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1617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七十四章 忍辱

第九百七十四章 忍辱

文/淡墨青衫
大明1617 本章字数:4577 大明1617txt下载
推荐阅读:带着系统去宋朝 大魏宫廷 七品召集天下 夙秦 杨小逍拔刀记 调教大宋 庶子风流 西游之大唐荣耀 扛枪的巨星 大唐之绝版马官
    包围首辅官邸,这事确实不能拖久了,别的不说,一旦引发朝官普遍的反感,难免会有人因此上疏,圣心一变,事情就很麻烦。况且叶向高的门生孙承宗就在山海关,消息传过去,此人不管是上疏或是直接回京,事情就一定会起变化……外朝朝官,魏忠贤谁都不放在眼里,只有一个孙承宗叫他十分忌惮,此人不仅是东林党的高层,也是天启皇帝最信赖的帝师,感情十分深厚,又是以大学士的身份在辽东带兵,所领兵马是大明最精锐的关宁兵,这支大明现在最强的兵马都是孙承宗一手带出来的,魏忠贤不能不忌惮孙承宗可能使用的武力手段。

    魏良卿道:“那我现在就过去,做的再过份一些,看叶阁老还能再忍着不上疏?”

    魏忠贤沉吟道:“我不知道叶阁老还在等什么,不过你那里只是表,大人物都能忍一时之气,就看底下我们哪件事做对了,叶阁老会真心请辞。”

    ……

    眼看魏良卿带人离去,许显纯才慢慢爬起来,他对魏良卿也是向来嗑头见礼的,随着魏忠贤权势增长,这个魏忠贤的嫡亲侄儿将来一定是继承魏忠贤所有一切的强权人物,许显纯根本不敢平礼,连普通的下官礼也不敢持,叩头见面,嗑头拜辞,丝毫不敢怠慢。

    眼见田尔耕在随员簇拥下出来,许显纯赶紧上前叉手见礼,口中说道:“大人,下官心中有疑惑不解,还请大人开释一二。”

    田尔耕是锦衣卫掌印都督,许显纯以是锦衣卫指挥佥事,掌北所事,彼此算是上下级和同事关系,见许显纯毕恭毕敬的跑来请示自己,田尔耕心里舒服很多,当下摆手道:“你是想问史家叔侄的事情?”

    “正是。”许显纯一脸郁闷的道:“属下也是好意,不想叫人扫了咱们的面子,结果厂公就大发作。”

    “你真是蠢的可以。”田尔耕道:“一则和裕升曾经算是厂公势力外围,现在虽然离的远些,又没有撕破过脸,何必因为小事反目?二来和裕升的实力之强,连天子都忌惮几分,现在在草原上连青城也占了,这帮人可不是北虏,北虏纯粹在长城之北,和裕升的势力却是贯穿青城到大同,真的要造反了,恐怕得打上三五年,费千万白银才能把这乱子平下去。现在和记好歹是只和北虏过不去,在大明境内本份做生意,所谓镖师什么的都是保商队平安,厂公怎么会因为小事和张瀚这样的强势人物过不去?”

    许显纯这才听出来,原来魏忠贤不动史家叔侄,不动和记,并不是因为旧日交情,最关键之处还是因为和记的实力已经叫这个大明现在权势第一的权阉心生忌惮!

    “原来如此。”许显纯恍然大悟,躬身道:“是属下说话莽撞,厂公宽宏大量,没有当真发作属下,也真是属下的幸事。”

    田尔耕点头道:“要紧的就是你把自己的事做好……”

    许显纯惶急道:“人犯已经俱严加拷掠过,那个汪文言,嘴巴硬的实在是撬不开……”

    汪文言的性格确实强悍,抓到北所之后每日遭遇常人难忍的拷打,结果这人居然就是死硬不招,硬是一字不肯吐露,许显纯考虑到再打下去就会死人,近来已经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了。

    “蠢。”田尔耕冷冷的道:“供词,咱们想要什么样的,直接给他们画押便是。人,难不成你要一直养着他们,将来起复了出来报复你?”

    “我明白了!”许显纯面露冷厉之色,此前他确实有些心思,他不是太监,党争将来恐怕会有反复,何妨给自己留条后路,所以虽然拷打甚狠,但都是奉命行事,对杨涟等人还给了探监和给纸笔写文章,要追捕史家叔侄也是有试探的心思,这一下,被魏忠贤一通喝斥,田尔耕又当面点明,他也是知道自己再无退路了。

    ……

    “老爷,老爷。”

    叶府管事仓惶进屋,禀道:“那帮无赖攀在墙上,往府中丢臭烂菜叶,还有尿桶等物,院墙内外,污秽难当,臭不可闻。”

    叶向高细白的长眉皱了皱,微叹一声,说道:“看来人家是忍耐不住了。”

    一旁端坐的韩爌也是皱眉,说道:“李进忠做事还真是下作,毫无底限可言。”

    叶向高道:“看来学生只能再上疏了。”

    韩爌道:“还要请台山公忍耐一二,以台山公在圣上心中的地位,只要公还在朝,李进忠便不敢做的太过份,最少我东林一脉的正气,可以多容留几分。”

    叶向高沉默不语,他受辱如此,不信皇帝不知道,锦衣卫和东厂不敢不往皇帝那边报告,然而御批虽然挽留自己,却始终没有人来驱散府邸四周的无赖混混,既然如此,恋栈不去,反而会使皇帝心中厌烦。魏阉一党,做法越发过份,显然也是对自己提出的警告,这场大党争,图穷匕现,魏党容不得自己再碍事,东林这边却一定要自己留下来当这定海神针,皇帝那边在等着自己识趣走人,不失体面,于情,当为东林做最后一点事,于理,内阁首辅说是宰相,其实还算是皇帝的心腹近臣,不比外朝大臣,当以皇帝的意思定夺去留,强留下来,反而不美。

    “既然台山公意思如此,吾等也不敢强留。”韩爌心情很差,叶向高和皇帝的关系远非自己可比,虽然韩爌是次辅,按例当接首辅,可叶向高都被攻讦去职,东林势力大弱,他这个首辅能当几天,也是可想而知的事情。东林这一次必定要惨败收场,估计没有几个大佬会留在朝中,可谓一败涂地。

    韩爌道:“赵侪鹤,高云从等人怕是都留不住了,现在吾等最担心的还是孙恺阳了。”

    “学生也在担心此事。”叶向高摇头叹息,说道:“孙恺阳是我东林一脉,现以大学士身份经略辽东,数年下来,复土数百里,筑堡过百,练兵二十万,收拢辽民六十万,以关宁,天津,登莱,东江,数面张网困虏,数年之间,虏骑不曾再次西进,若孙恺阳被攻去职……”

    东林一旦倒台,除了内阁保不住,六部当然也保不住,科道也多半被清扫,最多是各寺卿一些牵涉不深的会留一些闲职,而且也仅限于未曾跳出来参加党争的外围份子,前几天,以探花身份入选翰林,又被任命修编《神宗实录》的东林后起之秀钱谦益也因为上过奏章被免职削职,回老家无锡闲住去了。

    一般来说,国朝最显赫的升官快车道,十年之内多半能够资格参加廷推,并且入选阁臣的,一多半都是殿试一甲和二甲前十几名,入选翰林之后以词臣侍诏,然后再一个快车道就是修编前朝皇帝实录,只要够格修实录的,十年之内肯定能到侍郎,也够资格会推入阁。

    可以说,这一次东林损失是十分惨重的,不仅输了眼下的内阁,连十年之后的候补阁臣都被清除出了朝堂,输了现在还不打紧,输了将来问题便是大了。

    事实上到了崇祯年间,虽然东林复起,崇祯彻底清算阉党,但东林党始终还只是强在江南一隅,也再未真正掌握过朝堂,崇祯重用的薛国观,温体仁,周延儒,都不算东林中人,其余走马灯般换来换去的阁臣,虽有东林中人,也难与天启年间东林一家独大,掌握内阁和六部科道时的盛况相比。

    叶向高一脸沉痛的道:“我等被汪文言,杨大洪怂恿,侪鹤公嫉恶如仇,过于不留情面,是对还是错?”

    韩爌面露不悦,说道:“公慎言!纵使一时正气受挫,从未听说过奸邪之辈能够作恶长久的。”

    叶向高苦笑不语,朝中陷于党争,政局动荡的比万历年间皇帝不理政务时还要厉害的多,而且现在党争毫无底线,以前朝争好歹要顾全脸面和大局,现在的党争则是一定要将另外一党斩尽杀绝,并且不管大局,只要非吾同党就要一定赶走,孙承宗手握大权,掌握重兵,阉党必定要除之而后快,就算天启尊敬他这个师傅,但在小人辈群起而攻之下,孙承宗必定不安于位,去职是迟早的事情。

    以党争而误国事,叶向高两次入阁为首辅,岂能心中毫无感觉,宁无愧乎?

    然而从韩爌到赵、南星,高攀龙等人,都是一副非我同党必欲除之的坚决态度,到现在还是毫无妥协的意思,叶向高只手难以回天,甚至自己去职与否也并不能自己作主,一念及此,也是心灰意冷,就算心里还有话想说,也是只能哑口无言了。

    “还请台山公再稍待数日。”韩爌最终道:“杨大洪等人受刑甚苦,总要设计营救,公只要还在首辅位上,对宵小之辈总是有所震慑,待救出杨大洪等人,不管是削籍还是流放,总归要救出性命来为是。”

    “这倒也是。”叶向高心中顿时释然,不管怎样,就算是自己丢了脸面,能救出杨涟等人的性命也是好的,锦衣卫北所那边传出消息,杨涟和左光斗,黄尊素等人受刑甚是酷烈,远非常人能想象的残忍,如果能救这几人出来,纵使自己恋栈几天,也绝不会有辱清名——

    还有一章,上了个好推荐,勉力多更一章,大家给点票。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百七十三章 回报 返回《大明1617》目录 下一章:第九百七十五章 北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