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都市小说 »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1章 .赌气的爱伦

第101章 .赌气的爱伦

文/羲和清零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本章字数:6864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txt下载
推荐阅读:禁止 剑动星穹 亲爱的侍卫长大人 不死剑神 锦衣夜行 重生宠婚农家女 禁庭 熊孩子拯救世界 末世之绝对领域 末世之废物
101.赌气的爱伦

    “偷师?就这两天功夫你能学多少?咱宋妈可不只会担担面!”金飞一脸自豪,“她煮的茶叶蛋也是一绝!”

    苏彬:“我勒个去……你家还真是卖茶叶蛋的啊?”

    爱伦一脸纳闷地打断苏彬和金飞的对话:“whatis茶叶蛋?”

    苏彬和金飞面面相觑,金飞突然看向爱伦,问:“你听得懂中文?”因为这两句对话他们说的是中文,爱伦要是听不懂就全都听不懂,没理由只问“茶叶蛋”是什么。

    金飞又想起爱伦那天说的那句“苏彬是我的”,看向苏彬问:“你教他说中文的?”

    苏彬赶紧摆手:“我没有啊!爱伦自己学的,好像才学两三个月,他还会说‘祝你平安快乐’……好像就这两句?”

    金飞惊讶地看向爱伦,仿佛觉得爱伦讲中文就跟清朝的王爷突然来一句伦敦腔的“howaeyou”一样不可思议。

    爱伦道:“只听别人说过‘茶叶蛋’,但不明白意思。”

    “这样啊……”金飞解释道,“就是用茶叶煮得鸡蛋,明早让宋妈煮两个给你尝尝。”

    爱伦“嗯”了一声,按了按太阳穴,道:“抱歉,我有点头痛,想先休息了。”

    “头痛?”苏彬看了一眼爱伦面前的担担面,只吃了没多少,紧张道,“怎么会头痛?”

    爱伦笑笑:“别担心,我坐飞机后就会头痛,吃点药就好。”

    金飞听爱伦这么说就放心了,他立即起身带他俩去客房卧室,房间内自带卫浴,金飞告诉苏彬开热水的方法和饮用水的位置,就道了晚安。

    金飞一走,爱伦就躺倒在床上,连衣服都还没脱。

    苏彬洗漱完出来,见爱伦闭着眼睛好像已经睡着了,他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爱伦,你怎么了?”

    爱伦没有回答,苏彬又问:“你吃药了吗?”

    爱伦动了一下睫毛,还是没有声音,苏彬跑过去趴在他身边,碰碰他的额头,又摸摸他的手,忧心忡忡道:“你还好吗?你的药在哪里?”——他看起来并不是轻微的头痛那么简单重生之桃源种田记


    爱伦皱着眉头抓住苏彬的手,虚弱道:“别说话,陪我躺会儿……”

    房间里有暖气,苏彬脱了鞋子和外衣,只穿着毛衣和毛裤爬上床,蹭到爱伦身边。

    爱伦慢慢地把他搂进怀里,下巴轻轻抵着苏彬的头顶。

    苏彬一动都不敢动,过了一会儿才发现不对劲,他挣扎着撑起上身,果然,爱伦原本搂住他的手臂逐渐下滑垂落在床上……

    苏彬恐慌地叫着爱伦的名字,见他面色苍白,手脚冰凉,显然不是睡着,而是陷入了昏迷!

    苏彬跳下床,冲出房门大声叫金飞的名字,连外衣外裤都没来得及穿。

    金飞闻声而来,一看爱伦这状况也面色大变:“咋回事儿?不是说吃药了就好了吗?”

    苏彬急道:“不知道啊,你一走他就躺下了。”

    金飞赶紧把爱伦拉起来背下楼,大声喊了司机的名字,宋妈说司机回去睡了,金飞骂了一句“操”,直接自己上。

    “要叫救护车嘛?”苏彬傻乎乎地问。

    金飞:“叫毛线救护车,这年头叫救护车就跟叫飞碟一样……自己去!”

    把人塞进宝马车的后座,苏彬抓着衣服裤子跟了进去,金飞则坐上驾驶位,用最快的速度把车开出车库,赶往最近的医院。

    苏彬穿上外套,抱着毫无意识的爱伦,一边胡乱地掐对方的人中,急得浑身冒汗。

    金飞一边开车一边打了医院朋友的电话安排急诊,“你开车小心……”苏彬提醒了一句,又听金飞挂了电话后给杨诚哲打。

    “还要告诉诚哥?”苏彬问。

    金飞:“他家在北京有人,就怕万一,先把他叫过来再说。”

    苏彬直感慨,这年头有钱有势有朋友才是王道。

    一路飙车到了医院,医院的朋友已经候着了,几人赶紧送进爱伦进急诊。

    苏彬抓着穿白大褂医生的袖子道:“我朋友有血友病,他刚刚说坐了飞机后头疼。”

    那医生朝他善意地一笑:“你上外头等等吧,我们心里有数。”

    苏彬实在不放心,眼巴巴地望着急诊室的方向,金飞还在楼下停车,他那友人拍了拍苏彬的肩膀以示安慰,又递过一根烟来,道:“你俩是阿飞在b国的朋友?”

    苏彬接过烟,也不抽,放进了口袋里。

    那友人又道:“那老外长得好俊,跟油画里出来似的。”

    苏彬又点点头,不知道该说什么植物大战虫虫


    他一颗心全放在爱伦身上了,现在满脑子都是爱伦刚才脸色苍白毫无知觉的样子,还伴随几天前他们结契时的那三个“永远”……他茫然了。

    其实,“永远”对很多人来说并不等于“当下”的承诺,而是对未来的一种期许。

    那天晚上,苏彬之所以答应了爱伦交出自己,同意绝对服从于他,并不是出于爱的心甘情愿或是自我放逐,而是等价交换。

    苏彬用自己的服从换取爱伦的承诺,就像吸|毒|者在最痛苦的时候通过毒|品放逐自己的理智,什么都不去想,如漫步云霄,醉生梦死。

    爱伦的誓言和之后对他做的事成功让苏彬感受到了同等的感动与快慰,让他暂时脱离痛苦,但这并不意味着苏彬真的对他死心塌地。

    “愿意去相信”和“真正相信”是两码事,就算有过亲密的**仪式,也没法掩盖他们短暂相识的事实。

    直到爱伦当着他的面失去意识,苏彬才觉悟到,这个誓言的有效期,对自己和对爱伦来说并不一样。

    爱伦跟他描述过他的血友病,苏彬也多少知道爱伦对生命的看法……他差点忘了,爱伦是一个也许下一秒就没有明天的人。

    那么“永远”对爱伦意味这什么呢?意味着不是假大空的承诺,也不是对未来的憧憬,而是此时此刻,每分每秒。

    苏彬捂住了眼睛,在心里委屈地骂了一句:“骗子……”

    苏彬当然知道,爱伦不是骗子,而是自己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他以为爱伦说的“一生”至少还有五六十年,他还有很长时间去选择相信与否,选择要不要跟爱伦继续走下去。

    但爱伦不同,他做这个决定,就是真的想好了,要做苏彬一辈子的主人。

    这样绝对的誓言,对苏彬来说,太沉重了。

    金飞回来了,和他一起来的,还有杨诚哲。

    杨诚哲见苏彬耷拉着脑袋的可怜模样,走过去揉了一把他的脑袋:“傻小子。”

    苏彬听到杨诚哲的声音,突然很想哭:“诚哥……”

    三个人都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碰面,金飞靠在墙上,语气低落地跟他的朋友聊天。

    杨诚哲问苏彬:“担心爱伦吗?”

    苏彬点头:“他会不会出事?”——他出事了怎么办?他死了怎么办?

    杨诚哲蹙眉道:“别担心,爱伦以前也有这种状况,他命大,不会出事。”

    苏彬:“以前也有?”

    杨诚哲:“嗯,是前年的事,也是坐飞机导致的,他去了趟法国,回来后就直接住院了,不过我那会儿不知道他有血友病……”

    苏彬:“他不能坐飞机?”

    杨诚哲:“不是不能坐,而是比一般人更容易产生后遗症,譬如头晕头痛,四肢僵硬,味觉失灵等,一般人的状况会在他身上放大好几倍位面超级基地
。”

    苏彬突然又想到爱伦找到自己后那一晚,也说头疼,嗓子疼,第二天吃饭也没胃口,面色很不好,还说酒店做的东西没他做的好吃……难不成都是坐飞机的后遗症?

    这次来北京也是自己想来,爱伦就同意了,他却不知道自己又凭白给爱伦添了一次痛苦。

    苏彬内疚得不得了,他还以为爱伦只是为自己来中国,没想到他承受的远远不止于此。

    好在急诊室的医生没让他们等太久,很快有人出来,告诉他们病人已经清醒了。

    众人松了口气,苏彬赶紧起身问道:“医生,具体是什么原因晕厥?”

    那医生就是刚刚被苏彬拉住的主任,他看了苏彬一眼,道:“刚坐过飞机对吗?应该是气压变化与冷热交替导致的脑供血不足,以及有轻微的内出血,已经注射了凝血因子,没什么大碍……你朋友好像自己是医生?他清醒后就直接告诉我们他需要配什么药……不用紧张,静养两天就会好转。”

    苏彬:“……”

    几人正想进去看爱伦,就见他自己走出来了……

    “抱歉,让你们担心了。”爱伦的面色还是很不好看,苏彬赶紧上前想去搀扶他,爱伦笑笑,他还没有虚弱到要人搀扶,但他不会放过和苏彬接触的任何时机。

    “没事就好,”杨诚哲看着爱伦问,“住金飞那儿么?这两天好好休息一下吧,明天我去看你们。”

    爱伦摇头:“明天我想去拜访一下你的家人。”

    杨诚哲:“退学手续的事?哎,举手之劳。”

    爱伦很坚持,杨诚哲无奈,也知道这是爱伦对他的尊重,也是他的荣幸,于是道:“那你明晚让金飞开车载你们过来,我会请父母准备家宴接待。”

    说定了这事儿,几人就回去了。

    路上金飞开玩笑道:“还好你俩住一间,还有个照应,否则爱伦死在里面了都不知道……”

    苏彬哭笑不得:“乌鸦嘴!别说晦气话!”

    金飞:“呸呸呸,不说不说!”

    回到房间已经凌晨两点了,金飞的妈妈还穿着睡衣出来关心了一番,苏彬很不好意思,一阵寒暄后各自回了房间。

    苏彬给爱伦倒了水,看着他吃了药,之后简单洗漱了一番,两人就准备睡了。

    一夜惊心,苏彬重新被爱伦揽在怀里,却怎么都睡不着。

    黑暗中,爱伦紧闭的眼睛慢慢睁开,“有心事?”他的声音因疲惫带着一丝沙哑。

    苏彬一怔,他以为自己伪装得很好,但爱伦还是发现了……他真要怀疑爱伦有读心术了。

    爱伦抬手抚摸苏彬的额发:“刚才的事吓到你了?”

    苏彬沉默不语,他弯着头抵在爱伦的胸口,心中一片混乱有个鬼畜妹妹怎么破最新章节


    爱伦叹了口气:“木,我很抱歉。”

    苏彬蹭了蹭他,还是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爱伦突然来了一句:“你担心……我会突然离你而去吗?”

    苏彬浑身一僵……爱伦说中了他的心思!

    他知道,这句话中的“离去”并不是字面意义上的“离去”,而是“死亡”,是彻底消失,再也看不见,摸不着——这是命运的力量,谁都没法阻拦。

    爱伦仿佛感受到了苏彬的恐惧,努力抱紧他,亲吻他的额头:“别怕,我不会死。”

    苏彬一抖,用力推开他,有点激动道:“你说不会就不会吗!?”

    爱伦沉默了一瞬,道:“也有可能遇到天灾**,这点我不能保证。”

    苏彬气得浑身颤抖,他讨厌爱伦的语气和态度,为什么他可以把这种事说的那么平静!

    爱伦定定地看着他,问:“你害怕了吗?”

    苏彬当然害怕!他才二十岁,在他短短二十年生命里,除了爷爷和旺仔,还没有人用这种残忍的方式离开他……

    爱伦这一次是没有生命危险,但下一次呢?下下次呢?他就像是一个精致易碎的玻璃瓶,一不小心就可能粉身碎骨!

    “你明明说过是永远的……”苏彬自己也没意识到,他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

    爱伦看着,慢慢道:“我的确做好了这样的准备,我以为你也做好了,毕竟我们谁都不是不死之身。”

    苏彬心说,万一你不小心挂了呢?或者一个失血就完蛋了呢?那我怎么办!

    爱伦温柔道:“我只能尽力在你活着的时候不死掉,木,你要相信我,我对自己的身体情况很了解,我没法承诺给你四十年,五十年,六十年,但至少十年,我会好好地活着,保护你。”

    “谁要你的十年……”苏彬激动地脱口而出,“这么短……”

    他承认,他害怕了,退缩了;他承认,他很自私,很贪心。

    自己没做好准备,却还奢望着别人言而有信。

    爱伦在听到那句话后,身子就顿住了,许久,他才叹了口气,这一声叹息让苏彬的心都揪起来了。

    “你好好想想,你需要好好想一想……我给你时间。”爱伦说完这句话,就抽身离去,他去了趟洗手间,再回来时,并没有抱苏彬,反而与他隔了一点距离躺下,也没有道晚安,就这样静静地睡了。

    苏彬躺在床上,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几夜的相拥而眠,他已经习惯了爱伦身体的温度,一个人睡反而觉得很失落,但他也不是矫情到非要人抱着才能睡得着,因为晚上发生了太多事,他也很累,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很快也进入了梦想。

    做了一晚上乱七八糟的梦,苏彬浑浑噩噩地醒来,发现爱伦已经不在身边。

    他叫了一声爱伦的名字,也没有人应答,起身后,突然瞄见写字台上放着他的身份证、护照、银|行|卡和现金,苏彬内心突然一惊……爱伦为什么要把这些东西都还给自己?他生气了吗?他要解除两个人的关系?

    不……好像是昨晚自己的态度,自己的犹豫和退缩……伤害到他了……

    苏彬的内疚绵延不绝地袭来,整个人的心情down到了谷底镜轮最新章节


    他下楼,见爱伦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喝茶,主动上前打了声招呼,对方笑着颔首。

    苏彬怔了怔,爱伦刚刚那个微笑带着疏离,跟之前几天仿佛带着温度的微笑完全不同。

    “睡得好吗?”爱伦问他。

    苏彬想说“一点都不好”,但他怕那么说会显得自己离不开爱伦,于是含糊道:“还好。”

    爱伦闻言淡淡地移开视线,显然不想再继续跟他说话,苏彬急了,支吾道:“桌上的东西是怎么回事?”

    “抱歉,麦克尔,”爱伦冷静道,“你不信任我,我没法继续帮你做决定,占着你的私有物品对你不利,所以我退还给你。”

    苏彬:“……”

    现在的状态让苏彬觉得比昨晚更加难受了,怎么办oz...

    “小伙子,你早饭要吃点什么?”正好宋妈过来,慈祥地看着他,“你顺便替我问问这个外国人,我不会外国话,他一个小时前就下来了,我也不知道他要吃什么,就给他泡了杯茶。”

    苏彬:“额,金飞还没起床吗?”

    “那懒小子在家非睡到中午不可,有客人在也不知道招待!”宋妈用责备的语气数落了金飞几句,又道,“你们不要等他,会饿坏肚子的,要吃什么直接跟我说。”

    “我随便什么都行,”苏彬看了爱伦一眼,问,“爱伦,你饿不饿,阿姨问你要吃什么?”

    爱伦笑着摇头:“谢谢,我不饿。”

    苏彬无言,对宋妈道:“有粥吗?给他来碗清粥吧,听金飞说您煮得茶叶蛋特别好吃,再来两个茶叶蛋?”

    宋妈笑吟吟道:“好,你们去餐厅等吧,就在隔壁。”

    宋妈走后,苏彬挨近爱伦,劝道:“我让宋妈准备了粥,你一起去吃点吧!”

    爱伦:“你吃吧,我不想吃。”

    苏彬想到杨诚哲昨晚说爱伦坐飞机后就会产生味觉偏差,知道爱伦是没什么胃口,可是不吃也不行啊,“饿着对肠胃不好……”苏彬担忧道。

    爱伦淡淡的来了一句:“我说了我不饿,何况,肠胃好不好有什么所谓?在你眼里,我都是活不了多久的人。”

    苏彬捕捉到爱伦眼中一闪而逝的哀怨,他瞬间无语了——爱伦果然是在赌气!qaq……啊啊啊!他竟然在赌气!呜呜呜!怎么办!

    “你在生我的气吗?”苏彬小心翼翼地问极度狂热


    爱伦平静道:“我没有生气。”

    苏彬拉了拉爱伦的衣袖,无声讨好——别生气了。

    爱伦:“你去吃饭吧,不要因为我,自己饿了肚子……我头有点痛,想再坐着休息一会儿。”

    苏彬被他的偏执搞郁闷了,他无奈地起身,三步一回头地去了餐厅,最后一眼,他看见爱伦闭起了眼睛,眉间轻蹙,好像很疲惫的模样……

    餐桌上已经摆了一桌子清粥小菜,除了茶叶蛋,还有酱萝卜,咸菜笋丝等下粥小菜,引得人饥肠辘辘。

    “咦,那个外国小伙子呢?”宋妈担心道,“他不吃吗?”

    苏彬落寞道:“他没什么胃口。”

    “没什么胃口也要吃啊,听说他昨晚还昏过去了?哎,看上去挺健康的一个小伙子啊,怎么身体这么虚?”宋妈皱着眉嘀咕了两句,“我去叫他!”

    “啊?”宋妈去叫爱伦?怎么叫?……苏彬赶紧跟了过去。

    只见宋妈站在爱伦身边,一边做着吃饭的手势,一边用普通话努力劝说着“吃饭”、“吃饭”……明明是毫不相干的陌生人,明明知道爱伦听不懂,都能做到这一步,跟她一比,苏彬突然觉得自己好渣。

    爱伦是因为自己来到中国,也是因为自己身体不舒服,他本来可以好好地呆b国,吃火鸡,喝红酒,享受着他人的服侍,但现在在这里,陌生的国家,陌生的城市……虽然有朋友,但感觉完全不一样,苏彬能够切身体会爱伦此刻的心情,就像他刚刚去b国时那样,虽然身边的人都很友好,但那种举目无亲的寂寞感是无法言说的。

    苏彬内疚得不得了,正想上前服软,却见爱伦竟然在宋妈的劝说下站了起来,礼貌地用中文道了谢。

    ……这是被说服了?

    这一对比,苏彬感觉心里的落差更大了……他是低估了中国老妈妈的唠叨能力,还是爱伦的赌气水平?

    宋妈很有成就感,笑吟吟地领着爱伦到了餐厅,亲自替他盛了碗粥,还给他剥鸡蛋,笑着嘀咕:“一个个都是大少爷,忒任性,永远长不大的小孩……”

    苏彬:“……”

    在宋妈的亲自监督下,爱伦总算吃了顿完整的早饭,苏彬也松了口气。

    他俩刚吃完饭,金飞就打着哈欠下楼了:“你俩起得好早啊!爱伦,好点了么?”

    爱伦点点头,笑着感谢:“麻烦告诉你家的保姆,饭菜很好吃,茶叶蛋的味道也很特别。”

    金飞高兴地一一转告,宋妈满足地忙活去了,金飞又问他俩:“白天想出去玩吗?”苏彬本能地看向爱伦,前几天他们出行的决定都是爱伦做的。

    不料爱伦却对金飞道:“你带麦克尔出去转转吧,我这个病人可能有点力不从心。”

    苏彬:“……”细枝末节全是埋怨!是自己的错觉么!qaq

    金飞点头:“也好,让宋妈
(快捷键 ←)上一章:第100章 .你就是礼物 返回《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目录 下一章:第102章 .十年太短(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