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1617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八十九章 卢四

第八百八十九章 卢四

文/淡墨青衫
大明1617 本章字数:3388 大明1617txt下载
推荐阅读:三国开超市 重生之关东匪王 锦衣家丁 苏联1991 原始人都惊呆了 妖孽兵王 卫天子 绝对权力:仕途成长记 白月光系统 汉末召虎
    老钟是马贼出身,十来岁就在草原上晃荡,听说他从小是在大山的土匪窝里长大,十来岁干了马贼,一晃就是二十年,不知道在草原上干了多少恶事,他那一伙百来十人,算是草原上较大的一股了,队伍中汉人有,鞑子也有,而老钟是来自色勒库尔的塔吉克人,别看一嘴黄牙,脸却比大姑娘的脸还白的多,两眼的眸子也是蓝色,还有一头金黄色的头发,论相貌真是相貌堂堂,就是眼里全是狞恶之气,加上一嘴烂牙,不熟悉他的人才会惊奇于他的外表,熟悉的人都是叫他烂牙老钟。

    老钟也不恼怒,他那伙人被周耀彻底收服了,原本他们在临近套部的地方活动,后来草原上各方力量角力,武备加强,马贼混不下去,周耀竖起招兵旗,他们就跑去入了伙。

    入伙之后才知道和裕升规矩大,军纪严,一开始很有想逃走的,后来周耀把这些人脖子里套上绞索,用马活生生拖死,只要敢跑的,哪怕追上几百里地也是这般处置,后来就没有人敢逃,再下来没有人敢违抗军纪,不管训练怎么苦累也是只能硬挺着,周耀有一万种办法叫这些人后悔自己违反军纪的行为……老钟是积年马贼中存活下来的一员,他对力量的感觉很好,知道什么时候该顺从,什么时候暴露自己的马贼本性。因为大字不识一个,老钟去年立功无数,但也只是到了连级军士长,好在待遇也并不差了。

    “不要紧张。”老钟还是咧着嘴,仿佛眼前的真是小场面,他又道:“卢四,咱们是第三队咧,第一队骑枪,二队和三队都是马刀,等咱们冲过去时,屁事也没有了。”

    老钟又道:“就算是第一队,也是屁事没有,看看咱拿的是什么兵器,北虏用什么,还有咱们第一队的甲!”

    第一队的老兵数字相对要多些,不象第二和第三队几乎全部是新手,第一队穿的甲也是真正的胸甲,重十五斤,厚达半掌,军中做过试验,不管是箭射还是刀劈都毫无效果,只能带出一长溜的火花而已,只有长刀劈斩和巨斧抡砸会对胸甲骑士造成伤害,骑枪也得战马带着速度刺过去才能透甲,不然的话最多留下一小点的痕迹。

    这样的胸甲防护效果一流,第一队的战马也有披甲,可惜的就是胸甲的数量还严重不足,骑兵又扩张了十倍以上,大多数的骑兵还是穿着扎甲或铁鳞甲。

    骑兵们一直在提速,对面的北虏看出来这两个连队的骑兵和主力已经相隔很远,但他们还是在犹豫……和裕升枪骑兵的名声远在铳骑兵之上,北虏对枪骑兵的畏惧远在铳骑兵之上。

    卢四感觉风在呼啸,随着军官的调节,马的奔跑速度也越来越快,对面的敌人还在犹豫,指挥官的想法应该是在敌人奔逃前咬住一部份,至于包围和吃下这些北虏,没有事先设计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哨声变得更急促了,这时所有旗枪都被放平,这是最快速冲锋的标志,第一排的长枪骑兵们也是和旗枪一平,长枪从斜举着变成了平举,长而尖锐的枪尖对准着不远处的敌人,整排的长枪形成了平整的锋锐之墙,从侧面看仿佛是流光溢彩,分外妖娆。

    卢四这时也将马刀平端,一会枪骑兵破敌而入,二排和三排的马刀会挥向那些已经混乱的敌人,或是戳刺,总之老钟等人一贯的教导就是:稳住自己,寻找敌人。

    还有一句补充就是:别他娘的摔下来,能杀敌很好,最要紧的还是保住自己。

    骑兵们艰苦的训练很管用,事实上所有的骑兵在正式编伍之前都是经过长期而严格的阵列训练,骑兵期间的训练也就是阵列训练再加上阵列训练,刺杀格斗只是附带,用周耀的话说,每天练习劈砍,把动作练成下意识的反应,然后再杀过几回人,比训练半年也强。

    卢四不知道自己的身手怎样,他现在只能夹在队伍里跟着一起向前冲,他跨下的战马倒是十分亢奋,四蹄翻飞,速度与四周的伙伴一样,已经达到最快。

    “杀!”

    卢四听到喊杀声,人才从有些懵懂的情形中惊醒了,他看到枪骑兵们已经冲入敌阵,那些骑兵在他的前面两排,他只看到长枪不停的刺向前方,眼前四周似乎是有黑色潮水般的北虏涌过来,四面八方仿佛都是敌人……他手中的马刀的刀把上几乎全是汗水,他感觉自己铁鳞甲里里的袄服都被湿透了……骑兵们不仅披着重甲,而且同时还穿着厚实的袄服,完全不顾已经开始炎热的天气,说来也是奇怪,这种厚实的穿法,似乎体内会维持着一个固定的温度值,不管天气怎么热,顶点就是保持着一开始出汗时的状态。

    所有的骑兵都差不多,他们都是二十左右的棒小伙子,这一次的大扩军几乎是把大同一带和裕升方便招兵的地方都搜罗了一遍,三十左右的多半在辎兵队伍里,也不乏棒小伙子,而二十来岁的就算以前在辎兵,现在也多半被编入战兵各团之中,他们血气方刚,拥有很棒的体能和过人的勇气,缺乏的就是战场上叫自己冷静下来的经验,以及新兵不可避免的紧张和害怕。

    老钟等人就冷静的多,不停的高喊着叫所有人保持队列。

    在马上保持队列要比步兵困难的多,卢四他们只能尽力保持,好在冲阵的最后时刻已经降临,前方一片人仰马翻,在潮水般的北虏涌来时,卢四紧张的差点不能呼吸,然而就在几息功夫过后,他发觉自己策马冲在北虏群中,在他眼前地面突然变稀疏了,黑潮般的人群一下子变的稀稀拉拉,只有前面两队战友劈斩开的宽大正面,还有倒在地上的死人,重伤者,满地滚爬着的轻伤者……画面过来后,他的耳朵才又听到马的叫声,马和马撞在一起的巨大响声,马受伤后的鸣叫声,人的惨叫声……种种声音一下子灌了满满一耳朵,然而此时卢四也顾不上了,他挥刀向一个仓惶逃窜的北虏砍过去,因为已经破开正面,北虏四处奔逃,第三排的列队冲杀时大片的北虏如没头苍蝇般的奔逃着,卢四右手横刀,在一个北虏身上挥斩而过,由于马速极快,挥斩、马、刀时根本无需用力,需要小心的就是紧紧握住刀柄,以免在砍中敌人时刀身摔落掉地。

    卢四感觉右手的手腕一振,他回头看时,正好一蓬血雨洒在身上和脸上,热乎乎的鲜血带着浓烈的腥气令他简直难以呼吸,他一时有些慌乱,差点摔落下马,地上的死人和残肢很多,马开始小逃前行,卢四身边的伙伴也在不停挥刀,似乎满天都是血雨挥洒,残脚断臂到处飞舞。

    第一排的枪骑兵似乎遭到一些损失,卢四在地上看到好多个伙伴躺着,他们身上的胸甲还是明亮如昔,然而骑士已经闭上了双眼,这些人可能不是被刺中要害,但只要在这种情形下落马,生死在一瞬间就注定了。

    在第一排破阵后,第二排和第三排持续的打击,骑兵们不停的挥砍,北虏人仰马翻,刚刚他们是打出了一次罕见的对冲,并且两翼位置向前,他们和枪骑兵多次做战,所以在中阵布置了十分厚实的防御,多达二十几层的阵列无比厚实,然后他们指望中间能扼制住枪骑兵的冲击,可这种想法被狂暴的打击彻底粉碎了……枪骑兵的第一排只有一百多人,然而那些骑兵拥有何等雄伟的勇气,他们身披明亮的整身铁甲,胸口到腿部都有厚甲防御,在冲锋之时无视对方的厚实阵列,他们口中发出如霹雳,如雷霆般的怒吼,他们的马速提到最快,当第一阵列和敌手撞击在一起时,犹如洪流对碰,一边是人多如黑潮般的数千人,一边则是永往直前武装到牙齿的铁甲怪兽,撞击时无数枪枝断折,无数刀锋崩裂,人仰马翻,让人牙酸的金铁交鸣声不断传来,人们可以看到一副奇景,人和马都被撞飞到半空,骑士注定摔死,马匹也撞的筋骨断折,甚至是头颅粉碎。

    标准的三速冲击是要把马速提到一秒二十米,这样的高速撞击加上马和骑士的重量,所披的铁甲,每匹马的冲撞力都足可将对面的敌的撞的粉身碎骨。

    闷哼声,骨骼的碎裂脆响,人和马飞向半空又摔落到地上的巨大声响,这些几乎盖住了所有的金铁交鸣和喊杀声。

    卢四终于亲手斩杀了一个敌人,他看到敌人的皮肤被自己厚实而狭长锋锐的马刀划开,鲜血猛然一下子迸出来,然后那人看到伤口猛然扩大,大到叫他心生绝望……那人的前胸衣服被如纸牌一样的划开,然后是胸前皮肤开了一道可以伸进拳头的大口子,鲜血如泉涌般的喷出来,那个圆脸的北虏满是绝望的看了卢四一眼,卢四感觉身上一阵发寒,他知道自己这辈子也忘不了这个人的眼神,接着他就看到对方如一袋死沉的番薯,沉甸甸的从马上翻落了下去。

    还没有回过神来,又有一个合适的目标进入视线,卢四再次挥刀,这一次没有算准距离,只是斩下了对方的胳膊,他看着半条胳膊甩着血珠在半空飞舞,心里已经比刚刚安稳的多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百八十九章 卢四 返回《大明1617》目录 下一章:第六百九十章 洗白(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