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玄幻小说 » 一镜忘川最新章节列表 »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章:半身是血,半身是雪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章:半身是血,半身是雪

文/枝雀静
一镜忘川 本章字数:3611 一镜忘川txt下载
推荐阅读:影后的嘴开过光 俘获丞相大人 英雄要从娃娃抓起 期待在地下城相遇 神医仙婿 老九探案 反穿第一甜婚 变废为宝系统 冲突世界大乱斗 不好惹的货
    夕霜看着眼前人,听着他虚弱的声音,要不是知道着他伤的重,真想重重拧他一把,什么叫不用担心?就是开一个自己家里的机关门,你把自己弄成血葫芦一样,让我们到底怎么才能安心!

    “那道门已经开了,可我没有勇气推开。你们既然要救人,和我同行吧。”谢安在缓过一口气来,他知道夕霜是镜师的体质,可没想到她的镜魄可以让人复原得这么快,“你回到甘家以后功力见长,突飞猛进了。”

    夕霜没把自己吸收了苏盏茶的林灵力才能让自己重塑内核的经过告诉谢安在,这个时候实在不适合说这么复杂的问题。现在既然把机关门打开,那么就进去看看。一来看看秦云行的尸体,看看伤口到底是什么情况致死,再来一看看白衡齐是否在里面。

    一众甘家弟子刚往前走了两步,谢安在再次把人拦住:“你们等一等里面很冷,你们需要一个防护罩,保护好自己,还是让我走在前面,这样安全点。”

    谢安在没有丝毫夸张,一行人走到最后一双机关门前,表面凝成一层冰霜。谢安在解释道,这道门的机关已经打开,里面还有个阵法用来锁住寒气外漏,否则整个谢家恐怕都会被寒气入侵。

    夕霜想到更严重的问题,如果阵法加持之下寒气还这么严重,白衡齐被关在里面还能活着吗?

    “小霜,如果白衡齐已经死了,你可以替他报仇。”谢安在同样考虑到这个问题,他伸出右手按在了那道门上,冰霜瞬间从他的指尖爬到手臂,他似乎没有察觉到寒冷的感觉,半边是雪半边是血。

    “我们有个阵法能够暂时抵挡住里面冲出来的东西。”甘林月再次开口道,“要不你跟他进去查找白师兄,我们在外面守住阵法。”

    夕霜一想这样也好,冲着看甘灵月点了点头。甘灵月得到她的认可,立马召唤五个同门过来,六人心法归一,很快站在相应的位置上,甘家的阵法这时候体现出巨大的灵力能量,看起来不起眼的六甘家弟子,居然把所有扑面而来的寒气全部给抵挡在了阵法之内。

    不知从何时起,这些被营救出来的甘家弟子对夕霜十分尊重,有决定都先要过问于她,她确认后才会付诸于行动。

    谢安在的手臂再次向前推动数寸,最后一道门缓缓打开。夕霜连忙召唤水魄引入体内,生怕它误伤到,然后打开自己的镜魄,把身体笼罩在其中才勉强觉得没那么冷。谢安在等到机关门完全打开,也同样打开防护罩,夕霜不知道他到底冻成什么样子,也不敢问他受到多大的伤害,见他缓步往前走连忙跟了上去。

    “这是放置我娘亲尸体的地方,我爹也算有心,不想让其腐烂,所以才会放下这样的阵法。”谢安在的声调平稳,情绪完全没有波动。“虽然我对我爹在我娘身边设置陷阱感到不可实际,可我想,他留下娘亲的尸体应该是要找到凶手为她报仇。我这样说你会不会嘲笑我,诸多借口只是为了他开脱。”

    “不会,你说的有道理,你娘本不该死的。我这里只有很少的线索,还是从甘家另外弟子口中听来的。凶手要杀的不止是你娘,似乎也没有固定的目标,而是见一个杀一个,那个甘家弟子运气好些,被我们及时救回来,你娘却没等到救援。”夕霜知道整件事情最大的问题在于秦云行当时身边还有小珍,如果两个人同时防守,哪怕凶手有迷障之法应该不至于一下子夺去秦云行的性命。小珍下落不明,眼下唯有找到小珍才能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谢安在继续往前走,每走一步地上的冰雪被鞋底踩出咔嚓作响:“与你同来的韩前辈,他很厉害对不对?他能制住我爹,最好能让我爹能清醒些。甘家哪里是能够轻易撼动的,这一点,我娘告诫了他无数次,让他不要痴心妄想。甘家家主看似固执己见,实则对于整个离驭圃来说,是最恰当不过的领导者。我娘的灵力修为并不在甘家家主之下,可她一直和我说只有甘家家主才能让离驭圃不至于混乱。”

    两人沉默下来,同时看到了放在冰棺之中的秦云行。谢安在的猜测不错,谢怀宇是把这一处暂时作为放置尸体不会腐化的地方。秦云行双手合在胸前,面容看似安详,似乎死前并没有受到多大的痛苦。可夕霜知道亲云顶被人偷袭,捣烂五脏六腑才失血而死的失手。尸体被带回谢家以后,已经另行处理过,秦云行换下那些沾满血污的衣物,才会看起来平和体面得多。

    “我娘很厉害的。”谢安在双手撑在冰棺两边,整个人抑制不住的发抖,“她真的很厉害,可是这么厉害的人怎么会死了,是谁杀了她!为什么!”

    这个问题,没有人可以回答他。

    夕霜想要安慰地上前去拍一下他的肩膀,才发现谢安在肩头的冰霜并没有溶。,这种阵法之下的寒气对人伤害有多大还真不好说,她单手捏了个诀,想替他出去那些冰霜。

    “不要就让它们留这,只有它们能让我冷静一下。”谢安在及时阻止了她的行为,“我再看看我娘,你快去找出白衡齐是否在这里!”

    夕霜心说俩人进来说了这么久的话,除了安静躺着的秦云行,再没有其他的声音。白衡齐哪怕是在这里,也是凶多吉少。

    她越想心中越是不安,放眼望去,这冰天雪地的阵法中哪里有白衡齐的身影?再看谢安在停留在冰棺前一脸哀伤,几欲落泪。她正考虑是否要先退出,水魄自行现身出现在她的肩膀上。水魄这样一来,夕霜明白肯定是哪里不对劲,连忙招呼水魄问个清楚。

    “你看到白衡齐在哪里了吗?”她知道水魄的眼睛和其他的不一样,她成为水魄的饲主后,只得了其中一小部分的能力,已经能够看到旁人看不到的东西,更不要提水魄自身了。

    “这个阵法很奇怪。”水魄有点犹疑,“外面的阵法已经完全被谢安在打开,应该没有问题。可是谢怀宇费劲设置了另外一个阵法,仅仅是为了防止秦云行的尸体不会腐坏吗?如果是这样,并不需要这么大的空间和这么极寒的温度。”

    “我有种感觉,白衡齐的确在这里,而且他还活着。”夕霜说不出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可她就是知道。阵法可以混淆眼睛所看到的,耳朵所听到的,可存在的东西就是存在,不会改变。

    谢安在听到身后的动静,抬起上身转过头来看着她:“如果白衡齐是在谢家死的,那么甘家家主必然不会罢休,从此两家结怨结仇,水火之势。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试上一试。”

    夕霜见到谢安在弯身去抱起秦云行的尸体,突然想到他说的办法是什么:“你要把你娘亲的尸体搬出去,然后把这个阵法撤掉。”

    “对,我想试一试。不过我娘的尸体虽然可以撑上一阵,没那么快融化腐烂,可这个阵法能不能撤掉,我暂时没有把握,姑且放手一试,想请你帮我。”夕霜点点头看着他小心翼翼地抱着秦云行的尸体,一步一步走出去,每一步都显得那么沉重。

    等到谢安在空手而回,夕霜低声道:“我们总会找出凶手的,甘家还有目击证人,回去再详细问一问,我就不信凶手只伤害她们两人就再不出手。只要他再出现,我们会抓住他,替你娘亲报仇的。”

    谢安在的眼眸亮了一亮,很快又黯淡下来,只说了谢谢两字就让夕霜退出这个阵法:“这是我爹布下的阵法,我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解开,但它应该不会主动攻击我,而你在这里就不好说了。”

    “你确定自己没有危险吗?”夕霜质疑的不是谢安在的能力,还是谢怀宇的用心。

    “你这么关心我,我很高兴,可如果阵法不解开,找不到白衡齐,我怕以后没有办法面对你,面对甘家人。”这是谢安在的心里话,他知道甘望梅对他还算友善,全看在娘亲以前的情分上,绝对不是因为他姓谢,只是因为他是秦云行的儿子。他必须要找出白衡齐,而且必须白衡齐还好生活着,活着才有希望。

    夕霜无声中与水魄交流:“他一个人要解开这样的阵法,能做到吗?我要强行留下帮忙吗?”

    她知道大部分情况之下,谢安在不会拒绝她的。

    “大概有五成的把握。”水魄判断很正确,也很客观,“没试过怎么知道他不行,他要是不解开阵法,难道还等着谢怀宇来吗?你留下没有多大的帮助,还是听他的安排,要是韩遂在这里就好了。”

    要是韩遂在这里就好了!夕霜一想到这里忍不住跺了跺脚,韩遂关键时候又去了哪里?要是韩遂在护阵,绝对不会像她这样缩手缩脚,没有把握。

    “去吧,我没事的,你背转过身慢慢往外走,不要回头。”谢安在叮嘱夕霜的声音很柔和,他看着夕霜听话地背转过身走开,走回到安全的地方。他扬手祭出本命镜,长命富贵镜的镜辉在这一片冰雪之中反射出清澈如水的光芒,就像他平时的心境。

    每个人的本命镜最能折射出毫无掩饰的心情,而此时此刻谢安在的本命镜中渐渐起了波澜。

    波澜翻滚,积成水泽,从本命镜中不停地溢出,渐渐掩盖住眼前的这一片冰雪之地。而谢安在双手举过头顶,在原地不停旋转,从本命镜中溢出的水流湍急,他是那个漩涡的中心,水流不断冲刷着阵法,把上面的冰霜一层一撑冲刷下来,融化成水再重新被谢安在吸入到本命镜之中。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九章:虎毒不食子 返回《一镜忘川》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一章:瞒天过海(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