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1617最新章节列表 » 大明1617 正文 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七章 深宫

大明1617 正文 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七章 深宫

文/淡墨青衫
大明1617 本章字数:3854 大明1617txt下载
推荐阅读:军恋不易,请坚持 重生之武神大主播 腐蚀天下 仅有你令我痴狂 快穿系统:黑化boss恋上我 别慌,先遛狗 应多尔大陆 灵魄锋魂 都市绝品狂仙 腹黑萌宝:拐个爹爹送娘亲
    “难为史东主了。”王发祥自家是没有宗族的,有宗族的人一般不会成为喇唬无赖,都是破落宗族或是城中无宗族的人,所以听到史从斌在宗族里遇到的这些狗屁倒灶的事,也难免在脸上露出同情之色了。

    “对在下来说反是好事。”史从斌淡淡的道:“家族家族,有家才有族,再大的家族也是由小家创立起来的,和国家一样,家族也可由无至有,由兴转衰,史家传承二百年,一直聚族而居,但也有不少离族而去的人。在下以为,自己离了宗族,未必不能做出一番事业,甚至感觉要比现在要强。”

    王发祥颇为好奇的道:“史东主何以有这般自信?”

    史从斌微笑道:“这是因为在下与和记勾连,自信和记会视在下为自己人,在下也坚信和记的张大人能得天下,在下并不想成为从龙之臣,只想接着做买卖,在下也坚信,只要和记得了天下,如在下这般有人脉会经营的商人,迟早会身家巨万的。”

    “大善。”王发祥最近见了不少商人,就是在考察商人们的心性,于其中选择信的过的又有担当的来合作,眼前这姓史的,很显然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我也知道史兄与家族的矛盾,还知道史兄与侄儿都闹翻了。”王发祥的语气亲热了许多,挪近了一些对史从斌道:“此次见面,我要知会史兄,各处商人购得的货物,有两种选择,一种是任由我们慢慢发货,并且我们会降价来弥补大家的损失。另一种就是退给全额的货款,但不能多退。帐局存银,我们会按数额退给大家,保险业务如果已经收了银子却不能押货上路的,全额退保险金,外加三成的损失补偿。”

    史从斌听的目瞪口呆,不由自主的道:“自古以来,从未听说过这等奇事!”

    在史从斌等人的想法中,和记这一次估计也损失很大,若是能将帐局的银子退回一半来,也就谢天谢地。

    和记已经形同造反,和大明将会有不死不休的局面,帐局存银原本就是大明这边的商人所存,两边已经打起来了,和记为甚还要退大明商人的银子?

    这些银子,不是叫朝廷得了去,也是叫和记给留下来,横竖是没有商人们多少事了。

    史从斌自我感觉与和记的交情非比寻常,但也最多期盼着能拿回一半,这还是得看运道怎样,史家的人则认为银子多半一文也拿不回来,他们没有把史从斌直接革出宗族,主要还是上层得出一致的结论,和记有可能得天下,那么自然要留着史从斌,最少得留几分情面在,若和记真的得了天下,这层关系却是用的上。

    这其中许多计较和心酸,史从斌也不想多说,只是觉得自家已经不耐烦留在族中,同样也不喜和大明那边的官府打交道,如果回首一下,几年的时光冲涮之下已经使一个人的精神面貌和内心深处的想法,思维方式和为人处事都有了颠覆性的改变,史从斌自己不知道是何原因,但其实他的气质格局还有行事的风格已经与史家这种书香世家格格不入了,破门而出,看似是自己的选择,其实又岂不知是大势所然?

    “我们的货物将会以出海为主,物流断绝,北方的商贸会暂停……”王发祥开始说起进一步的安排,这些事都是两年前就准备好了的,预案被推敲过无数次,朝廷如何能够想象的到?

    就以眼前的场面来说,刘吉和李国宾还有诸多分号的大掌柜们,恐怕在这一段时间上演过无数次相同类似的场景了。

    “在下一定竭尽全力,债券之事,去除掉送还族中的银两,在下最少能拿回十万两做为投资……”

    “无所谓多少,和记做买卖以诚信为主。”王发祥淡淡的笑道:“也是叫大家在这一段时间有点生发,多少赚一点。帐局的事完了,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与史兄一起来做。”

    史从斌心中一动,说道:“是不是粮食的事?”

    王发祥赞道:“果然是商行里积年的老手,这一下就说到点子上了。”

    眼前的这结果真是预想不到,史从斌心中十分感念,再三作揖,一直到王发祥将他送出院落门而止。

    到院门口,史从斌犹豫一下,还是道:“请王掌柜恕在下交浅言深,还是要多加小心,据在下所知,厂卫最少还有数千人在京师四处搜索和记中人,画影图形四处搜查,其中第一人就是王掌柜,所以还要请王掌柜多加小心才是。”

    王发祥呵呵一笑,说道:“厂卫的人无用的,一群群的乱叫,离十里地就叫人知道他们来了,能有什么用处?我们做事有规矩的,不瞒史兄说,这院子专门为和你见面才启用,用过这一次就废弃了,说句顽笑话,史兄叫厂卫捉了去,被迫带人来拿在下也是找不到人的。”

    “原来如此。”史从斌并未感觉被冒犯,反而放下心来,当下连连拱手,两人就此告别。

    王发祥看着这开封商人渐渐远去,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消失。

    和记在大明境内的商行消失,包括大量的现银,货物,车队,人员,这是海量的物资和人员的调配,就算早就有计划,还事前演练过,但不出错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在早有计划,大量物资囤积在天津,早就随海船出海,运往皮岛和宽甸地方,登州一带也有不少车辆和货物藏匿,由于事前下足了功夫,也并没有被人所察觉。

    人员来说,去台湾的有不少,也有一些人去了宽甸皮岛,更多的人从蓟镇一带出关,进入草原。

    当然,随着新平堡一战消息传开,蓟镇一带的关门又封闭了,这一次当然和上次不同,上次是大家都在走钢丝,和记在反或不反之间威胁了朝廷一把,朝廷也并没有准备好,所以大家讲和了事。

    这一次新平堡外躺着几千大明将士的尸骨,巡抚军门洪承畴,阳和兵备道卢象升在内的大量文官武将战死,同时朝廷悍然下令拿捕所有和记中人,查抄和记商行财产,现在的局面和天启年间已经完全不同了。

    明年就要改元崇祯,原本改元是气象更新,万物初始的好事,但现在由于和记之事,大明上下包括民间均是心思十分沉重,但对王发祥来说,无非是更加忙碌和更加麻烦一些而已。

    而从史从斌的态度来看,大明境内的士绅,豪商,对大明并不是一片忠枕,相反,大家都是各有打算,最少对张瀚君临天下,并没有人有太多的排斥和坚决反对的态度。

    由一个喇唬到主持现如今的大事,不夸张的说和记在大明境内所有人员物资的安全主要是在王发祥一人之手,身上的责任前所未有的沉重,反是叫王发祥感觉振奋。

    “你们给我打起精神来。”王发祥身边没几个人,但他向暗处道:“听说没有,厂卫一定要拿到老子,要老子的命,真被逮住了,老子一定是被押到东市斩首的命,你们都是老子一手带出来的,老子的命可是交在你们手上了。”

    黑暗处传来传来几声隐约的笑声,但很快就又回复成一片寂静。

    王发祥轻笑一声,自提了一把灯笼离开,他知道四周有护卫人员,但很快就会离开,王发祥有自己一个单独的传讯小组,单线联络,但除非王发祥主动,不然这个小组也不知道他在哪里藏匿。

    京师人口有百五十万,浩瀚如海,城中居民这么多,房舍几十万间,王发祥早就准备好多幢房屋安身,有清水和大量的食物,潜藏不出,神仙也找不到他。

    这样的安全屋每个重要的军情人员都会有一幢,甚至有专门用来接收和传递消息的地点,就如今天在槐花胡同的这一幢屋子一样。

    而王发祥更知道,从京师到宣大甘肃,再到永平临清,甚至开封和南京,一整张大网已经张开,罗织天下,鹰犬早就准备好,大明虽然庞大却似手无寸铁,肥胖臃肿,只待可以掌握天下的那只手落下,王发祥在内的所有人都会蜂拥而上,将肥胖臃肿的大明撕成一堆碎肉。

    现在看似平静,但罗网已经张开,开始做的事情不会停下,平静的海面下是浪潮汹涌。

    这是一场独特的战争,不见硝烟的战场已经开始,而罗网和刀剑之下,敌人却懵懂无知,夜空之下,王发祥冷冷笑了起来,当今大明天子,真是可笑啊。

    ……

    被王发祥嘲笑着的天子正端坐在乾清宫的东暖阁中,晚膳时间早就过了,可是皇帝几乎没吃什么东西,御膳房上来的都是天启皇帝爱用的饭菜,当今皇帝却都不喜欢,天启皇帝在饮食上不大讲究,最喜欢吃的就是杂烩菜,对天子来说,实在有点掉价和跌份。

    年轻的帝王被红烛掩映着,脸颊通红,不过是健康的红润色彩,和天启皇帝最后半年的那种病态的潮红完全不同。

    少年天子的身体极好,从皇帝召后妃侍寝的起居注的记录也看的出来。

    今晚是袁妃侍寝,袁妃也就是个年未十七的少女,进宫还不到两个月,被太监送入乾清宫的时候睁圆双眼,尽管来过好几次了,袁妃的脸上还是一脸的好奇。

    皇帝抬头瞟了一眼一脸羞怯的袁妃,袁妃的相貌比周后要差一些,但胜在更加温柔可人,皇帝对其还是相当的喜爱,见袁妃袅袅婷婷的进来,皇帝点头笑道:“你且等等,吾还要批一会儿奏折。”

    袁妃应了声,接着从一个太监手中接过银盏,内里是熬的雪白的燕窝粥,袁妃轻轻将粥放在御案一侧,盘中尚有几样精巧的宫点,都是皇帝平素爱用的。

    皇帝果然很高兴,放开奏折,轻轻将粥荡了荡,啜饮了几口,又吃了两块点心,感觉不是很饿了,便对不远处的曹化淳道:“厂臣也尝尝。”

    曹化淳大喜,最近因为和记的事,皇帝狠狠训斥了他好几回,如果不是皇帝对宫禁并未掌握,对原本的太监毫无信任,而只能信任信邸出身的众太监,恐怕曹化淳已经被撵出去了。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快捷键 ←)上一章: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叔侄 返回《大明1617》目录 下一章: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八章 居奇(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