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网游小说 » 道门法则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卷 第三十五章 求道

第一卷 第三十五章 求道

文/八宝饭
道门法则 本章字数:2580 道门法则txt下载
推荐阅读:狼刺 我的右眼能看到未来 暴君的娃娃亲 机变乾坤 王者荣耀之女神至上 异灵妖域 我要成为老爷爷 我见世子多妩媚 绝域孤雄之大汉耿恭传 斗魂玄天
    阳梵笑嘻嘻应了,然后掏出一本经卷,道:“昨日偶然翻到这本北斗真经,其中多有不解之语,还望道长讲解。”

    赵然接过来一看,是本《太上玄灵北斗本命延生经》,这本经文是老君分身下界,至都府为祖天师张道陵宣说的经文,令世人知晓北斗玄奥,参拜北斗以消灾解厄,延生长寿。

    这本经文是道门斋醮科仪中的基本课业,应该没什么难懂之处吧?赵然于是问:“不知何处有所疑难?”

    阳梵道:“经中所云,大圣北斗七元君能解三灾厄、四煞厄、五行厄、六害厄、七伤厄、八难厄、九星厄等等等等,小僧不知,此种种灾厄所指何意?”

    赵然问:“道友观此经文,没有看注本吗?”

    阳梵苦着脸道:“这本经文,我菩提堂中并无注本存籍,小僧翻阅了无上黄箓大斋仪的许多篇章,看得头晕目眩,不得要领,故此无奈,前来求教。”

    看经书没有注本参考,的确容易晕头转向,这一点赵然十年前初入无极院时便已经深刻领会过了,于是翻开经文,指着上面的字句,微笑着一条一条解释:“所谓三灾,雷击为天灾、火烧为地灾、溺水为水灾,以上是为三灾。所谓四煞,即天地四时不正之炁,春则易发温热之症,夏则易生疟疾,秋则易得痢疾,冬则易患咳喘……”

    阳梵点头,认真听着,插言问道:“五行厄是否金木水火土?如何解释?还是说与人身有关?”

    赵然点头:“的确是这么个意思,体内五脏对应五行,五脏不调即为五行厄。”

    “六害应该就是六根不净的意思吧?七伤是否喜怒哀乐爱恶欲七情过度?”

    “道友说得不错。”

    “如此看来,其实很多都是与我佛门相通的。”

    “这世间的道理指向最终之时,原本就是相同的,所谓大道千条,我选其一,佛道相互借鉴,无可厚非。”

    “八难和九星呢?”

    “八难即人生在世难逃的八种恶疾——瘫痪癫痫风痨蛊癞;九星即天中九曜,能影响人们的吉凶祸福,于人身中又有九窍,九窍若不把持则会生**、纵恣、贪嗔之心……”

    赵然逐项作了简单的解释,解释完毕,阳梵叹道:“北斗七元君果然不愧大圣之尊,有如此之能……道长能否讲讲这北斗七元君?”

    面对阳梵小和尚的求知欲,赵然耐心解答:“北斗七元君即贪狼星君、巨门星君、禄存星君、文曲星君、廉贞星君、武曲星君、破军元君。经中记载,他们乃圣德无边的周御国王与斗母元君化生的紫光夫人所生,七真君的兄长就是天皇大帝与紫微大帝……”

    “……北斗真君的神威莫测、广大无边,不能尽述,比如能判人间善恶果报之期,执掌阴司地府是非枉直;有回生注死、消灾度厄之力,可救度处于灾厄困境中的生灵……”

    讲完之后,阳梵小和尚眼中尽是向往,喃喃道:“道门,当真有趣……”

    谈论之间,天龙院金针堂派来陪同出行的僧人也到了,却是个赵然从没见过的和尚,法名“本相”。

    本相僧年约四十来岁,一双鹰眼,鼻子又高又挺,颇有几分西域民风。

    阳梵见了,问道:“本相师兄怎么来了?”

    本相点头,道:“阳梵师弟也在?我奉长老之命,前来监督明使出行。”

    “监督”二字一出口,顿时将气氛弄得有点尴尬。平日监督赵然出行的,基本上都是明觉和性真,偶有换人,来人也很客气,只说“陪同”,当面直说“监督出行”,这就很不中听了,也不知是这位本相耿直不会说话,还是人家就那么不客气呢?

    阳梵愣了愣,道:“师兄说笑了,赵道长为我佛门贵客,道法精深,为人和善,哪里谈得上监督?道长是要去哪里?”

    赵然打了个哈哈,道:“无妨无妨,贫道闲来无事,打算去金波会所见一见好友。”

    阳梵问:“是去见成东家吗?金波会所小僧一直没去过,不如让小僧也陪同前往,可好?”

    本相皱眉道:“阳梵师弟来这里做什么?”

    “读了几本道经,有所不解,特来求教。”

    “师弟,莫怪师兄提醒你,那些道门的胡言乱语还是少看些的好。你快些回去吧,我这是办正事,不是玩闹。”

    “师兄,这是我菩提堂的职司所需,师兄想多了。你要不带我也行,我自己跟道长一起去,你可以连我也一起监督的。师弟我不介意。”

    本相冷哼一声,发出一记飞符,隔了片刻,有白光倏然而至,被他抓在手中,凝神看时,脸色很是不好,不再多话,一抖僧袍,当先出门。

    再次来到金波会所,成安和高衙内等人从里面迎了出来,赵然道:“在官驿待得气闷,来找你喝茶。对了,这位是阳梵师父,和我很是谈得来,这位是金针堂监督的高僧,你可要好生接待,万万不可开罪于他。”

    成安笑了笑,没说话,高衙内道:“原来是本相大师,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啊!”

    本相板着脸,一言不发,随在赵然身边一起入内。

    阳梵问道:“本相师兄,原来你经常来金波会所消遣啊?”

    本相喝道:“胡说!”

    高衙内察言观色,笑着向阳梵解释:“本相大师来得不多,来也不是为了消遣,我记得来过两次吧,都是为了抓捕成东家。”

    众人在茶舍中寻了房间,一边听曲一边闲谈,说及市井闲趣时,本相并不打岔,一旦说到近日朝堂中的争斗、评论某位权贵的是非时,本相立即制止,搞得大家都很不愉快。

    本相也不管那许多,眼中只盯着赵然的一举一动,赵然有时候欣赏一下会所中新得的古玩珍奇之物,本相也要接过去再验看一遍。

    赵然心中冷笑,干脆起身:“成东家,何处如厕?”

    成安道:“道长请随我来。”

    赵然点头,向本相道:“还请大师一并前往监督。”

    本相继续板着脸起身,跟随前往,阳梵在身后说了句:“过分了!”他也当做没有听见。

    赵然进了茅房,出恭之后又出来,伸手邀请:“大师请。”

    本相在原地加了个探测法力波动的符,防止赵然和成安之间以法力沟通,自己探头进去茅厕中飞快看了一遍,口中喃喃诵了道真言咒语,茅厕中一道佛光划过,他见没有异状,又很快转身出来。

    殊不知他身后的赵然已经完成了小纸条的传递。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十四章 无时无刻不在的教诲 返回《道门法则》目录 下一章:第三十六章 答不答应(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