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校园小说 » 抢来的皇后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84章 良辰

章节目录 第84章 良辰

文/游海
抢来的皇后 本章字数:4659 抢来的皇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重生之花开入夏 怀璧谜踪 随嫁 死亡旅途 妖翻天 终极强少 天生姻缘 地球最后一个异体 神级贴身保镖 填房
自从季池瑶留在宫中后,除了上头的旨意外,就没踏出过门口半步,经过数月的调理,凌雪华偶尔给她把脉,可以确定她身体已然无恙,只是整个人都罩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

    这数月,皇后倒是常来,按理说她们从小伴着长大,感情该是很好,可是凌雪华隐约觉着,两人间的相处,多了丝生分和客气,倒有些像是一般妃嫔间的普通交往了。每次皇后来,季池瑶全身都仿佛透着股寒意,话亦更少,而皇后端坐在那里,少了丝往日的温婉亲和,倒是透着股疲惫劲儿,有时季池瑶一直看着窗外,而皇后的视线,则不知落在了哪里。

    可是皇后不来时,比如今日,宫人说本来皇后要来这边用膳的,但是临出来时,长寿宫传来消息说太后不适,皇后担心太后的情况,先往长寿宫去照看太后了,就来不了了。不过也传了话,让她们吃好喝好,过几日会再来。

    听到皇后原本决定来,后来又来不了,凌雪华看得出来,季池瑶是有些失落的沙夏颠峰都市
。凌雪华摇头,觉得自己最近,是不是放了太多注意力在季池瑶身上。

    正迟疑间,一直照顾小郡主的嬷嬷(季池瑶之女,此处称作小郡主)走上前道:“郡主娘娘,请您开恩,能不能容老奴带小主子到屋外转一圈,这孩子长到现在三岁了,还从未出过房门,一直在里头闷着怕会不好,娘娘她……哎。”

    看着嬷嬷苦的脸,凌雪华也是眉头一皱,都说母女天性,可是季池瑶对女儿确实冷淡极了,这数月来都未曾去见过一次,甚至比她这个局外人还少。记得上一次,嬷嬷来求她的时候,是小郡主发高烧,可是季池瑶却不去看,还是她半夜起来看病,令侍女煎的药。还不到三岁大的孩子,都是怕药苦的,生病了想求娘亲喂药,生生等了一夜,季池瑶才过来,却只在桌边坐下,别说抱抱摸摸孩子,她连床都不曾靠近,只动嘴说了两个字:“喝药。”

    小郡主眼睛红了一圈,还是和着眼泪,乖乖张嘴让嬷嬷把药灌进去了。那天看着小郡主眼睛一直盯着季池瑶,却只能抱着膝盖默默流泪的样子,凌雪华看不下去了,那天的结局是,季池瑶觉得孩子哭闹心,喝了药就拂袖走了……如今又看到嬷嬷过来求,凌雪华想起了上次的事,方才对季池瑶莫名升起的一点怜悯之心,顷刻化为乌有。

    正好,凌雪华准备午后去皇后寝宫,问问太后的情况,思量道:“嬷嬷,不如随本宫一道前去皇后宫中请安吧。”

    凌雪华是个秉直的性子,一径决定的事儿,当即便付诸行动,抵达皇后寝宫的时候,甚至未打听清,皇后本人还不在寝宫中。三岁大的小娃娃,正是好奇的年纪,尤其刚到了陌生的环境,自是爬爬玩玩,嬷嬷一个不留神,便发现不见了乖巧的小郡主,吓得赶紧去寻了。

    结果找了一整个下午也没找到,这下凌雪华也懵了,遣了宫人沿着皇后寝宫一路找,嬷嬷看着事态严重,慌得只能去通告季池瑶了。在嬷嬷气喘吁吁的禀告后,惯来冷漠的季池瑶当即就从房里出来了,一句话不多说,一路往皇后寝宫去。嬷嬷心里想着,果然这孩子丢了,做娘亲的再是狠心,总也会担心的坐不住,却未曾想,季池瑶是听了那句“皇后寝宫”。

    日落西山,一波宫人在外头寻,却不知,那胆小的孩子竟藏进了床底下。于是,当唐韵曦从太后那儿回来后,推开房门,便愣在了那里。只见一个白嫩嫩的小女娃,慢慢地从床底下爬了出来,身上弄得脏乎乎的,眨巴着眼睛看她。还没等唐韵曦反应过来,身后便闪过另一道身影,小女娃立刻像做错了事一样,爬起来低头站在了床边,小声叫了声:“娘亲。”

    小女娃手都弄脏了,还用小手往脸上抹,大概是想整理,这再擦下去,若是脏东西进了眼睛可就要糟糕了。唐韵曦看了季池瑶一眼,走到床边,想把小女娃轻轻抱起来,才刚蹲下呢,就听到季池瑶在背后哼了一声,唐韵曦回头,正好看到季池瑶撇过脸的动作。

    季池瑶最不希望女儿被唐韵曦看到,这就像是个既定的事实,昭示她自己曾对两人誓言的背叛。这个孩子是她此生的污点,即便她是无辜的,却无时无刻不提醒她,这一生她跟唐韵曦都没可能。

    小女娃看着娘亲冷着脸,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磨磨蹭蹭地走到她身边去,季池瑶低了头,冷冷道:“皇后娘娘,民女告退。”说完,也不理除了脸被擦干净,却还一身灰的小人,转身就走。

    “不如……”唐韵曦忽然出声,“不如让她在这儿梳洗一下再回去?天色晚了,穿的又少,让嬷嬷添件披风再走,也好。”唐韵曦微低头,最后末尾的一句“也好”,季池瑶却听到了太多的关切。心像被羽毛触了一下,季池瑶禁不住握住了门框,记得幼年时,她头一回去唐伯伯家,冬天下雪湿了衣裳,尚只七岁的唐韵曦已隐隐有了之后倾国倾城的气息,俏皮地看着她扑哧一笑,露出浅浅的小酒窝,也是这般低头,轻轻说了一句也好,短短两个字,却透出善意的温柔,暖了冬日里的一颗心……

    季池瑶紧咬了下唇,不能再呆下去了,免得自己再生出些别样心思来,丢下句“随便”,便头也不回地走了猎皇最新章节


    唐韵曦一愣,没想到季池瑶的脸色变得这么快,抛下孩子就走了。拉住一脸紧张还想跟着出门的小人儿,轻轻抱在怀里,唐韵曦低下头,对这个孩子,忽然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唐韵曦身为皇后,主理后宫事务,对于季池瑶的女儿,自然是知道的。只不过,每次去凌雪华宫里,季池瑶从不提起,这也是头一次,她见到这个孩子。

    唐韵曦还没有做过母亲,可是对于这个年幼的孩子来说,这个夜晚,或许是她未来记忆中很美好一个夜晚。被唐韵曦哄着喂饭,哄着洗澡,甚至亲手帮她换衣。一切都温暖柔软的,仿佛梦境一般。

    洗的香喷喷的小人儿,坐在床上,两只大眼睛,眨巴的看着唐韵曦,给她讲睡前故事。然而,就在唐韵曦梳洗好,准备坐上床之际,外头忽然传来太监的传报:“皇上驾到!”

    唐韵曦动作一顿,微侧脸望向门口,左手下意识地扶住了帘子,而一直在床上望着她的小人儿,眨巴了下眼睛,好像看到眼前待她好好的皇后娘娘,眼里有个亮亮的东西。

    从太监通报,到文景年踏进来,不过一晃的功夫。唐韵曦只来得及让文竹将孩子暂先抱开,因就寝,唐韵曦身上只着了轻薄贴身的里衣,此刻只来得及披了件宫装,跪下给皇帝行礼:“臣妾参见皇上,皇上吉祥。”

    大殿外寒风呼啸,已是下了一场大雪,眼下只着单衣伏跪下去的唐韵曦,尤其那贴着冰冷地上的那细腻白嫩的一双玉足,看得文景年心头一疼,后便火起。

    文景年冷不防的打横抱起她,转身就往床榻上去,引得唐韵曦一声惊呼。随即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原来朕平日没来,你们都是这般照顾皇后的吗?”

    皇帝的脸色,让宫人早吓得跪了一地,一个劲磕头“奴婢有罪,奴婢该死。”

    “小德子。”

    “奴才在——”文景年一喊,屋外候着的小德子就立刻应声,一路伏跪着进来。

    “这几个人,给朕换了。”

    “奴才遵旨。来人,将她们几人带下去!”

    “皇上,皇上饶命啊,皇上!”在这宫中,得罪了皇帝的宫女,会受到太监的怎样压榨,简直令人不寒而栗,这几个宫女的痛哭,在这安静的后宫,显得格外明显。

    “皇上——?”

    没让唐韵曦多言,文景年皱着眉,抬手一挥,便决定了几个人的下场。

    文竹见平日里的秀妹如此下场,不由得红了眼眶,想下跪求皇帝,被唐韵曦的眼神示意,才安心退下了。

    几个宫女被带走后,文景年低头用手握住了那双玉足,唐韵曦的脸立刻红透了,“景年,你……”文景年方才一时气急,此刻抬头见唐韵曦正被自己拢在怀中,从她的角度,正好看到颈下,那如出水芙蓉般的凝脂雪肤,那婀娜的身形体态都勾勒了出来,甚至透过单薄的里衣,能看到纤细精致的锁骨,柳腰不盈一握,还有那柔软挺拔的轮廓……

    唐韵曦红着脸用手按住了文景年,却见她丝毫没有反应,只是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出神扶摇
。那眼神里的火热太明显,就算不知文景年此刻心中起了什么意,唐韵曦的脸上也忍不住烧了起来,羞得想将她推开。

    直到文景年忽然将她压进床榻间,温热的呼吸喷在脖颈间,文景年有一瞬的停顿,但之后,便开始焦急地吻下去。无数次在梦里亲吻过,如今亲身品尝,唐韵曦的一切果然如想象中般甜美。一开始,文景年还是带着试探性地亲吻,后来尝到了甜头,就舍不得起身了。

    仰躺在文景年身下的姿势,令唐韵曦无所遁形和依靠,只能无措的揪住了被褥。出涉□□的她,红透了脸颊,下意识地想将文景年推开,却又舍不得……抵着文景年的手软绵绵的近乎没有力气。在文景年辗转缠绵的亲吻和抚摸中,一阵阵酥麻微痒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唐韵曦的目光渐渐迷乱,即使咬紧下唇,喘息也急促起来。

    身下粉雕玉琢,盈盈待放的娇体,令文景年神智近乎昏聩,她控制不住地紧紧贴着那细腻柔滑的肌肤。在唐韵曦的娇喘声中,文景年感到一股热意自身下传来,她受不住地挺了挺身,下意识地贴紧了唐韵曦亵裤的腿根处,有些急躁地撞击起来。第一次撞击,文景年剧烈地喘息,感觉到身下的人儿微微颤抖地拥住了她的背,更让她激动起来,更用力地一次次深入地撞击身下的部位,直到听得唐韵曦喉间溢出低低的□□,她才惊觉自己在做什么。

    就在此时,屋外忽然响起一阵悉索的声音,像被人发现了什么般,文景年慌张间,赶忙从唐韵曦身上撑起来。可是低头看身下,佳人肤白如雪,粉颊桃红一片,柔媚若兰,双眼迷蒙娇喘着的摸样,又后悔方才竟没有继续下去。

    “启禀皇上,边关传来八百里加急,上官将军派人连夜呈报军情,情况紧急,跪请皇上定夺。”屋外连响起三声通报,太监和侍卫都跪在外头,可见情况相当急迫。

    文景年一怔,眉头一皱,这下不起来也不行了,她抬起上身,才发现自己的亵裤全湿了,脸骤然涨红了起来。自己的衣物,不知何时已退的只剩亵裤里衣,而唐韵曦更是被她剥的只剩肚兜和亵裤,文景年近乎慌张地穿戴,却出错连连。

    “你的扣子,扣错了。”看着不知何时起身的唐韵曦,温柔地为自己抚平了衣襟。两人的距离近在咫尺,文景年几乎能闻到唐韵曦身上的香气,她笔直地忐忑地站着,低头看着唐韵曦长而卷翘的睫毛,似乎还带着露水的气息,粉颊带晕。文景年盯着她欣长的脖颈间点点殷红,正是自己留下的痕迹,枕褥间的缱绻缠绵,那隐在唇齿间的吟哦声,历历在目,一下摧垮了强撑的意志。文景年胸口涌起一股热意,猛地将唐韵曦拉进了怀里,胸腔里的心跳声,一下一下的,诉说着多少的情意。

    “韵曦,你,你等我回来。”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透着些干哑,文景年抿了抿唇,一时间懊恼地无法解释自己今夜的行为。这段日子的冷落不见,已让她的忍耐快到了极限,多少的思念不肯说出。直到听说季池瑶竟去了唐韵曦宫里,她数月来所有的不甘和嫉意,一下冲垮了防线。像怕失去自己最珍贵的东西般,文景年在那一刻丧失了理智,连夜赶来,只想要守住属于自己的,占有她。唐韵曦的没有拒绝,让她心中所有的猜忌顷刻都化作了柔情,继而懊恼自己第一次鲁莽地对唐韵曦,应该再温柔些……

    唐韵曦偎在文景年怀里,闭了眼睛,睫毛轻颤着,满满的红晕在脸上溢开,双手圈在文景年背上一下一下地划着,良久,她轻轻应了声,唇边的笑意柔美似水:“好,我等你。”

    文景年带着来通报的侍卫,匆匆走了,并没有回头,此时此刻她无比坚信着自己和唐韵曦的情意一定可以走到明日。可谁又知晓,以后会发生什么呢。
(快捷键 ←)上一章:第83章 才人 返回《抢来的皇后》目录 下一章:第85章 甜汤(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