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玄幻小说 » 一镜忘川最新章节列表 » 作品正文卷 第二十二章:毒雾

作品正文卷 第二十二章:毒雾

文/枝雀静
一镜忘川 本章字数:3631 一镜忘川txt下载
推荐阅读:寂寞画鸳鸯 我家总裁宠上瘾 凰妃嫡嫁 大罗天纪 他比时光更深情 天衍道主 最强仙婿 听一阙盛世欢歌 惊世女皇:摄政王,约吗? 涅槃九转
    “其实这个不需要证据,为什么会说是甘家?因为邱家和谢家不会有,那么剩下的两家也同理。否则没有平安无事这些年的可能。要知道四大家族之间,暗潮汹涌,这水可深。”

    谢安在正好跨过环镇那条溪水,脚下是全透明小虾,被脚步惊动,纷纷跳出水面。他觉得有趣,蹲下来用手指去撩那些小虾。

    韩遂刚要催他上路,谢安在突然手一松,嘶了一声:“溪水里的虾把我的手给扎破了。”

    夕霜忍住笑,走过来看看,谢安在的指尖渗出圆圆一滴血,还真是被虾给扎到了。谢家的人,怎么能如此不靠谱呢。

    韩遂见着那滴血珠,直接上前握住他的手腕,不由分手把手指尖的血,滴在了鳞片上面。谢安在没想到自己的血有一天还能被这样利用,嘀咕了两句道:“这鳞片到底有什么用,要用我的血去喂它?还要看它有没有这个本事,吞咽地下去。到时候,别撑破了肚子。”夕霜听他说的起劲,嗤之以鼻道:“鳞片哪里来的肚子,你给它按上的?”

    韩遂屏息凝神,看血液渗透鳞片后的反应。

    “你们要用血试探,可用自己的。怎么在这等着我呢?”谢安在被韩遂拿捏住手指,重重捏出第二滴血,“我说你这样挤我的血,这一片鳞片没嘴没牙的,吞得下去吗!”

    夕霜瞳仁紧缩,鳞片的形状颜色,再次有了变化。韩遂对她使了个眼神,示意她暂时不说。她心领神会,这个谢安在一脸的好心,可离驭圃的人哪里来的好心!

    谢安在被松开手,他的反应很正常:“我早说过没有用的,往那里走,绕过树林能看到镜泊湖的。”

    夕霜平日走的也是这一条路,她着急把所见到的告诉韩遂,谢安在始终插在两人之间,压根没有开口的机会。

    “谢家养了几条领狮头?”韩遂的语气很稳,不经意间安抚了夕霜有些毛躁的心情。

    “十四五条,年头的时候,死了三条,老祖宗长吁短叹的,几天不吃不喝。”谢安在偷偷搓了下指尖,方才的伤口瞬间被抹平。

    韩遂又问领狮头离开水能不能存活?谢安在被问得笑起来:“前辈,领狮头虽然是有灵气的鱼,毕竟长不出脚,上不得岸。离了水,最多半天光景也是要断气的。不过它素来珍贵,还真没有人犯险尝试过。”

    “所以,你并不知道真正的答案。”韩遂也认得这片树林,他把夕霜从湖狼口中救下,也是顺着这条路找到了天秀镇。

    谢安在侧头想了想:“要是不被老祖宗发觉的,我回去可以试试。”

    韩遂停下脚步,谢安在的反应很快,立时也察觉出不对劲。树林中弥漫着一股让人很不喜的气息,阴郁而潮湿。

    “怎么回事?”谢安在丝毫没有畏惧,“镜师的自保能力差些,前辈要护着才好。我前去打探。”

    韩遂没有阻止,他看着谢安在健步如飞的走向入口,衣袖被夕霜从身后轻轻扯动了一下。他没有回头:“你刚才看到什么?”

    “鳞片变成绯红色。”夕霜的反应慢过两人,方才感到不适,她向着树林的方向张望两眼,“那里面有什么?”

    韩遂摇了摇头,反手拉住夕霜往来时的方向走。夕霜见他步子越来越快,这是要把谢安在独自抛下的节奏?

    “你们等我一下。”谢安在很快追上来,“前辈,树林不能过去。”

    夕霜发现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仿佛蒙着一层灰白,盖住了原先的好气色。还好他恢复得也快,大概多走几十步路,完全正常了。

    谢安在见她的目光始终跟随,不由抬手摸了下脸:“前辈的反应很快,带镜师快快退开才对。树林入口被黑雾笼罩,我尝试着往里面前进,发现黑雾有毒,连忙闭气还是吸入几口,连忙退出来,用镜魄净化。”

    “你的本命镜有治疗的辅助。”夕霜经手的本命镜不少,多半是灵力弱小的,类似可以辅助治疗,见效还这么快的,可不多见,“可以为他人治疗吗?”

    “行是行,不过效果不太好,临危之时可以尝试。”谢安在分明是还想说些什么,碍于韩遂目光如炬,又咕噜一声咽了回去。“我有些时日没从这条路前往镜泊湖了,你们呢?”

    “我前几日从这里走过,没有丝毫异状。”韩遂没有要回头的意思,拖着夕霜脚不停步。

    “前辈,黑雾起得突然,我要回离驭圃一次,向家中老祖宗回禀。”谢安在正色行了个礼道,“不能陪同两位回天秀镇,事关要紧,必须先离开了。”

    韩遂挥了挥手,算是把人打发走。夕霜目光往下溜,看谢安在的脚步,有些凌乱,他体内的毒素没有完全被净化,毕竟是同行而来的:“你这样走,没关系?”

    谢安在知道她在看什么,眉眼弯弯道:“没关系,我体弱多病惯了,不妨事的。”

    夕霜压根没看出他哪里体弱多病了!又是好笑又是好气的,转念一想,人家是离驭圃四大家族的人,上次听谢安远的口气,这位还是族中很被器重,重点培养的,哪里轮得上她来操心。

    等谢安在同样化作一道清辉遁走,夕霜半仰着头,听到韩遂问她:“你们以前认识?”

    “没见过这个人。”夕霜一口否决道。

    “回答的太快,有时候不是干脆,是心虚。”韩遂一针见血地点破她的小心思,“以前不认识,他一路上偷偷看你十七八次,不觉得有些太热情了吗?”

    夕霜低着头,嘀咕道:“哪里有这么多,也就看了几次。其实,我不能确定……”她嘴角含笑,本来还想解释两句,不远处见着个熟悉的人影,“花家大叔!”

    韩遂第一反应是把夕霜给拦住,不让她冲动往前。他朝着夕霜指的方向看,的确有个中年男子,蹒跚而行:“你确定是他?”

    “街坊四邻的,没有认错的道理,我说没见着他人,原来是出来找小弟了。”夕霜盯着韩遂的手臂,看起来很有力气,他在怀疑什么?

    “树林的异状是突发的,这个人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不要掉以轻心。”韩遂主动走在前面,“你警惕些,看出不对,立刻喊我。”

    夕霜的嗓音软糯动听,刚才那一声音量不小,对面的人继续前行,半点反应都没有。她心中生出疑窦,把韩遂的话听了进去。

    两人离了十多步距离,夕霜又喊了一次。这次没有听不见的道理,对方缓缓抬起头来,目光呆滞而望,好像在用力想,这个喊自己的人是谁?

    “小弟不见了,你是不是来找小弟的?”夕霜把最重要的问题抛出来。

    花家大叔的眼睛里生出一点光:“我看到阿铭了,你看到他没有!”

    夕霜无声对韩遂说,阿铭是小弟的名字。韩遂扬了下下巴,示意再继续试探其口风,要是需要帮忙,一定会出手的。

    “花叔,你见到小弟了?他在哪里?”夕霜正对着花家大叔的神情,后背有些发毛。小儿子不见了,必定会遭受些打击,可眼前人的神情让人非常非常不舒服,就好像有人用钝器用力刮你的痛处,虽然不流血,还是会不想接近。

    花家大叔慢慢咧开嘴,牙龈红得有次刺眼:“我看到他了,他在那里。”

    韩遂俯下来,凑近夕霜耳朵道:“他嘴里全是血。”

    而花家大叔指的方向,是通往镜泊湖的树林。他的眼神跟着焦躁起来:“阿铭在那里,可我没办法带他回家,你们帮帮我,也帮帮他。”

    刚才谢安在怎么进去怎么出来的,夕霜清楚看在眼里,那是高手也有所损伤,花家大叔让她去树林,等于是去送死。

    “花叔,你怎么知道小弟在里面的,你进去过?”夕霜还抱有一丝希望,这人不是来索命的。正像她对韩遂说的,街坊四邻,无冤无仇的,怎么会对她下毒手!

    “你为什么不进去,为什么!”花家大叔冲着夕霜吼了一嗓子,五官狰狞可怖,踏前一步要来抓她的手臂。

    夕霜哪里这么轻易被他给抓住,一闪而过,她终于发现问题出在哪里了。明明是她和韩遂两个人,花家大叔却只看得到她,眼神如钩子,勾住她不放,

    “你给我进去,进树林把阿铭救出来。”花家大叔双手抓了个空,又朝着夕霜再次扑过来。

    这一次没等夕霜避让,他张嘴喷出大口的血雨,溅得身前一块地方到处都是,然后全身脱力,瘫软在地。

    韩遂一只手按住了夕霜的肩膀,不给她查看。

    “他为什么看不到你?”夕霜按捺不住问道。

    韩遂没有开口,而是指了指嘴巴。夕霜一想就清楚,花家大叔不是靠看的,他是凭借了听力,她开口说话,韩遂始终保持着沉默。

    “那他也被树林中的毒雾侵蚀了吗?”夕霜皱着眉,地上的血太多,一个人身体里的血液是有限的,哪怕不是中毒,失血过多一样会死。

    到底要不要救人?

    韩遂快步走上前,从夕霜站的角度依稀能看到花家大叔的手指紧紧抠在地面,很快完全放松开来。

    “他死了。”韩遂没有直接碰触尸体,从旁边折了根树枝过来,一挑一翻,尸体囫囵转过来,正面向上。花家大叔的脖颈处裂出个大口子,血液汩汩流淌,染红了地。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十一章:镜生水 返回《一镜忘川》目录 下一章:第二十三章:闭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