊以偶都乖乖的听话,你在哭的话,我就会很难过的!”羊羊说着,却是见着那个一动不动的杵在那儿的男人,显得有些无语。

    “毕胜宇!臭老头,是不是你惹妈咪生气了!”羊羊顿时郁闷极了,自己长得那么聪明,怎么自己的跌的就笨的跟榆木脑袋似的。

    毕胜宇这才回过神来,然后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将那个女人抱了起来。然后说道:“你应该累了吧!我带你去休息吧!地上很凉!”毕胜宇只觉得有些心痛了。

    对于陆离舞现在的样子,毕胜宇发现自己有着太多的责任了。

    陆离舞被毕胜宇放着躺在了床上,感受着那被子已经发凉的温度,只觉得真的很冷。

    都不在了,现在他的身边真的就只有一个人了,没有仇恨,没有了感情,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剩下的却只有无尽的空虚。

    肖腾失魂落魄的在路上走着,却是不知道这一刻在想些什么。

    他似乎有些烦恼,似乎有些难以忍受心中的一些疼痛。

    他想要找一个地方躲着,然后眼不见为净,不去看那个女人,不要去想那个女人。

    可是他却不知道可以躲到哪儿去,那个女人早就已经在他的心中扎下了根,深埋在了他的心里。

    挥之不去,就像是那在他的身边吹拂的风,总是不经意间与他的发丝纠缠,然后带着一丝的冰凉的触感缭绕在他的脸上,脖子上。

    她就是他生活的空气。

    只要在身边才会有安全感和舒适的噶觉。

    “肖腾阴阳代理人
!”肖腾走出了毕家,却是在不远处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只见那安若穿着一身橙色的大衣,脚上是细长的高跟鞋,那修长的双腿显得那么的迷人,那么的时尚。

    她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三年了过去那个当红的影星,却是在拍完了一部电视剧之后忽然的退隐了,而居然已经变成了人母。

    带着一种甜美的玫瑰花香,她已经款款的走到了肖腾的面前。

    看着那女人脸上依然不变的容颜,肖腾只觉得鼻子有些发酸,有些难过了起来。

    这一刻似乎是因为,刚才陆离舞的话让他有些难以忍受了起来。

    他想要将自己放逐,放逐在一个没有任何人的地方安安静静的好好的想一想,或者好好的闲荡一下。

    可是这个时候这个女人却是出现了,她甜美的笑容却似乎带着一种魔力一般,将他脸上那面无表情的伪装全部都瓦解。

    肖腾坐在了花坛边上,蹲下去,将眼角不小心出现的泪水擦拭干净。

    “你怎么会在这里!”带着淡淡鼻音!似乎还有些轻微的颤抖。

    但是那安若却似乎觉得这样的话没有半点意义一般!并没有直接的回答,而是直接的坐在了肖腾的旁边,看着那旁边,眼睛还有些红红的肖腾,脸上的笑容却是消失不见了。

    “怎么了!那个女人还是不要你么!”安若说着,就像是简简单单的阐述这一个事实,可是这个事实就像是一个大锤子一般的砸在了他的头上让他有些压抑的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我想安静一下!”肖腾现在并不想和这个女人讨论这样的问题,摸着难受的心脏,他现在只想要躲在一个地方安静的疗伤。

    “肖腾!我需要你!映之需要一个爸爸!”安若叹了一口气,她将那个孩子生了下来就从来没有想过会有找孩子的亲生父亲的一天,可是现在那毕胜宇已经如此清楚的拒绝了他们母子。

    就算是安若也不得不为自己和孩子好好的找一条后路。

    这个时候肖腾却是抬起了头来然后带着有些木然的神色问道:“安若,你爱我么?”他看着安若,为什么这个女人要擅自将那个孩子生下来。

    “爱么!爱应该是可以慢慢的培养的吧!”安若说着心中却是有些茫然,她忽然间想起了想起了徐美华,和自己的养父之间的事情,可是那么多年他们之间的感情却是那个样子,感情真的可以培养的么。

    还是人太过于贪心了,想要轰轰烈烈的爱情,又想要平静的生活。

    可是和一个自己爱的人就真的能够幸福么。

    安若不禁想起了毕胜宇看着自己的时候那冰冷的脸,他们之间如果在一起是不是至少能够有亲情呢。

    不是说当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时间长了那么就会变成亲情么,那么直接的变成亲情又有什么不好的么。

    “爱可以慢慢培养的么!”肖腾重复着这样的话,想到自己曾经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三年过去了那个女人说她喜欢着自己,可是为什么却不愿意和自己离开呢!

    为什么不是已经开始喜欢自己了么,只要在花一些时间就不能爱上自己么,只要在花一些时间异世之光脑神官最新章节


    “抱歉了,安若,我还是不能放弃小舞!我相信只要我继续留在她的身边她一定会爱上我的!”肖腾说着,似乎是想要将自己从这一种找不到方向的空虚感中拯救出来。

    又似乎只是给自己一个继续前进的理由一般。

    “如果不能呢!你要一个人渡过这一生么!”安若说着,她讨厌一个人的感觉,讨厌当孩子睡着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身边只有一个人,讨厌当生病的时候却只有自己和没有人照顾的映之。

    她以为她的生活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想要一个家,一个真正的家。

    “如果不是她,那么和谁在一起又有什么区别呢!”他这么说着,却发现原来自己是那么的胆小,害怕一个人面对孤单,所以哪怕自己的身边只是一个不爱的人呢,那至少还有着一个人能够将自己的孤单带走。

    “是么!”阿诺说着却是望着那并不是那么晴朗的天空。她现在才发现他和肖腾竟然是那么的相像,有着那么多的共同之处。

    “只可惜,你爱的人不是我,而我爱也不是你!不然我们在一起一定会幸福的!”安若说着却是看着肖腾脸上挂着的没落,那摸样似乎就像是看到了自己一般。

    是那么的心疼,是那么的希望能够将面前的男人拯救,就像是自己一直渴望着被人拯救一般。

    他离开了,似乎是情绪不高,或者根本就不想和这个似乎和自己同病相怜的女人一起天使伤口,他有着自己的骄傲。

    不知道为什么,曾经那个愿意在安若的面前敞开心扉的他,已经无法如过去一般了,似乎是因为那个孩子吧。

    那个孩子是他无法逃避的责任,但是同时也让他想要去逃避。

    逃避那个那个孩子也同样逃避安若。

    安若回到了家中,只觉得一片的黑暗,看着那似乎并不是很晚的时间,这个时候保姆却是不知道去了哪儿。

    安若打开了灯。

    但是这个时候,忽然间一个人的面孔出现在了安若的眼中。

    “啊!你干什么!”安若倒退一步却是发现自己进来的门,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反锁了,要黄了几下却是怎么也打不开。

    “安若,好久不见了,你怎么就忽然间对我这么的陌生了呢!”毕连青说着,手中却是拿着一把刀,抵在那个女人的腰部,看着那个女人瑟瑟发抖的摸样却是那样的惹人怜爱。

    他的眼中充满着愤怒和挣扎。

    他并不想来找这个女人的,可是现在那陆展涛却是就那么的死掉了。

    而这三年陆展涛为了俺毕连青彻底的变成自己的人,在很多的事情中都有让毕连青参与。

    这样下去,下一个照样的定然就是他毕连青了,他不甘心,这多年的经营,现在却是很快就要化成泡影了,这让毕连青如何不激动,如何不着急呢另类精灵生活最新章节


    “你还来做什么!毕连青这些年你害我害的还不够么!”安若想起了几年前因为这个男人的设计,而让自己和肖腾有了孩子,甚至这样巨大的臭文在娱乐圈中传开了。

    导致了那安若不得不认命的离开演艺圈成为了一个未婚的单亲妈妈。

    甚至于,那陆展涛会将映之带走,并且让安若在毕胜宇的车上做手脚,这些事情,安若想来定然都是那毕连青的影子在。

    所以说哟啊说安若最恨的是谁的话,那么无疑就是最恨面前这个男人了。

    甚至于,这样的恨意仅次于对陆离舞的恨。

    “做什么!安若,你们知道那毕胜宇在收集陆展涛的治疗你却知情不报,你知不知道陆展涛是被你害死,就连我也差点就被你害死了!”毕连青说着,在他的世界中,似乎早就已经只剩下金钱和地位了,而那个男人现在不在了,就剩下他势单力薄的。

    “这不关我的事,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毕胜宇根本就不待见我,就连我的女儿都不能接近她!”安若说着却是冷静的开始将责任推开了。

    那个男人只是说有事情了就找自己的,可没有说过这边有事了自己就必须去找他们的。

    “呵呵!安若你这是在推卸责任么?你不是很有手段么,就连那肖腾都被你推到了,那么你在和毕胜宇有一个孩子有什么难的!还是你早就变了呢,还是你根本就不想呆在毕胜宇的身边呢!”那毕连青说着,想着这些年安若对待那毕胜宇的情况也多半就是不冷不热的。

    看在那毕连青的眼中,也许这个女人只不过是需要毕胜宇去扮演一个父亲的角色而已。

    “我并不想呆在那个男人的身边么!”安若忽然间愣住了,她恍然间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这些年自己总是很哀怨的看着毕胜宇,想说,为什么要将自己的心交个一个根本就不能爱的人。

    是好没有发现,那些所谓的爱,什么时候却是需要去回忆的时候才能够发现了。

    渐渐的自己的心中却时常会回忆起肖腾的事情来,回去想那个男人和陆离舞在一起是不是远走高飞了,是不是会幸福的生活在一切,然后在也不会回来了。

    “怎么的,我说对了不是么!毕连青说着,看着那个女人有些迷茫的脸,然后这样说道。

    “我爱谁有和你有什么关系呢!”安若说着,却是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围,却是发现那个保姆晕倒在了一旁,而自己的孩子映之却是安静的在那儿睡着觉没那个样子却是谁的极其的香甜。

    “是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和你的关系就大了,安若,你看看你的孩子,我只是想要请你帮我一个小忙而已,只要将那些和我有关的材料都从毕胜宇那儿偷出来就可以了!”

    到时候我就放你和你女儿自由。

    安若不得不说你这一次运气极好,但是你能够保持在我这儿又来能够如那陆展涛的时候一样的运气好么。

    “毕连青你!你不能这样对我!”安若眼中却是已经积满了泪水,这样的日子真的是受够了,在这样不断的被人指使的做这样的事,做那样的事,可是现在安若却是发现自己会是那么的难过,她难道是铁石心肠的女人么,做这样的事情却伤害自己身边的人仙路争锋最新章节


    她难道真的就不难过么。

    毕谦豪对她很好,虽然安若因为映之的事情骗了他,可是毕谦豪却是没有计较那么多,反而还让安若做他的干女儿,对那映之比以前却是更加的疼爱了。

    而现在这个男人却是要摧毁她最后的一点东西了。

    “别急着拒绝!安若你已经没有拒绝的你有了,如果你不想忽然间看不到你的女儿的话,你最好就好好按照我说的去做吧!”说完那毕连青却是将手中的到拿了起来。

    在那安若的一声惊呼中一刀扔了出处,插在那安映之身边的不远处。

    吓得安若差一点魂都丢了。

    “不要,我求求你,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安若呜咽着赶紧的将安映之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看着那在不演出泛着寒光的刀子,顿时有一种全身发凉的感觉。

    刚才那一刀要是不小心甩错了地方,那安若真的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毕连青的脸上却是冷酷的笑着,然后拿起了沙发上的拿一把刀。

    “怎么样安若,不听我的饿话的后果你接受的了么?”他说着,脸上带着残忍的笑容,看着那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人,心中却是不知道怎么的舒爽万分,似乎是因为看到了有人跟着自己一起倒霉。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还不成么!我求求你,你给我走,你给我走,我现在不想在看到你了!”安若说着却是呜呜的大哭起来了。

    似乎是将自己这一辈子的悲伤发泄了出来。

    难道她就是一辈子天煞孤星的命么。

    “安若既然你答应了我,我就放过你了!”毕连青说着,却是见到自己的目的达成了,。看着这个似乎在崩溃的边缘的女人,却是没有想要在多少什么话的意思了。

    他一步一步的走出了这个家的门,脸上却全部都是阴狠的神色,那陆展涛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是最清楚了,可是也是因为那个男人自然是不会让他身边的其他人,有着其他的颜色了。

    所以那毕连青却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毕连青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面陆离舞似乎变得忙碌了起来。

    坐在办公室里面看着一摞摞的文件,顿时觉得自己就是那推磨子的驴子一般。

    而不远处那个嚷嚷着说是要给自己做什么咨询的男人,说什么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他的男人居然坐在那儿不知道在干什么,看着那个家伙那空空如也的办公桌,顿时陆离舞觉得是不是自己是被抓了壮丁变成了那个男人的苦劳力了。

    “看什么看,陆离舞你看你面前的东西都还有那么多,有时间来看我的话,还不如赶紧的工作!”只见那个男人翘着二郎腿,脸上带着一个大大的黑框架子,那摸样顿时那陆离舞觉得极其的无语,这都三十来岁的大叔了还一副小伙子的打扮,还真的是不害臊啊!

    “谁在看你啊!自作多情太上章
!毕胜宇我饿了!”陆离舞那个郁闷啊!自己看了半天那些什么资料的,可是看了好久,却是脸都有些发黑了,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看着一本一本貌似是笔记本的东西。陆离舞打开了一看却是见到了那毕胜宇的名字,然后一看,没有想到居然是那毕胜宇的日记。

    顿时陆离舞就有一种倍受打击的冲动,居然是整整三大本。

    看着那厚厚的一摞。陆离舞顿时觉得眼前一黑。

    想着那毕胜宇这么一个冰块脸的家伙,这个家伙的日记不会是整天记流水账一般,记录了每天什么时候吃饭,开了几次会,上了几次次厕所吧!

    “毕胜宇,你能不能告诉我这都是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看你的日记!我饿了我要吃饭,我要□□!”陆离舞站了起来,这家伙真的是天才啊,真的是没事给她找事做。

    “是什么?不就是日记本么,你说我们要在一起工作一起合作的话,就应该互相了解啊,然后才能更有默契嘛,如果你有日记本的话,也可以拿出来讨论一下吧!”毕胜宇强装镇定的说着,可是心中却是有些紧张的。

    这些瑞日记都是毕胜宇在失去陆离舞之后的日子写的,记录了那些苦闷的日子懊悔的日子,以及想念陆离舞的日子。

    他拿到这里来却是想要将自己的真心放在陆离舞的面前,希望她能够看到自己的真心并且接受自己。不过显然的毕胜宇却是低估了陆离舞的反叛心理了。

    这毕胜宇拿出了这么多的治疗,看的陆离舞云里雾里的找不到重点,实际上唯一的重点却是这三本日记,只可惜弄巧成拙了那陆离舞看文件早就已经烦闷不看了,这毕胜宇这么一来却是让陆离舞半点的耐心都消失了。

    这女人现在却是极其的烦躁想起过去的事情,么了毕胜宇的日记却是正好的记录了那个男人的的过去,这让陆离舞怎么会想要去看呢,于是乎却是吵着吃饭去了。

    毕胜宇极其无语的爬起来了,那一双翘起来的脚,却是终于和地板来了一次的亲密接触了。

    “吃什么饭啊!你的文件什么的都没有看完呢!”毕胜宇顿时着急了,这女人刚才是要喝咖啡,现在却是要吃饭,等衣服便是睡觉了,那自己拿来的日记要什么时候看啊。

    “我要休息,我要吃饭,我要回家!”陆离舞顿时一翻白眼,却是丢开了文件站了出来,对于这个额男人打什么注意陆离舞自然是知道的,可是现在的陆离舞却是希望能够将自己的感情放在一边并不想谈的。

    毕胜宇却只能无言的跟在陆离舞的身后了,摇摇头看着那个女人心中却是十分的无奈。

    这些天自己可是做了很多的努力,但是对于陆离舞来说却似乎什么用都没有。

    陆离舞吃了饭却是就这样的回到了家中。

    却似乎是因为那陆展涛将陆离舞的家给轰炸了一个恐怖的窟窿,于是乎陆离舞也就只有继续的住在了毕胜宇的家里面。

    现在那林青青却是应景回到了家里面待产了,于是毕家现在却是暂时有陆离舞这个女主人在管了。

    当然了另外还有一个客串女主人假设的安若时常出现,让陆离舞烦不胜烦。

    “妈咪萌妻最新章节
!”看到陆离舞终于回到了家,早就已经从幼儿园回来的肖扬顿时就惊呼一声自己的扑到了陆离舞的怀中了。

    “羊羊拜托你能不能每次不要穿着你脏脏的小鞋子蹬在我的裤子上啊!”陆离舞抱怨着,却还是抱着肖扬转了两个圈。

    那样子却是比起在办公室里面显得要有活力多了。

    毕胜宇却是坐在了沙发上,看着自己也不知道是那根筋搭错了,居然拿着那个女人去逛街,想要给那个女人买点漂亮的衣服。

    哪里知道那一个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却是那么的强悍的不厌其烦的走来走去。

    毕胜宇倒不是心疼钱,只是这一路下来,毕胜宇顿时觉得自己都腰酸背疼的要命了。

    看着自己的手中那些大包小包的成果顿时觉得太累了,以后再也不做这样的事情了。

    “妈咪,我想要看你和爹地的结婚照!你能不能跟我所以说你们之间的爱情故事啊!”

    羊羊那小家伙顿时瞪大了眼睛,这样的事情他早就想要问了,可是以前妈咪从来都不会说,而且问的时候他一定会十分的伤心和难过。

    陆离舞愣了一下,他们的爱情故事么,由于时间太长了,在经过了那么多事情之后,陆离舞只是觉得自己似乎就像是做一场梦一般。

    而且还是一恶搞混沌不清的噩梦。

    现在看来似乎他们之间的婚姻似乎是多了那么多的遗憾。

    “什么婚纱照啊,说起来那个时候仓促的,我可是没有见到那样的东西呢!”陆离舞笑着说道,那个时候和毕胜宇结婚的时候,失去了记忆的陆离舞却是一心想着报仇,对于那场婚姻却是早就将自己当成了牺牲品一般的角色。

    那场和交易一般的婚礼,那个时候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

    “说什么傻话!我们的婚纱照自然是最好的了!”毕胜宇却是一脸神秘的说着,抱着羊羊来到了三楼,陆离舞也好奇的跟在了他的身边。

    走了上去,那三楼基本上陆离舞就没有上去过几次,上面有着一个一年四季紧紧的关住的门。

    可是在这一刻,却是在陆离舞的眼前打开了。

    陆离舞走了进去,却是被眼前的场景弄得木目瞪口呆了。

    这是一件四周都是白色墙壁的房间,就连那窗子上的窗帘也是一种白色的轻纱,而房间中唯一的家具却是只有一张红木的桌子和三个小椅子,在那房间的中间孤零零的站在儿,桌子上玫瑰花却是含苞待放散发着一种淡淡的甜美香气。

    陆离舞走了进去,迈进去一步的时候,就感觉一下子渡过了那一年的时光一般。

    墙面上一张张用白色的相框挂着的照片在那墙壁上散发着美丽的光芒。

    那张照片上的15岁的陆离舞却是开心的笑着,那脸上两个小小的酒窝却是在那儿。

    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陆离舞绝代武神
!你不是想要找回过去那个幸福的你么!都在这里了,那个笑得最幸福的你!”毕胜宇抱着羊羊站在陆离舞的身后,看着那个女人。

    “这就是我么!”陆离舞伸出了手抚摸着那张幸福的笑着的脸。

    看着那张照片下面,毕胜宇用着有力的笔力,写下的一段句子。

    “小舞看到了自己种下的玫瑰盛开的那一刻!”陆离舞轻轻的将这一句话读了出来,顿时心中有着异样的感觉。

    陆离舞回头看了毕胜宇一眼,忽然间想起了她那一刻这样笑着的意义。

    那个时候的陆离舞似乎是找到了她人生中的最为芬芳的爱情,那就像是被种下的那一粒玫瑰花种子一般,看着那种子发芽长大,然后长出了花骨朵,直到最后绽放的那一刻。

    陆离舞似乎是看到了自己的爱情,看到了自己的爱情有着美好的结局。

    这就是她陆离舞么,那个幸福的陆离舞,那个因为爱情充满着阳光的陆离舞。

    陆离舞一步一步的走着,看着这整个屋子里面挂满了陆离舞或者是笑着,或者是哭着的照片。

    上面一张一张的写着每一个时间,每一件事情。

    可是陆离舞看着却是泪流满面了,为什么,这个房间整个拼凑的都是她这8年的人生,可是这八年的人生里面她陆离舞却依旧是爱着毕胜宇的陆离舞,已经是那个为着毕胜宇在笑,为着毕胜宇在哭的陆离舞。

    “这就是我么!”陆离舞看着不禁傻傻的站在那儿。

    在她前面却是挂着一幅一幅画,那都是素描画好的,那是毕胜宇画的一张张陆离舞和他的孩子。

    那缺失的三年却是在这一刻挂在了那面墙上。

    每一张画下面都有毕胜宇写着的对自己的爱人和孩子的想象,想象他们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夕阳西下的山村,阳光明媚的早晨,,吹着湿湿的海风的沙滩,还有在那五光十色的精彩都市。

    每一张照片上陆离舞都是那样幸福的笑着。

    陆离舞看的有一些呆了,如果这几年没有发生过这么多事情,那么她一定会跟着照片上的女人一样吧。

    轻轻的抚摸着那一张张幸福快乐的照片,陆离舞却是觉得有些温暖。

    那种感觉就像是觉得自己真的有如此笑过,真的有这么的幸福过。

    “陆离舞,你只要在我的身边就好,你只需要什么都不要想,这样幸福的笑着就好!”毕胜宇不知道什么时候却是站在了陆离舞的身后,牵着那女人的手,认真的看着她。

    羊羊抬起了头,好奇的看着这两个人,顿时觉得爹地是真的很爱妈咪的!

    陆离舞看着那个男人却是没有说话,可是心中却是有着一些触动,她还可以站在这个男人的身边么,还可以么。

    她害怕,她害怕站在这个男人的身边会有着更多的不幸,和更多的悲伤。

    她缓缓的抽出了自己的手,却是黯然的低下了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


    “羊羊!妈咪累了,你让爹地给你将那些老掉牙的爱情故事吧!我先下楼去睡觉了!”陆离舞说着却是有些魂不守舍的走了出去。

    羊羊顿时看到了毕胜宇脸上那一闪而逝的失望。

    小家伙顿时摇摇头,却是有些不懂了妈咪看到了这样的场景为什么一点感动都没有呢。

    反而却是那么的冷漠。

    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陆离舞抓着栏杆一步一步的走到了自己的房间,只觉得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终于在关上了门的一刻,跪倒在地。

    刹那间似乎卸掉了所有的伪装,终于在这一刻无力的,承认了自己的软弱。

    她只觉得心中是那么的软弱,听到那个男人的话,就在刚才她的心剧烈的跳动着,她的心居然欲动了起来,想要伸手抓住就在她面前的男人。

    想要抓住那满屋子的幸福微笑,可是她发现自己居然一点勇气都没有,害怕走出那个屋子之后是那么多的痛苦的回忆。

    害怕真实的生活并不是那满屋子的梦幻色彩。

    “陆离舞,你变胆小了!”她抚摸着自己的心脏,似乎是在感受着那心跳动的力量。

    “陆离舞,你只要在我的身边就好,你只需要什么都不要想,这样幸福的笑着就好!”那样的一句话居然就像是魔力一般,她的心居然为了这样的一句话开hi砰砰直跳了。

    陆离舞摸着自己那不争气的心脏,顿时觉得自己过去的的的那个病却是还没有好。

    他的毒已经深刻的埋进了她的血脉之中了,带着一种似乎怎么都戒不掉。当毕胜宇带着羊羊下来的时候确实看到陆离舞已经安静的躺在了床上,带着均匀的呼吸。

    毕胜宇会过头来叹了一口气,那个女人并没有睡着,他是知道的,他记得她睡着时候的呼吸声,他记得那个女人睡着的时候喜欢的姿势。

    将羊羊放在了地上,让两孩子自己去玩。

    毕胜宇却是缓步的来到了陆离舞的床前。

    坐在了她的床边,然后轻声的说道:“小舞,我知道这一时半会你很难接受我的,但是我能等,我一定会等着你接受我的那一天!”毕胜宇说着,却是安静的躺了下来。

    抱着那个女人安静的入睡,闻着那女人身上的香气,顿时有着一种安静的魔力让他沉醉不已。

    他的拥抱的,他的呼吸声,那些曾经自己那么想要的东西,那么渴望的东西,可是到了现在,放在自己的面前,可是自己却是只剩下害怕,龟缩在自己的被子瑟瑟发抖着。

    “我爱你!”毕胜宇说的声音轻轻地传入女人的耳朵里,他靠在她的身边。

    一个轻轻的吻留在了那个女人的眼角,将她眼角的泪水轻轻的拭去。

    “不要害怕我高手寂寞3我即天意
!好不好!我一定会呆在你的身边的,不会在离开了!”毕胜宇说着却是没有其他的动作。

    听到他的话,感受到他温柔的身影和动作,陆离舞忽然间觉得安心了起来。

    她转过身子,睁开了眼睛,那样近的距离。,他可以看到毕胜宇那双如星辰一般的眼睛中那淡淡的哀伤。

    他伸出了手搂住了那个男人的脖子,静静的将自己埋在那个男人的怀中,似乎就像是在黑暗中的人,想要寻求一种温暖一样。

    “我可以相信你么!”她的声音很小却是带着一种沙哑的感觉。

    “可以的,你可以的!”感受到那个女人的回应,毕胜宇的身影中带着一种激动的情绪,终于,终于这个女人有反应了,毕胜宇觉得自己感受到了莫大的鼓舞一般的,靠近了那个女人。

    可是忽然之间那个女人却是气鼓鼓的看着这个得寸进尺的男人。

    一双大眼睛写满了委屈,写满了你为什么欺负我这样的话语。

    那毕胜宇你看了良久却只有十分哀怨的看着那个女人人后唉声叹气的埋在那个女人的脖颈间,然后说道:“陆离舞!你太坏了,我们都是老夫老妻了有什么不可以啊!”

    “不要,谁跟你老夫老妻啊!我的记忆中有着那么多不好的东西,要么就和我重新开始,要么就一刀两断,你自己选择吧!”轮舞的脸上难得的挂上笑容。

    “那就算了,重新开始的话,先将羊羊那小子塞回去回炉再造吧!咱们再造一个!”毕胜宇说着。

    两个人都陆离舞的说着一些轻松的话语,似乎是想要缓和这几年难以打破的僵局。

    一时间却是觉得亲密了很多。

    到了第二天,在毕胜宇死皮赖脸的攻势下,陆离舞却是和毕胜宇一起来到了公司。

    可是就在两人踏进办公室的时候,却是见到肖腾安静的坐在办公室门口的沙发上等待着两人。

    “肖腾?你来这里做什么!”毕胜宇显然是对这个男人没有任何的好感,就像是男人都对绿帽子没有好感一般。

    而这个男人却正是自己的头号敌人。

    肖腾却是站了起来,他的脚边放着一个大大的红丝行李箱。

    肖腾看着陆离舞悄悄的将毕设与抓着她的手往外抽,可是那毕胜宇却是怎么也不愿意一般的更加用力的抓紧了。

    陆离舞只是觉得很尴尬,想到前几天自己还一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去爱人,已经失去了爱人的能力这样的理由拒绝了肖腾,可是现在才过几天却是就和毕胜宇两个人出双入对了。

    肖腾会怎么想呢,这个时候陆离舞却是有些担心了起来。

    她想要解释可是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该从那儿说起了。

    “肖腾我和他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陆离舞的话还没有说完。

    那毕胜宇就急不可耐的将话接了下去,继续说道。
(快捷键 ←)上一章:第998章 完结篇1 返回《黑帝娇宠:老公,闹够没》目录 下一章:第1000章 完结篇3(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