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玄幻小说 » 一镜忘川最新章节列表 » 作品正文卷 第六十章:第一美人

作品正文卷 第六十章:第一美人

文/枝雀静
一镜忘川 本章字数:3646 一镜忘川txt下载
推荐阅读:斩清愁 日月双幻 我是丹田掌控者 探秦淮河 豪门小甜妻 神女复仇录 圣武符祖 氪金成仙 我有最美师尊 分裂术
    甘家要利用这么一个有能力有身份的人,来镇宅。好让那些别有用心的家伙,什么万家,余家都老实点。没想到甘家一向自恃甚高,甘望梅更是不把他人放在眼中,竟然还有求助于外力的一天。

    夕霜边揣测边让开半边身,让白衡齐能够更清楚的看清屋里的模样:“这年久失修,惨不忍睹的,也亏得你有那么一点手段。”

    白衡齐厚着脸皮承认:“我以为你见着会开心些。”

    “并没有。我就觉得,人前一套背后一套,你只是个阳奉阴违的小人。”尖锐的话出口,夕霜知道这是正中了白衡齐的软肋。

    白衡齐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想掩饰都做不到,索性木着脸道:“不管你如何想我,你去见家主,这才是大事儿。”

    他转而盯着韩遂,又道:“她是甘家的人,可以去,你不能。”

    “我早不是甘家的人,我姓廿不姓甘。我同他一样都是外人,他要是不能去,我也不去了。”一夕霜一脸无所谓,“甘家家主难道还怕我带个人前去行刺不成,这样所作所为,真有失大家风范。”

    “敢这样编排家主,你真是有勇气。你可知眼下甘家背腹受敌,家主操劳成疾。她想你回来又不能明说,当年的事,谁心里都不好受。离开也并非你本愿,那时候你还小,是被带走的。夕霜,你是家主唯一的血亲。”白衡齐一副动之以情,晓之于理的态度。

    “那他把你,又放在那个地位?”夕霜不愿意谈过往,更不想听这些。她是真的不喜欢这里的氛围,天秀镇上,人人平等,虽然为了鸡毛蒜皮的事会吵架,就没有这样的主次尊卑。

    与其每天战战兢兢过日子,不如回到天秀镇,那样自由自在的感觉,不是离驭圃的人,能尝试到的。

    韩遂原先就没有想回避,下川的时候,与幻影中的甘望梅交过手。他知道此人有手段有修为,能够压制住离驭圃四大家族,绝非等闲之辈。

    他既然陪同夕霜前来,自然不会再后退一步,更不会让她,陷入困境之中。

    白衡齐左右看,这两人扭着一股劲,是劝解不开了。他的火气噌噌往上冒:“你们两个要去就一起去,我也不管这许多,大不了,被家主数落一顿!”

    甘望梅并没有高高在上的姿态,坐在会客厅的上座。从夕霜进门的瞬间,双眼落在其身上,在没有转移开。她以为是甘望竹回来了,她那个外柔内刚,倔强性子的妹妹回来了,又仿佛中间这十几年,白马过隙,瞬间散了。

    “家主,夕霜已经来了,这人是与她一起来的。”白衡齐的话没有完,甘望梅一挥手止住话头,表示了解,让他先退下。

    白衡齐多少有些不舍,走担心,频频回了几次头,终于消失在了门口。

    “既然来了,坐吧。”甘望梅的声音,很轻柔,并非在下川时那样尖刻如刀。

    夕霜一点不客气,找了椅子坐下。却见甘望梅起身向着韩遂走来,她心中警钟大震,生怕甘望梅对其不利,直接动手。这是甘家的地盘,韩遂摆明是要吃亏。

    不等她插手在两人之间,甘望梅停住脚,低头笑道:“我说最近离驭圃各种人脉纠纷浮上水面,加上镜魄湖外小树林,有异常状态。原来都是有高人在此。”

    夕霜也才反应过来,甘望梅说的高人,是指韩遂。

    她要反驳,离驭圃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和他们无关,小树林里的旗南更不是他们抓来的,韩遂开口了。

    “我也是无意中经过此地,见这山水丰美,风土人情有趣,暂时住上几日。你们离驭圃的事,本不想插手。可惜,总有是非人要做是非事,看不过眼,不得不帮着些。”韩遂没有把自己所做的那些推开,甘望梅多半也是知情者,藏着掖着不是他的性格所为。

    “说来也巧,甘家最近来了一位客人。这位客人,数百年前,在寂望平原中名声大噪,风头无两。可以中间出了意外,有人说是遭遇偷袭身亡,有人说其下落不明。多少人不肯放弃,找寻数百年,摸索蛛丝马迹。机遇巧合的,如今现身离驭圃,成为甘家的座上宾。”甘望梅好似在说件最寻常不过的小事,“正好前辈偕同本族小辈到访,没准与甘家的这位座上宾,有过一面之缘。

    夕霜原以为韩遂对甘望梅这种试探的说法嗤之以鼻。没想到,韩遂听完甘望梅一席话后,目光闪烁,变得激动起来:“甘家家主所说的这位座上宾究竟是谁!”

    “五百年前,寂望平原出了一位绝色佳人。只要是见过她的人,无不倾心于她的美貌。而且她还是一等一的制镜高手。哪怕后来此女音讯全无,下落不明,寂寞平原第一美人的称号,却始终停留在她的名字底下,再没有人敢继承这个头衔,成为她的第二。”甘望梅很满意韩遂的反应,“前辈在外漂泊数百年,应该还记得美人的名字,对不对?”

    夕霜觉得耳朵嗡嗡的,她明明听见甘望梅在说什么,可让她怎么相信,死了五百年的美人与韩遂之间有干系!如果有瓜葛,那么韩遂今年到底多大了!再想到其他人口口声声,称呼他为前辈,她曾经笑谢安在的刻意。原来她才是傻的,几百岁了,可不就是前辈!

    她真想听韩遂一口否认了这些事儿,去看一眼韩遂的表情,夕霜的心有点凉。韩遂非但默许,而且眼底有一层,她不曾见过的柔光。

    寂望平原,第一美人。夕霜把这几个字,在口中咬牙切齿的滚了一遍,第一美人又如何?都几百岁的老太婆了,她为什么要怕?

    甘望梅没想到夕霜一拍桌子,突然站起身来,一个冷眼飞过去,呵斥道:“你要做什么?没见到我在和前辈说话,没大没小。”

    “你不是要来接我的吗?口口声声说要与我叙旧,让我回来。现在呢,尽说些不相干的事,不相干的人。我听不懂。”夕霜一脸对甘望梅无所畏惧,答应会护着她的韩遂都快跑了,她再委屈,有什么用!

    甘望梅一愣,这丫头,在天秀镇过了十几年,胆子倒是大。在甘家,还真没有人敢这么和她说过话,她毕竟是高高在上的甘家家主。连四大家族的家主见到她,也是屏息凝神,小心开口。哪有她这样胡来一气,想到什么说什么的。不知为何,甘望梅笑了:“你说的也对,我本来是来见你的,并不知道你会带这位前辈过来。”

    “什么前辈长前辈短的,你认识他吗,就这样套近乎?我都听不下去。”夕霜恨不得把韩遂直接拖走回天秀镇,什么甘家!她不稀罕,她要回去过安稳日子。

    甘望梅被顶撞的似乎有点诧异,看看夕霜,又看看韩遂。有些太显而易见的事,却是她不曾想到的:“前辈对我族中这位小女多有照拂,作为家主,我应该深表感谢。”

    这些话真不像是从甘望梅口中说出来的,夕霜一句都不想听。她甚至怀疑,这是干甘望梅故意设下的圈套,什么数百年前下落不明的美人,你说找到就找到,你说在这里就在这里!那你把人喊出来,让我看看呀!

    夕霜偷偷琢磨,暗搓搓生气中。

    而韩遂的情绪一波接过一波,终究还是平静下来,沉声道:“数百年前过世的人,不会再出现了。恐怕甘家家主,也是被人蒙骗了。”

    夕霜一听有道理,连忙附和的道:“都死了几百年了,你说回来就回来,你说是人就是人哪,万一是鬼呢?”

    韩遂本来心绪波动较大,他不想否认,甘望梅说的那个人的确在他心里有足够的分量,让他提起心里最深处的回忆。被夕霜这么一搅和,又给彻底打乱了,他忍俊不已道:“家主请看,这么简单的道理,小孩子都懂,何况是甘家家主。哪怕是长成一模一样,也未必是同一个人。”

    甘望梅发现韩遂的情绪会被夕霜影响,这样一个人不应该已经心如磐石了吗?

    “我自然明白,这件事要验明正身。前辈若是不信,我可以发誓,五百年前,名动天下的寂望平原第一美人苏盏茶,正在甘家做客。只是她身体虚弱,早早回屋睡了。只是一晚,明天一早,我便引荐你们重逢可好?”甘望梅微微含笑,说得理直气壮,分明已经猜测到了韩遂的身份,“我本来以为,苏盏茶的出现已经让甘家蓬荜生辉。没想到还有前辈锦上添花,都说镜川每逢九百九十九年打开一次,盛景奇观出现,你们齐齐在离驭圃现身,是不是为了这个契机?”

    苏盏茶,夕霜算是把这人的名字给你记住了。名字倒是好名字,配得起第一美人的头衔,她只希望不要和韩遂有任何的纠缠。

    “夕霜这孩子,离开甘家时间太长,不懂家教。也算是她的造化能够遇到前辈,让前辈见笑了。若是前辈当真与她有缘,我想接她回来,好好教养,到时候再留于前辈身边可好呢?”甘望梅说得轻描淡写,好似夕霜,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个物件,任凭她搓扁揉圆,甚至随时都可以拿来讨好送人。

    “我看她现在就很好,不需要甘家的教养。”韩遂把自己从那种游离的状态给抽离了出来,双眼恢复了清明一片,“我带她来,是想要甘家家主给句明白话。她一个人在天秀镇镇,过得不易,也不想与甘家为难。若是家主心胸宽广,就任凭她自生自灭,不要再去打扰就好。”

    夕霜一听这话,合她胃口。她日子过的好,过的苦,和甘家没有一点关系,只求不要再上门来打扰。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十九章:镜中影为虚 返回《一镜忘川》目录 下一章:第六十一章:不会忘记(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