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修真小说 » 冥王的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34章 生或死

第34章 生或死

文/墨香菲思
冥王的妻 本章字数:6401 冥王的妻txt下载
推荐阅读:穿越网王之嘿,我的猫王子 异世情缘。 冷酷总裁,你快过来 妖孽王爷你等着 爱你无悔 腹黑总裁追妻记 腹黑总裁赖上门 杀手王爷:美人如狼 豪门通缉令 战国王雄 透视风水眼
玄觞紧紧的抱着怀里的沙华,他还没有从震惊中醒过来。怀中的人的确是沙华这不会有假,可是沙华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何?为何还活着?

    玄觞将沙华放在床上,准备给沙华治内伤。沙华睁开眼睛看着玄觞红唇轻启:“陛下……真是抱歉,我竟然又给陛下添乱了。”

    “你先别说话,你气息紊乱,需要好好的调理。”玄觞的眼中有了罕见的温柔。

    沙华轻轻的握住他的手摇头拒绝:“陛下,沙华没事,沙华知道不应该出现在陛下的眼前的……咳咳……”沙华一阵剧烈的咳嗽,令玄觞一阵心疼。

    “有什么事情等你好了再说。”玄觞安抚着沙华,虽然他也有很多的疑虑,但是他相信,这些疑虑沙华一定会与他好好的解释的。

    泗水用法术暂时稳住了李墨菲的伤势,但这只是暂时,而且时间很短,若不及时医治的话,那可真是麻烦大了。

    “泗水大人,夫人该怎么办啊?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可是王后受了伤,陛下定会陪在王后的身边不愿过来的。”婉清非常的着急。

    泗水冷静下来,现在越急越容易出事,冷静的想想,也许夫人的情况并没有那么厉害,找宫里的鬼医也许就能医治了。想罢他对婉清说:“你照顾好夫人,我去请鬼医。”

    “嗯!”婉清点点头,目送着泗水离开。

    李墨菲只觉得一阵风儿吹过,自己的身体飘在了空中上。一片云朵飞了过来,她下意识的爬了上去。云儿带着她飞啊飞啊飞出了冥宫,飞到了很远的地方。

    李墨菲站在大街上,迷茫的看着四周,一声紧急的刹车想起,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非常的刺耳。车窗被摇了下来,车主探出头来破口大骂:“你有病啊?想死你也别挑老子的车啊!”

    李墨菲回过神来抱歉的说:“真是对不起,对不起!”然后急急忙忙的从马路上逃到人行街。她看着周围那熟悉又陌生的店铺,匆匆而过的行人,一阵恍惚,为何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呢?

    “小妮子!”身后响起一个欢快的笑声,紧接着一个身影扑了过来将自己抱住,是李墨菲的发小,袁小可。

    “你怎么在这?”李墨菲呆呆的问道。

    袁小可放开李墨菲怪异的看着她说:“喂,你的反应也太让人伤心了吧,难得我还觉得在大街上碰到你是一种缘分的说。”袁小可一脸的委屈。

    李墨菲环顾四周,汽车……高楼大厦……袁小可……冥王……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疯狂的朝家的方向跑了过去,这里是自己生活的二十一世纪啊,难道自己真的从异界回来了吗?

    李墨菲用平生最快的速度跑上五楼用力的拍打着自己的门。“谁啊!”屋内传来熟悉的声音,带着些不耐烦。门被打开了,是李母开的门。她怪异的看着李墨菲责备道:“你这孩子,敲自家门怎么跟个砸门似的,让鬼追了啊?”

    “妈……”李墨菲双目含泪,她紧紧的抱住李母声音呜咽:“妈,我回来了……我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啊,妈……”

    李母眉头一皱,毫不留情的一个巴掌忽悠在李墨菲的头顶上,嘴里嘟囔道:“你娃是不是出门的时候让车给撞了?还撞到了脑子。”

    李墨菲捂着自己被打的头顶,一脸懵懂的看着李母,好像不明白为什么挨打心瘾最新章节
。“你这死丫头,就出去找一趟顾言,怎么就把你给找傻了呢?还站在门口干什么?”李母嗓门一高吼道:“还不进来。”

    李墨菲默默的进来自己家的门,看着转身去厨房的妈妈,为何妈妈给人的感觉是她从未离开过这个家一样?自己明明穿越了,貌似好长的时间,为何妈妈一点异样都没有?难道……那场穿越是自己的梦。

    “疯了一天,饿了吧!”李母端了两盘香喷喷的饺子走了出来说:“妈下午包了饺子,赶紧吃吧!”

    “哦!”李墨菲点点头,说了声我去洗手,便去了厕所。李墨菲关好门,看着镜中的自己,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难道真的只是自己做了一场荒唐的梦吗?

    李墨菲洗完手去了客厅,桌上那香喷喷的饺子确实诱人,李墨菲毫不吝啬的大吃特吃。李母嫌弃的看着李墨菲说:“看看你那吃相,还真难看啊!”李墨菲不以为然,吃饭嘛,当然就要随性啊,吃的那么精致干什么?多影响食欲啊。

    婉清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心里想的是怎么泗水大人还不回来啊。她转头看了一眼床上的李墨菲,瞳孔瞬间放大。之间李墨菲身体的上空漂浮着一团白云。“泗水大人,泗水大人!”婉清慌慌张张的朝门口跑去,夫人怕是没救了,夫人的魂魄都出窍了。

    “怎么了?”泗水带着鬼医刚到门口便见到婉清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面色一变,心中有了不好的感觉。

    婉清抓住泗水的手哭着说:“夫人的魂魄已出身体,而且呈云雾状,夫人怕是不行了。”泗水一惊急忙拉着鬼医进了屋。果然如婉清所说,李墨菲的身体上方漂浮着一团雾气。

    “鬼医大人,您赶紧帮夫人看看啊。”泗水对鬼医说道。

    “泗水大人莫慌,让下官看看。”鬼医上前给李墨菲把脉,毫无脉象微弱,神识不见,魂魄已散,怕是不行了。

    看鬼医那叹气的模样,婉清心中一凉,脚下一软,险些跌倒。鬼医说:“夫人乃是凡胎**,被饕嵥打伤本就是必死无疑,若不是体内流淌的是陛下的血,恐怕不是散魂这么简单,而是灰飞烟灭了。”

    “那没有办法了吗?”泗水问道。

    鬼医摇摇头说:“我等是没有办法救夫人的,除非是陛下出面。陛下是生死之神,用生死之力定能救夫人一命。”

    “我去求陛下!”婉清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不等泗水发话便匆匆忙忙的像冥王殿跑去。

    冥王殿内一片温情,玄觞在喂沙华喝药,沙华喝完药后看着玄觞感叹道:“没想到,我还能在回到你的身边,陛下,沙华亦无所求了。”

    “说什么傻话呢,喝完药你休息一会,过些日子便会好了。”玄觞握着沙华的手温柔的说道。

    沙华摇摇头说:“那天也以为我死定了。我虽魂飞魄散,但是却也残留了一些魂魄,我在六界游荡了很久,原本以为,我会慢慢的消失,却不想遇到了云游的观音大士,她用泥土为我塑身将我复活,经过一百多年的修炼,我终于能够行动自如了。”

    “沙华……”说道沙华的死,玄觞便一片愧疚,若不是自己,沙华怎么会死,而且还是魂飞魄散。“这次我一定会好好的保护你,不在让你受伤。”玄觞紧紧的握住沙华的手认真的说道哇!豪门总裁真凶猛!


    “陛……”

    “陛下!”婉清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跪倒在玄觞的脚边。

    “婉清,你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玄觞站起身来不悦的看着婉清。

    看到自己曾经的侍女,沙华一脸的亲切,她说:“婉清,你怎么跪下了,有什么话起来再说吧!”

    此刻婉清眼里也看不见沙华,她一心只想着让玄觞救李墨菲,她说:“陛下,请您救救夫人吧,夫人真的不行了。”

    “李墨菲怎么了?”玄觞淡淡的问道。

    “陛下,夫人用自己的身体为陛下挡下饕嵥的一掌,现如今……魂已散,神识不在,也只有您才能救夫人啊!”

    玄觞面色一变,的确,因为沙华的到来,他忘记了李墨菲,他忘记李墨菲伤的很重。他转头对沙华说:“你好好休息,本王去去就来。”说完便走了。

    “婉清……”沙华刚想叫婉清,婉清却垂下眼眸低低地说:“王后,您也受了伤,好好休息吧,夫人好等着奴婢!”说完便跑看了。

    沙华看了看冷清下来的房间,垂下的眼眸,楠楠的说:“原来…。。玄觞的身边也会有别的女人啊……”

    玄觞来到李墨菲的寝宫,抬手示意泗水和鬼医不用多礼便来到李墨菲的床边。李墨菲静静的躺在床上。双眼紧闭,面色苍白,连呼吸都很微弱。

    玄觞看着李墨菲上空的那团白雾眉头轻皱不悦的说:“为何不早早的通知本王?”

    泗水回答:“是属下的失误。”而婉清却说:“王后回来了,陛下的眼中自然不会有夫人了。当时夫人也奄奄一息,可是陛下只是抱走了沙华王后,而对夫人,并没有只言片语,若不是奴婢心疼求您的话,您恐怕还想不去来,有一个女人也为了您受了重伤。”

    “婉清!”泗水冲着婉清摇摇头,示意婉清不要在说了,免得玄觞怪罪下来来。婉清说的话,玄觞是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对于自己遗忘了李墨菲这件事他感到十分的抱歉。

    这个时候那团云雾往屋外飞去,似乎想要散开。玄觞不紧不慢的跟在那团云雾的身后,凡人散魂之后边去去往自己想要去的地方,等待着灰飞烟灭。所以要在她想要去的地方在她灰飞烟灭之前给她聚魂带她回来。

    李墨菲吃饱喝足了,只觉得自己没在这个世界上白活,她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感叹道还是老妈的饺子好吃啊。

    李母看着李墨菲毫无形象的躺在沙发上,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说:“你看看你,一点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也不知道顾言那小子是怎么看上你的。”

    李墨菲嘿嘿一笑不紧不慢的说:“其实我也很好奇,顾言是怎么看上我的。不过……”李墨菲摸着自己光洁的下巴做思考状:“也许……是我很完美吧!”说完还肯定的点点头:“的确就是这样。”

    听到李墨菲这样说,李母差点将刚才吃的饺子全部贡献给厕所的马桶。嘿!这小妮子也不嫌恶心,还完美呢?

    看李母那个样子,李墨菲郁闷了,对面坐的可是自己的母亲啊,可是为何这位可爱的女士这么恶心自己的亲生女儿呢?改天她一定要好好的问问,自己当初是不是她从垃圾桶捡回来的孩子,不然的话干嘛总是刺激她啊?真是想不明白柒沐夜罗


    走进自己的房间,李墨菲这摸一摸,那看一看,不知为何总是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难不成自己做梦做的时间太长了?”李墨菲倒在床上认真的想到。她将床上的小熊捞到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抱着。脑海中是玄觞的影子,还有望江的一切。这些画面很真实,真实的让李墨菲怀疑,这到底是梦,还是现实。

    如果是梦的话,那么自己那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从何而来?若是现实,那么自己为何有回来了?而且周围的人一点异样都没有,真的好奇怪……胡思乱想的李墨菲就这样睡着了……

    玄觞没想到李墨菲会去忘川河旁。他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看着那团白雾化成人型,站在彼岸花旁。

    “你为何会来这里?”玄觞不解的问道。

    李墨菲转头茫然的看着玄觞,似乎不认识玄觞一般。对于李墨菲这种反应,玄觞并不奇怪,已散的魂魄毫无前尘的记忆,只不过是凭着本能来到自己想要去往的地方罢了。

    “你为何回来这里?”玄觞再次问道。

    李墨菲呆呆的说:“这个地方很熟悉……很美,曾经有一个男人在这里站了好久,因为他心爱的女人灰飞烟灭了……好像……”李墨菲一副思考的模样:“好像我也很喜欢这里,因为那个男人是我……喜欢的人……”

    对于李墨菲的话震惊了,沙华刚死的时候,自己的确在这个地方对着那妖娆的彼岸花伫立了很久,可是李墨菲是为何知道的?还有自己是李墨菲的喜欢的人……这怎么可能,李墨菲应该是恨自己的啊!

    对于有一些事情,人生前也许没有察觉到,往往都是临死之际才明白。李墨菲一直认为自己不爱玄觞,可是她忽略了日久生情。

    “好温暖……”李墨菲喃喃的说道。她张开双臂抬头似乎是在感受什么,她在感受温暖,那股想让她去追寻的温暖。

    玄觞眼神一变。他朝着李墨菲伸出了自己的手语气温柔:“李墨菲,和我回家吧!”

    李墨菲垂下手臂疑惑的看着玄觞,似乎不明白玄觞为何这样做,她觉得自己应该不认识他。

    “和我回家吧!”玄觞再次说道。这一次不同。生死之神的力量环绕在四周,他的语气中带着鬼魂不可抗拒的威严。

    “回家!”李墨菲露出一个笑容,将手放在玄觞的掌心中,笑眯眯的说:“回家!”

    “真是个乖孩子!”玄觞夸赞,他就像哄一个小孩一般说:“走吧,咱们回家!”说完便握住李墨菲的手,缓慢的向冥宫的方向走去。

    “好冷!”已经熟睡的李墨菲被冻醒了,她坐起身来,纳闷的看着被打开的窗户,心里想着,难不成自己忘了关窗户了?她起身准备去关。

    手刚接触到窗户,李墨菲感觉自己飘了起来,她还来不及惊讶,那双眼神却已经变的迷茫。她浮在空中,看着万家灯火辉煌,看着马路上那些汽车,心很平静。一朵白云飘了过来,云儿再次将她带回了冥王宫。

    玄觞带回了李墨菲的魂魄,让魂魄回到李墨菲的身体里,用生死之力让李墨菲复活。他坐在床边看着李墨菲渐渐红润起来的脸颊,心,平静了。

    “李墨菲火神与我
!”他轻轻的叫到。看李墨菲没有醒来的迹象,玄觞以为哪出了问题,便叫着李墨菲的名字。

    李墨菲睁开眼睛,只觉得视线有些模糊,耳边是玄觞的声音。等眼睛适应了光线之后,李墨菲转头看着玄觞,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玄觞问道。

    李墨菲摇摇头,她似乎想不起来自己为何会躺在床上。她努力的想了想,脑海中是饕嵥从玄觞身后打出了一掌的场景。她抓住玄觞的手急急的问:“你有没有事?我记得那个饕嵥想要攻击你。”玄觞愣了一下,她反应过来了,李墨菲现在的记忆怕是有些紊乱吧!

    “我没事了,是你……替我挡了一下。”玄觞轻轻的说道。

    “我吗?”李墨菲疑惑,有一个画面闪过。是沙华被饕嵥打伤,然后玄觞很愤怒。玄觞杀了饕嵥。再后来就是玄觞抱着沙华离去,完全不管她的死活。

    看着情绪突变的李墨菲,玄觞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她定是想起自己当初没有管她死活吧。

    “沙华……没事吧!”李墨菲问道。

    “她没事了。”玄觞答道,他突然之间不知道李墨菲在想什么。

    李墨菲坐起身来,对于自己身体毫无不适感,感到诧异,却没有过多的表现出来,她淡淡的说:“你还是去沙华那吧,那个时候也伤的不轻,而且……你们好长时间没见面了,一定有很多的话要说。”

    看着冷漠下来的李墨菲,玄觞张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想说,沙华本是天地精灵,受了些伤不碍事,可是他却说不出来。

    良久,他才说:“你的魂魄刚归位,可能有些不适应,多休息吧!”说完便离开了。

    见玄觞走了,泗水和婉清才上前来,婉清看着完好无损的李墨菲喜极而泣,她说:“夫人,见到您没事,真是太好了。”

    “你不去沙华的身边,好吗?”看着还呆在自己身边的婉清,李墨菲淡淡的问道。

    婉清愣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看到婉清的表情,李墨菲淡淡的说:“你本就是沙华的贴身侍女,现如今你的主人已经回来了,再带着我这个替身的身边不合适吧!”

    听到李墨菲这么说,婉清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她说:“夫人,别赶婉清走,婉清现在是您的奴婢,而且陛下也没有下令,所以……夫人请您不要赶婉清走好不好?”

    “婉清,你先起来,夫人可能不是这个意思。”泗水看到李墨菲面露疲惫的神色,便将婉清从床上拉起来。他对李墨菲说:“夫人,您刚醒,情绪可能不稳定,好好休息一下。”

    李墨菲躺了下来,将自己蒙在被子里,的确自己刚才是有些过激了,不能把这种情绪放在无辜的婉清身上。

    看着已经平静下来的李墨菲,泗水悄悄的对婉清说:“走吧,让夫人冷静一下吧。”作为一个男人,泗水也觉得玄觞有些过火了,王后虽然受了伤,但是王后是天地间的精灵,稍加调养便会没事了,可是夫人是为了陛下才受的伤,可是陛下不闻不问就算,现如今夫人醒了,也没有太多的话要说。
(快捷键 ←)上一章:第33章 出大事了 返回《冥王的妻》目录 下一章:第35章 晨曦来访(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