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玄幻小说 » 正身法道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70章 让男人山穷水尽 乖乖投降

正文 第70章 让男人山穷水尽 乖乖投降

文/范力天
正身法道 本章字数:2614 正身法道txt下载
推荐阅读:快穿之带猫嚯嚯钱 地上终焉之日 修仙奶爸在都市 神封星穹 银河漂流迷航 全球示爱慕太太 炎灵神传 我是宠物喵 我以直播征万古 系统,我想学技能
    然而,被大风清扫过的地方干干净净,空中一只没有;如果太阳往西移,也就好办了……

    我试图等一等,知道哪边是西;就可以用战军师的八卦图,准确算出方位来。

    可是,太阳仿佛定在正中,动也不动?怎么会这样呢?我皱很长时间眉头,也无法找到答案。

    万般无奈,只好扯着嗓子喊:“宝贝,你在哪?”

    没有回应,一连喊了许多遍,也没人吱声,这下完了,后悔刚才应该答应她,做不做夫妻,还不是自己说了算;她一个女人,还能强迫我吧?

    我东飞西飞,到处都一样,弄得晕头转向,只好又扯着嗓门喊:“黄妹妹——皇后娘娘——宝贝——你们在哪?”

    别的声音没有;只听见宝贝在我头上问:“想好没有?娶我就带路!”

    没想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她又出现了,到底走远没有?刚才喊,为何不答应?真的要逼我呀?哪有这样的人?

    人家男追女,把头削尖,女人也不肯嫁——这倒好,不娶就不行,横下一条心喊:“真服了你!说娶就娶!请你出来好不好?”

    宝贝闪一闪,在我面前现身,一句话没说,紧紧抱住我的头深深吻下去……

    她倒好,很快就有了快乐的声音;而我很恶心,一直坚强忍着……

    一吻就是五小时,直到看见我脑门上的时间才放开,还说:“做夫妻不能在这种地方;秀恩爱还差不多?”

    我听不懂是什么意思?想问问:“还没结婚,就要做夫妻吗?”

    她抬头望天空,太阳依然在中间……

    我很困惑,皱着眉头问:“这是什么道理?”

    没其他人就不该在我耳边悄悄唠叨;可她不干,非要这么做,啰里啰唆说了一大堆……

    我终于明白了,皇后娘娘肯定还在,我要去找她……

    这话她不愿听,说好娶她,就不该想别的女人;再说肯定被风卷走了……

    我们要离开这里;可是,我身上穿的新郎装还沾着血。

    宝贝出于好心,想找个有水的地方帮我好好洗洗;她倒没事,身上穿一条长裙,挺漂亮!

    我没瞅出她的魔鬼身材,总觉得不如黄妹妹好看;一个要嫁给我的人,把裙子裹得严严实实;难道还怕……

    宝贝仔细观察过了,天空不可能有黑云,太阳高高定在正中,释放出强烈的光,仿佛要把大地晒裂……

    我也没闲着,东瞅西看;这个地方找不到水源。

    宝贝闪一下,远远传来声音:“贵南,快来!这里有水。”

    我没命飞,边喊边找,害我跑很长时间,才看见她站在白云上低头下看……

    前面高山流水,绿草芳香,尚有亭院楼阁;宛如仙景一般……

    我激动万分,像大旱遇甘霖一样,俯身飞下,直达小溪边……

    没看见宝贝跟上来,可见她站在水多的小溪旁喊:“贵南,来这里,我帮你洗!”

    我的新郎装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我缩小,它也跟着,真奇怪呀!一直没注意……

    宝贝大声喊:“别飞远了,降落到我面前来。”

    我慌慌张张没踩稳,重重摔进水里,手皮擦破,冒出鲜血,痛得要命……

    宝贝疯了,一点不关心我的痛苦,把长裙一脱,里面一根纱没有……

    我极为纳闷,女人不穿内裤吗?全身只套一条长裙?

    她骂我愚蠢:“这里没有冬天,一年四季火热,太阳定在空中不动。”

    我皱很长时间眉头,也没想通,忍不住问:“怎么会这样?”

    她对着我的耳朵“嘁嘁嚓嚓”说一阵……

    我总算弄明白;这里山青水秀,鸟语花香,可以赋诗赞颂。

    宝贝对这玩意也感兴趣,用奇怪的眼睛盯着我喊:“你赋!”

    无意间说出来了,连邵姬美都说我是文盲,怎么可以赋诗;不过,在宝贝面前想卖弄一下,幸亏心中有一首范力天的诗,顺便当自己的作品朗诵出来。

    阳光明媚挂正中;山川河流春意浓;倩女唯美伴君凤;只身叹言闻花风。

    宝贝觉得不错!就是不知其中意义,把目光移到我脸上问:“贵南,我听不懂,你能不能解释一下?”

    我牛逼哄哄,像大诗人一样,振振有词:“天空的太阳非常美丽……”

    她注注视着天空,频频点头,心里有所感悟;在她的大脑里,太阳一直这样;盯着我问:“还有呢?”

    我看看她,又看看自己说:“我俩正在山青水秀的地方,这里像春天一样温暖。”

    她也有感受,认为说得不错,大声叫唤:“贵难,你作的诗太美了;是不是还有我的芳香气息在里面。”

    我本想全部解释一遍,没想到她也懂,不知是不是故意戏弄我?其实,我根本就不知其中含意,靠自己猜出来的,也不知对不对?

    宝贝把新郎装洗了又洗,用它当毛巾给我搓身体;大声惊叫:“你太脏了!为何有这么厚的腻,还穿着新郎装,到底跟谁结过婚?”

    说出来,怕她不信!我和皇后娘娘私奔来到这里,是她给我变的新郎装,自己也变了一套……

    宝贝眼中露出醋光,把脸拉下来,用手捏巴捏巴,变成鹅卵石,狠狠扔出去说:“眼不见心不烦!人都不在了,还穿它干什么?”

    也不问问我?把衣服扔掉,我穿什么?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

    宝贝像哄孩子似的说:“只要你乖乖听话,要什么,我给你!”

    然而,我现在就要穿,总不可能这样到处瞎窜。

    宝贝是要面子的女人,当然不想让别人看我的身体,用嘴一吹,一套绅士装穿上,左看右看,心满意足说:“我们要找个地方睡觉!”

    我心里始终有忌讳,干脆说明白点:“你跟大王有染,我不愿他的气息沾在我身上!”

    宝贝快要气疯!来回踱步,还使劲敲我脑门上的钟,大骂:“男人蠢就蠢在这里!大王是水,我是人;怎么可能有染?”

    我被弄糊涂了;原来称王称霸的大王不是人呀?它的样子像怪兽。

    宝贝又要发狂了;连这个都不懂;那是一片兽云。

    我越问越迷糊:“既然是云,你们四个女人跟着干什么?”

    宝贝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狠狠扇我几耳光,把搭铁的大脑打回来:“你没看见游泳池吗?我们在……”

    连我都要骂自己傻了,听小鸟说,有人称王称霸,把我吓一大跳……
(快捷键 ←)上一章:正文 第69章 疯狂毁灭与软磨缠婚 返回《正身法道》目录 下一章:正文 第71章 两女争风 劫男从中获利(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