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1617最新章节列表 » 大明1617 正文 正文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群英

大明1617 正文 正文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群英

文/淡墨青衫
大明1617 本章字数:3566 大明1617txt下载
推荐阅读:灵魄锋魂 腐蚀天下 仅有你令我痴狂 腹黑萌宝:拐个爹爹送娘亲 快穿系统:黑化boss恋上我 我在组织这些年 应多尔大陆 重生之武神大主播 军恋不易,请坚持 都市绝品狂仙
    “你这就有些假了。”黄道周说话向来直接爽快,对皇帝都是有什么说什么,当下就对卢象升说道:“你到和记商行外吃茶闲坐了半天,有那功夫不能来看我?”

    “这事幼玄兄怎么知道的?”

    “我今天午后到内阁去办事,正好遇着锦衣卫掌印官在内阁说事,他知道我与你是同年,今天要上报的就有你这件事,不过他说不妨,知道你是因为要上任了,对和记特别关注,所以才会有此一行。”

    “哦,原来如此。”

    卢象升和普通的文官一样,对锦衣卫和东厂没有任何的好感。

    毕竟二百年下来,大家都明白了和太监一样,东厂和锦衣卫是皇权的外延,而且是不受约束和最为凶狠的外延。

    人都是说厂卫是天子的耳目,没有耳目天子就会耳聋眼瞎,但这还是大明天子做的不聪明。清季就没有厂卫,但集权统治比明朝还要厉害的多,人家是把家奴和大臣都发展成密探,论手段确实比大明高明百倍。

    黄道周见卢象升面色,淡淡的道:“其实吾与建斗你一样,甚厌厂卫,不过对此事倒没有什么反对之处。要知道,众人都知和记善用奸谍细作,我大明处处均有此辈。厂卫不能出外也罢了,京城之中,总是要对此辈加以监视。所以皇上令锦衣卫和东厂的打事番子监视和记,虽不能赞同,亦不便反对。”

    后人只知道黄道周当面顶撞过崇祯而被罢职免官,是一个腐儒形象,其实相对于真正固执如顽石般的刘宗周,黄道周还是很能机变的。

    刘宗周在南明亡国时一无所能,而黄道周却能官拜南明隆武朝的大学士和诸部尚书,并且能营造出福建一带同仇敌忾的气氛,还能募集军伍前往击清军。

    如果不是郑芝龙一心想投降,当时福建和江西一带局面其实并不很差,但郑芝龙的态度一决定,黄道周也是回天乏术了。

    这边文安之也过来见礼,这时候不会有人知道,文安之也是在南明拜相进入内阁,天启二年这一科倒是有相当多在明朝亡国之后才入阁的,如果在场的人能知道这事,不知道是哭是笑了。

    “确实是情非得已。”卢象升笑着道:“幼玄兄想必不会怪罪的?”

    “我也只是说笑。”黄道周严刚板正的性格,这“说笑”实在叫人笑不起来。

    过了一会王继廉也到了,黄道周对这人却不怎么假以辞色,只是点点头,请各人进自己书房里说话。

    “三大殿完工。”黄道周边走边道:“上以恩师有功,欲加太子太师,诸位以为如何?”

    在场的都是天启二年进士,而当年的主考官就是以英明果决机敏干练为文官中少有人才的袁可立,可以说,晚明英杰,论品格高低无法尽分,论真正的本事,孙承宗都要让出袁可立一里地去。

    熊廷弼,洪承畴,卢象升,袁可立,孙承宗,孙传庭,这几个人可谓是明末文官群像中的最杰出者,不论操守,只论能力,袁可立和洪承畴,卢象升三人可谓顶尖,其次才是熊廷弼和孙传庭,孙承宗等人。

    袁崇焕也是出类拔萃的人物,从其经历来看也算是顶尖能力,只是性格里有致命缺陷,所以算不得第一流。

    “老师应该会推辞。”卢象升道:“自魏阉用事,老师已经多次上疏表达不满了,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接受。”

    “有理。”文安之道:“听说老师家门前常有不明人等转悠,应该是东厂的打事番子。”

    “不妨的。”卢象升道:“老师简在帝心,如果不是阉党用事,其实早该起复,最少在皇上心里,老师是最佳的本兵人选。”

    天启确实是对袁可立的能力相当认可,如果袁可立没有被排挤去职,还在登莱巡抚任上,甚至给他加总督头衔也无所谓,那么沈有容和登莱水师还会得用,毛文龙就算有不满也不可能脱离登莱方面的管制,对东江,登莱,水师等三方面袁可立都能做到有力的管制和协调,整个辽南和宽甸皮岛一带的局面会比现在要好上一百倍,东江也不至于渐成势大难制之态。现在朝廷对东江已经很难有效节制,基本上就是毛文龙说了算。

    要打就打,要守就守,战报胡说八道朝廷也只能捏着鼻子看,还不能斥责,最多不认东江的战功。

    如果袁可立在,可能就不会弄到现在的地步。

    但这话说说也就算了,皇帝只要用魏忠贤,有东林背景的袁可立就绝对不能用,这是政争的铁律,皇帝也没有办法。

    除非当时打东林时留手,给东林留一部份势力当阉党的制衡,阉党要是敢撂挑子,东林又能随时替补上来。

    没有东林,也可以扶齐党,浙党,或是楚党。

    皇帝当年还是太年轻,行事有些操切了些。

    “我已经写信给老师。”黄道周一生最敬重的就是袁可立,在袁可立去世后写了不少文章,但事涉老师一生名节,他却没有丝毫犹豫之处,当下一边慢慢在前头走,一边说道:“老师不能犯糊涂,我们当学生的要提醒。”

    卢象升打量着黄府的小院,一共三进,院落很小,过了二门就是正堂,也是黄道周的卧室兼书房,这幢小院在京城也价值不菲,黄道周的俸禄肯定住不起,好在其士绅世家,应该是家族支持,不至于叫黄道周这样的儒学宗师去借钱典买房舍。

    他听了黄道周的话,断然道:“恩师一生爱护名节甚于功名,我想幼玄兄是多虑了!”

    “爱名节甚于功名……”黄道周似乎把这话咀嚼了一下,终于动容,叉手揖道:“恩师确实是如此,建斗说的对,是我想的左了!”

    “兄只是担心过甚。”卢象升道:“以我之见,老师是不可能接受的。”

    文安之在一旁道:“这话不多提了,人都出来了。”

    王继廉看到另外有一批人走出来,黄府书房不大,庭院收拾的还算干净,正堂下方是两个大缸子,内储清水,还种着水莲,正在开花,左侧是不大的小竹林,有一排长凳放着,可以在白天坐着看书,右侧是几株月季之类的花树,也是开着花,散发阵阵香气。

    一看来人是王家彦和文震孟,卢象升先含笑拱手行礼:“状元公,开美兄,少见了啊。”

    卢象升好久不见这些同年,他们彼此都是有远大志向,并且品性,能力俱都过人的精英,平时都会写信往还,虽不见面也是过从甚密,相比之下,在六品主事位子上呆了数年的王继廉就碌碌无为,显的相当平凡了。

    一看文震孟和王家彦等人都在,王继廉也是赶紧过来见礼,他能力和官职都一般,但好在也是同年之一,众人倒也并不会排斥他。

    文震孟是天启二年进士中的第一名,也就是一甲第一,俗称的状元。只是他长于文才,政治军务上表现一般,但不管怎样将来肯定能到京卿显职,状元名声不显的太多了,但只要是状元,入阁不一定,京卿中较好的位置多半还是能到手的。

    王家彦字开美,也是福建人,与黄道周同籍,年岁也相差不多。其喜好是看兵书,说兵法,在同年中以知名闻名,做事精明勤谨,观政进士结束之后并没有分配,吏部的意思是放他出京,现在还在择一个地方叫他去当知县,按诸同年在吏部的消息来说,估计是分到南直隶或浙江,都是比较好容易出政绩的地方。

    这些人都是天启二年进士中的杰出之士,汇集在黄道周家里,也无形中形成了一个政治上的小圈子,也可以说是东林党人的外围成员组成的小圈子,并非核心,所以才能在现在的朝局下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冲击,甚至还各有上升的渠道。

    “来,这位是史可法史宪之。”黄道周指着一个长身而立的青年向卢象升等人介绍着道:“这位是左东乡公的入室高徒,左公当年对诸子说,你等碌碌无为,能继承我一身功业的,非此人不可!嗯,就是眼前这位了。”

    黄道周是很少应酬人的,他虽不似刘宗周那样过于刻板,但好歹也是儒门宗师级的人物了,同年之间往来时说笑几句就是极限,其余普通的官员或名士想上他的门都是千难万难,更不要说得到他的夸赞了。其人骨子里相当的刻板守礼,在举兵抗清失败后在南京被杀行刑,临行前还记得自己欠人的字画未完成,于是施刑之前从容写字画画,一丝不苟,水准不失,生死大关才是最考验人的时候,真道学还是假道学,在这种关头一试就知。

    能被黄道周用心夸赞的人,岂是凡俗,众人神色都热络了许多,纷纷向其见礼。

    尽管史可法明显是提前进京来准备考试的举子,还并没有进士头衔在身上,众人也是以平等待之的态度来相交。

    史可法笑而拱手,与众人一一见礼,人家揖拜时,史可法便多弯一下腰,以示敬重,起身之后,神色如常,绝没有显露出刻意的巴结讨好或是自大之色。

    其不卑不亢,神色从容,仪表气度相当出众。

    这个亮相,叫众人都认可了黄道周的说法,眼前史姓青年,不愧是东林党人普遍看中的后生小辈,未来十余年后,只要中了进士,就会成为一时名臣,仕途不可限量。

(快捷键 ←)上一章:正文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 二周 返回《大明1617》目录 下一章:正文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 论帅(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