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1617最新章节列表 » 大明1617 正文 正文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说兵

大明1617 正文 正文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说兵

文/淡墨青衫
大明1617 本章字数:3628 大明1617txt下载
推荐阅读:应多尔大陆 快穿系统:黑化boss恋上我 重生之武神大主播 我在组织这些年 腹黑萌宝:拐个爹爹送娘亲 灵魄锋魂 都市绝品狂仙 腐蚀天下 军恋不易,请坚持 仅有你令我痴狂
    众说书人一楞,这才发觉细雨中还有外人坐在不远处。

    这人三十左右的年龄,长相英俊,身形高大,剑眉星目,鼻若悬胆,皮肤白皙,两眼炯炯有神,仪表相当的出众。

    风度来说,也是温和内敛,脸上是温和的笑容,尽管气度过人,却并没有给人什么压迫感,不象一些勋贵子弟,长相虽佳,气质却很差,而且一直给人咄咄逼人的感觉。

    从头巾和衣袍来看,当然是一个有功名的人,估计是一个提前进京读书的外地举人。

    从口音来看并不是北方人,口音里带着明显的南音。

    也亏这些说书先生,真的是形形色色的人见的太多了,几眼看过去,就把搭话的这外地客人分析的七七八八。

    “尊驾是南上备孝的举人老爷?”姓谭的先生肃容拱手,不敢怠慢。

    京师里七品官都不算稀奇,举人更常见,不象外地乡下,一个举人在十里八乡说话就等于圣旨一般,到京师就也寻常。

    上回举人闹事,也是聚集了一伙人才敢过来,要是单枪匹马,谁会把一两个举人当回事?

    京师脚下,自也是该有这种豪气。

    换了外地,一个说书先生哪够资格和举人攀话,在京城里,似乎也不算什么犯忌不分高低上下的事了。

    “正是。”搭话的举人含笑点头,说道:“就是等下一科。”

    “那老爷你来的可够早的。”谭先生摇头晃脑的道:“一般来说都是明年下半年陆续会有人赶过来。要么就是留京不回,这样更妥当。”

    举人笑道:“自是有些事情要早早来料理。”

    “原来如此。”谭先生拱拱手,示意明白。

    众说书人都是久混江湖的,知道举人老爷不愿多说,当然也就不会多问,免得徒惹人嫌。

    举人却兴致勃勃的道:“适才听诸位说话,颇长见识。不怕各位笑话,此前在下也完全不知和记之事,现在算是听出了一些眉目。人家的保险,物流,商行,还有医馆,一套接一套,倒是不怎明白,他的强兵是哪来的。”

    谭、杨诸说书先生不敢说,半响后谭先生道:“好早晚了,我等还是回去吧。”

    举人笑道:“你们也不必怕,我是南人,非北人。定不是锦衣卫或东厂的打事番子。也不是京师勋门权贵,只是好奇闲谈,你们这些走江湖的见多识广,摆出这害怕的嘴脸,却是无味的很了。”

    “这倒也是。”杨先生说道:“只是祸从口出,我们也不能随意多言。”

    “说来听听看,只是闲聊。”举人自袖中放下一锭银子,总有十两重,对各人道:“下雨天没有生意,把各位留着谈谈,一会诸位把这银子分了去。”

    一两银子在京师能换八百个万历金背钱,也就是所谓的大钱。

    自大明立国就有钱荒,一直是钱贵银贱。

    京师百业俱要用钱,所以钱荒比外地还严重些。还好近年来和记铜不停的进入京师市场,银比价一直稳定在八百到八百五,并没有太大浮动。

    十两银兑得八千钱,在场的人均是有份,足够他们赚十天半个月的,各人见了都是眉开眼笑,当下就是拿棍子打也是不会走了。

    “依在下于大同所见。”一个相师兼说书的先生经验最为丰富,走南闯北的江湖经验甚足,当下捋须先道:“和记兵训练甚严。在下于大同时正值严冬,每早辰时之前和记兵已经在一片昏黑中早起跑操。嗯,他们在校场上绕圈跑步叫跑操。每早均要跑十里地。隔十天半月,就要大跑一次,曰野外拉练,最少得跑五六十里,甚至百十里。除了跑操,整个上午均是练身体,搬抬举高,上上下下,冬天时只穿单衣而练,每人都是大汗淋漓,身上宛如在澡池子里一样,热气蒸腾。下午则练器械,刀枪棍棒剑戟之中只取刀牌和长枪两样来练,长枪练阵列,合步向前,枪矛如林,见之令人战栗。而所练更多的乃是火铳,举而齐发,若雷鸣奔马。再练火炮,每日轰击如地动山摇。在下于大同,每日所见千真万确,绝无半点虚假。”

    说到这里,这个先生叹息道:“我大明王师官兵亦有驻扎大同的九边,十天半月亦未必能见操练一两回。就算是操练,练些圆阵方阵,半响把阵列摆齐,再射几支弓箭,摆摆样子,就算操练完事了。所以地方文武虽知和记之强但早就畏惧于心,若非有占青城俘林丹汗之事,恐怕还未必弄到举朝皆知。”

    “这倒不然,和记的大车队进京城那回,已经算轰动一时。”

    “这倒也是。”相师先生先应和一声,接着还是道:“在下之意是如果不是和记横扫草原,恐怕人们还以为只是普通的大商家。论隐藏功夫,也是一流。”

    谭先生道:“那些举人老爷说张东主虽无反迹也能算反,竟是操、莽一流,我看未必没有一点道理。”

    “可不是,匹夫无罪,怀壁其罪。有造反的能力就不管有没有造反的心了。你自己不想反,家人亲族还有部下想反,又如何?况且,有谁不愿为九五之尊?”

    “慎言,慎言。”听到这,举人反而做了一个阻止的手式出来。

    这些先生都是江湖跑惯了,见多识广,嘴巴却是没有把门的。逗他们说话的举人倒是没有想到,这些家伙一说就跑题太远。

    “哦,是是。”谭先生率先想起来,一脸歉意的道:“我们还是说正题。适才只是说训练,要在下说,还有信义。”

    “哦,何谓信义?”

    “和记关饷是每月初一,在下也曾见过他们给商行的伙计和镖师关饷。每至初一,按出勤的天数,所处的地位,定下的饷额来发饷,一文不差,每月初一必发,银两成色不必担心,皆是发下和记自己铸的银元,他们自家用,不对外发,也不对外用。但若要兑银,也是一元一两,童叟无欺,这是信。义者,则商行的小伙计也有饷额,不象别的商行,小伙计是没有工钱可拿。而大伙计月饷最少三四元钱,什么主管,掌柜,每个月十几元二十几元的不等,只要在和记做了几年的,到乡间都够买田买地盖宅邸的了。要常和人说笑,和记不知道要不要我们,否则的话,说书算卦还真不如给和记做事。如果天下商行都如和记一般行事,天下大同,大家都有钱也不是什么难事。”

    举人失笑摇头,说道:“哪有这般事。和记大方是他赚钱最多,别家赚不到钱,当然不能如他这般待自己的掌柜伙计们。”

    “也不尽然啊。”谭先生低声道:“前年和记缺银,到处还有挤兑的。人家还是按时按节的发钱,一文钱也不克扣。张东主自己一文钱不落,也拿出来发掉。对麾下的将士更是大方,养兵,这是要银钱的,这也是在下的意思。有恩有义,再加苦训,才出好兵。”

    “此确是正理。”举人有些动容的样子,皱眉不语,看样子真的有所触动。

    “恩义,苦训,还有军法。”一个说书先生兴趣上来,唾沫横飞的道:“和记的军法可是严,犯法的绝不宽贷。这一层,也是有口皆碑的事。”

    这个连举人也知道,和记的车队行于整个北方,到处都有押镖的和记镖师。

    说是镖师,各人也都知道大都是和记的商团团练军人,约束极严。不能不请假外出,休假时也大半留在营地,不能喝酒,也不能耍钱,就算去嫖也是按假期分批次,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出营门。

    当然也不能骚扰地方,残害百姓,私斗也在禁止之列,还有什么偷盗,夜禁不归,游荡生事等等。

    商团军的军法初看很宽松,因为没有那么多斩刑。

    只有犯杀人,勾结盗匪,或是阵前脱逃,泄露要紧军机,这才够的上斩刑。除此之外,多半是禁闭,晚餐不给食,或是杂役一个月到三个月,打军棍已经是肉刑的顶点,不要说斩,插箭游营也是没有的。残人肢体的刑罚,商团军里确实没有。

    除了斩刑之外,革退就是最严重的惩罚。

    举人在河南时,亲见一个和记镖师擅自离营不归,其实是在娼家忘了时辰,结果犯了重罪,当场被宣布革退。

    那个兵面若死灰,泪流满面,很多人求情也是无用,到底还是革退了。

    在场的和记团练中人都是神色难看,当时这举人还觉得有些大惊小怪。后来他明白了和记的福利体系和移民体系,这才略微明白过来。

    一个人犯法,可能会连累举族,被从整个和记的福利体系里排挤出去。

    可以说,若非那个被革退的兵还有亲人在和记效力,否则他家享受的所有的福利待遇都会被取消,只能与那些普通移民一样奋斗,虽然比起在原本的大明还是强出很多,但一个人一旦拥有过就很难再失去,自己还算了,连累家人就更加的心有愧疚。这么一想,那个被革退者若死一般的表情,也就完全能够理解了。

    “和记的军饷饷额不止是每月一关的饷,还有按等级发放的花红,等级越高,则分的越多,所以人人争先,渴盼立功。”

    “原来如此。”举人点点头,下意识的去端起茶碗,他的嘴突然一下变得很干渴。

    举人知道的其实比这几个说书先生更多,更加系统。

    可是书面的文字哪有语言来的丰富和直接!

(快捷键 ←)上一章:正文 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乐道 返回《大明1617》目录 下一章:正文 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完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