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穿越小说 » 废材狂妃之腹黑四小姐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卷 第208章 大结局

第一卷 第208章 大结局

文/桃小红
废材狂妃之腹黑四小姐 本章字数:11443 废材狂妃之腹黑四小姐txt下载
推荐阅读:镇天圣祖 穿越之冷男不好撩 天魔榜 双世生死绝恋 仙墓 莫要怜朕是娇花 鬼妃太蛮横 宠物翻译词典 降妖伏魔谱之摄神篇 失忆之神
    小七……

    楚玺镜在心中喟叹一声,一双灼燃的星目之中,盛满了对墨水心的心疼,如果可以,他多希望能代替墨水心来承受这一切的折磨和痛楚。

    “蓝浅月,说了这么多该回到主题了吧,千代冥呢?”

    墨水心很快便平复了心情,一脸淡然的望向蓝浅月。

    “只要你把神藏的位置告诉我,我就可以把你的右护法还给你。”

    蓝浅月见墨水心这么快就将话题从容钰身上转移,不由得气的牙根发痒,更加的怨恨容钰的有眼无珠,居然舍弃自己这块精华,而选了墨水心这块大糟粕。

    “你不让我看看他,我怎么知道他现在是否平安。”

    蓝浅月的咬牙切齿状,丝毫没有影响到墨水心,她仍然是一脸的淡定,不咸不淡的交涉着。

    “你不说的话,就等着替千代冥收尸吧!”

    蓝浅月几乎被喷涌而出的怒意灭顶,明明此刻是自己握有主动权,但是这个该死的白水心,居然还可以保持那么淡定的模样,就好像她很强大一样,蓝浅月非常的不喜欢这种输给别人的感觉,尤其这个人还是她恨得要死的情敌。

    “楚镜我们走吧。”

    墨水心甚至连看都没有再看蓝浅月一眼,便转身拉着楚玺镜意欲离开,千代冥如果真的已经死掉的话,她才懒得替他收尸呢。

    “站住!白水心,你居然对这些替你卖命的属下如此冷酷,连我这个魔,都替他们感到不值啊,把他放出来!”

    蓝浅月连忙出声,阻止了墨水心的离开,再放出千代冥的同时,还不忘记挖苦墨水心几句,不过她可没忘记自己此行的主要目的,可不光光是为了跟她耍嘴皮子,更重要的还是要从对方的口中,问出神藏的准确位置。

    “喔呵呵呵……女人,你居然亲自来就本尊了,本尊真是太开心了。”

    随着蓝浅月一声令下,千代冥便被几名黑衣人推搡着从后方走了出来,同时,罩在他头上的黑色布袋也被人拿掉了。

    虽然此时的千代冥,鼻青脸肿,而且嘴角不停的有血丝渗出,但是他脸上挂着的,却依然是那副游戏人间的浮夸表情,丝毫没有因为此刻的身陷险境而感到害怕。

    “我只是来看看你死了没有,结果谁知道你居然还活的这么硬朗,还真是典型的祸害遗千年啊。”

    墨水心故作潇洒的耸耸肩,一边调侃着千代冥,转移众人的注意力,一边暗中给楚玺镜打手势,示意他抓紧机会,救出千代冥。

    “白水心,我劝你不要耍什么花招,你应该知道,你们三个人合起来,都不是我的对手。”

    然而,实力超越白水心的魔族三大魔将之一的蓝浅月,又岂会是那么容易就能被人糊弄过去的对象,早在墨水心跟楚玺镜打暗号的那一刻,她的一双眼睛,便死死的盯着两人,不给他们一丝一毫的希望。

    “呵……”

    墨水心无奈撩拨了一下耳鬓的长发,对于这么容易就被蓝浅月看穿自己行动的事情,感到很不爽快。

    ‘既然如此,我们也只好跟她硬拼了,神藏是神族重建和复兴的希望,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让给魔族。’

    ‘哈,不愧是本尊的女人,居然跟本尊的想法不谋而合。’

    墨水心使用神族特有的秘音术,将自己的心意传达给楚玺镜个千代冥,身为神族的神女,墨水心绝对不可能做出任何会危害到神族的事情,同样的,身为神女右护法的千代冥,也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原因,而牵连到整个神族。

    至于楚玺镜,在接收到千代冥传来的声音后,忍不住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对他将墨水心直接称作自己的女人这一事情,感到十分的不爽,不过却依然在暗自凝聚玄气,预备跟其他两人一道,对蓝浅月发起攻击。

    “哼,看来你们是不打算乖乖配合了。”

    蓝浅月久久没有等到墨水心的答复,耐心已然耗尽,她一把掐住千代冥的脖子,纤细的手指牢牢的钳制住自己的人质,打算立刻送千代冥上西天。

    “别冲动!”

    此时此刻,墨水心也开始不淡定起来了,毕竟敌人是实力强于自己的魔族大将,她身上散发的浓重且不详的魔气,一旦蔓延开来,遭殃的就不仅仅只是千代冥一个人了,恐怕这四周的生灵都将受到波及。

    “哼,现在开始求饶,已经来不及了!”

    耐心尽失的蓝浅月,锋利如爪牙的魔掌,死命的掐住千代冥的脖颈,就算千代冥实力强大,底蕴深厚,也架不住魔族三大将之中最厉害的大将如此这般的‘厚爱’,因此很快的,鲜血便从他的脖子里面流出,顺着蓝浅月的手腕蜿蜒而出,一滴一滴的掉落在满是尘土的地上。

    “千代冥!”

    墨水心紧咬住下唇,有那么一刻,她甚至就快要向蓝浅月投降,打算脱口而出将神藏的位置告诉对方了,但是被敌人牢牢控制住的千代冥,却朝着她微微一笑,虚弱的摇了摇头,至死他都不愿意做出任何有可能会伤害到神族利益的事情。

    因此墨水心只得默默流着眼泪,痛苦的看着自己的伙伴受尽折磨,却又无能为力,因为蓝浅月身上散发出的强大威压,使得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无法靠近她。也因为如此,被她抓在手中的千代冥,整个身体犹如一张残败的破布,被强大的气流高高的冲到半空。

    “浅月,该收手了。”

    一道冰冷至极的声音突然传出,紧接着,前一秒还不可一世的蓝浅月,瞬间便口吐鲜血,倒地不起,只剩下一双眼睛还死死的盯着突然出现的青衫男子。

    “你……你居然为了神族中人伤我。”

    蓝浅月用力吐出一口血水,愤怒使得她整个面部表情都严重的扭曲变形,再也没有半分蓝家大小姐的柔美可人。

    “我说过让你不要再对神族中人动手,可是你不听,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青衫男子微微低头,对着躺在地上的蓝浅月,淡淡的说道。

    “真是可笑,作为神族最大敌人的魔族,居然被魔神大人下令不准对神族动手,那魔族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蓝浅月悲痛的摇着头,然而很快她的生命便彻底的流逝了,没有人看见青衫男子是如何出手的,只知道蓝浅月死前,笑的很凄惨,因为她这一生,不管是爱情还是人生,都彻底的残败了,而且还输的很残,很彻底。

    “对不起。”

    青衫男子蹲下身子,用修长的手指慢慢的拂过将蓝浅月圆睁的双眼,好人她至死都无法合拢的双眼能够闭上。

    其实对于这些由自己一手带出来的魔族,他心里有着无法言说的愧疚感,如果不是他,这些魔族的生灵们,应该依然生活在属于自己的那片领土,过着他们自认为逍遥快活的日子,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执念,才会将历史给改写了。

    但是身为一个挚爱墨水心的男人,他绝对不容许任何人伤害到自己用尽心血去守护的神女,甚至连她想要守护的整个神族,他都一并纳入了自己的保护范围。

    当然,这一切都只局限于自己神性复苏的时候,如果一旦有一天,他被体内的魔之本源给彻底控制,那么届时,恐怕自己将会成为伤害墨水心最大的刽子手,所以这便是他为什么为墨水心精心安排好了一切,自己却又躲得远远的原因。

    “你是长渊大哥,还是容钰老师?”

    墨水心望着一直背对自己的青衫男子,忍不住泪眼婆娑。

    “都不是,我只是一个你永远都不该靠近的人。”

    容钰痛苦的闭上眼睛,这种不能与挚爱相认痛彻心扉的苦涩感觉,他总是一遍又一遍的品尝着,大概这一生都要这样度过了。

    “魔魂大陆从今日起已经消失,魔族不会再回到神渊大陆,那里是属于你个整个神族的领域,回去吧小七,回到本该属于你的地方。”

    容钰转过身,轻轻的拍了拍墨水心的肩膀,淡淡的说完这句话后,便再次从众人的眼前蒸发了,而且消失的很彻底,任凭墨水心再怎么用尽力气追赶呼唤,都不曾在现身。

    “长渊大哥……”

    墨水心颓败的蹲下身,用双手环抱着膝盖,埋头痛哭起来,白长渊对她而言,是再次给与她生命之人,所以无论如何,她都没有办法彻底的不在意他。

    “小七……”

    楚玺镜和千代冥双双上前,却又都不忍心去打扰到专心哭泣的神女大人,因为他们两人,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墨水心在成为神女的道路上,所付出的努力和艰辛,无论是三千年前克制体内的魔之本源,还是这一世的四次淬体,这些绝对常人难以忍受的痛楚和折磨。

    “喂,女人,我们该走了!”

    “是啊小七,我们还要很重要的事情要去解决。”

    最终还是千代冥打破了沉默,楚玺镜也趁此机会提醒墨水心,不要一直沉溺在痛苦之中,还有复兴魔族的大任等着她去完成呢。

    而且,看着墨水心那样不停的哭泣,他的心就好像被尖刀在一刀一刀的深剜一样,痛的难以呼吸,此时此刻他真的很后悔自己在三千多年前的软弱。

    如果自己早已那个人的出现,就跟小七表白,将她牢牢的守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的话,那么今日的墨水心,便不可能会因为那个人的付出而如此的痛苦。

    然而世事又岂能尽如人意,如果从前的容钰没有爱上墨水心的话,那么神族或许真的在那一场神魔之战当中,便彻底的覆灭了,又何来今日的重建和复兴呢?

    “走吧。”

    墨水心擦干眼泪,背对两人站起身,此时鼻头通红的她,双眼之中却散发着坚毅的光芒。

    “我决定去取回神族的神藏,然后回到神渊大陆,恢复神族往昔的兴盛和荣耀。”既然生来就是神族的神女,那么她便失去了任何软弱的借口,所以不管心中有多深的痛和不舍,她也只能选择舍弃和坚强。

    “小七,你肩膀上是什么东西?”

    转过身面对楚玺镜和千代冥的两人,却被告知肩膀上存在异物,所以她处于本能反应,立刻双手并用,朝自己的两边肩膀狠狠的拍去。

    “呃……”

    然而一掌下去,却并不像她之前所想的那般,触摸到什么兵器之类的,反而是从左肩摸到一块类似皮革的东西。

    “这是……璇玑图……”

    一定是刚才容钰趁着拍自己肩膀的时候,悄悄留下来的,墨水心双手捧着这张璇玑图,心头再次百感交集。此刻的她,就跟刚才的蓝浅月一样,为容钰的深情付出,感到万分的不值。

    “小七,恭喜你,已经集齐八张璇玑图了,还差一张就可以集齐能够打开虚空界前往任何位面世界的神旨——九张璇玑图了。”

    楚玺镜害怕墨水心会再次陷入到方才那阵悲痛之中,所以连忙抢在那之前率先发言,企图转移她的注意力。

    “嗯,只是不知道那最后一张璇玑图,究竟藏在什么地方。”

    墨水心用力吸了吸鼻子,将泪意硬生生给逼了回去,她当然知道楚玺镜是在为自己担忧,既然她已经深深的伤害到了容钰,那么对于楚玺镜,就绝对不能再有任何的伤害了,自己总不能让那些深爱自己的人感到痛苦吧。

    “哎,本尊总是那么的万众瞩目,这最后一张璇玑图,就由我献给神女大人你吧。”

    千代冥先是装模作样的长叹一声,继而便从袖中掏出一张璇玑图,递到墨水心的手中。

    “没想到,会这么容易就集齐了九张璇玑图。”

    墨水心捧着之前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的,那最后的两张璇玑图,神情之中,却有些不知所措。原本她之所以会这么拼命的搜集璇玑图,为的就是重回地球华夏,寻找白长渊,好确定自己心中的疑问。

    然而刚才容钰的出现,她心里已经很清楚白长渊便跟容钰,都是那个人为了方便守护自己的化身,所以这一切有好像全都失去了意义。

    “小七,有了这九张璇玑图,我们便可以将意外坠入天擎大陆的所有神族,统统带回神渊大陆了,你高不高兴啊?”

    楚玺镜走上前,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在墨水心绝美的脸颊上摩挲了一下,不让她一个继续思考下去,因为墨水心总是在不自己的陷入容钰的漩涡,那样的墨水心看起来好陌生,他的心也会不安。

    “嗯,很高兴,我先带你们去寻找神藏吧。”

    墨水心强迫自己对着楚玺镜微笑,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为了自己,受尽了魂制折磨和轮回的痛苦,无论如何她都绝对不能让楚玺镜伤了心,因为他与自己之间有着深深的爱意和羁绊,她绝对不会让心爱的楚镜,变成爱情里的另外一个容钰。

    “啧啧啧,女人,你这么偏心,本尊可是会吃醋的哦,别忘了,那最后一张璇玑图,还是本尊送给你的。”

    千代冥对墨水心和楚玺镜两人之间不停流转的深情,感到十分的不爽,他们那相爱的摸样,怎么看都觉得刺眼,所以他非常不悦的硬挤入两人的中间,态度强硬的将他们分开。

    “臭变态,你知道什么。”

    墨水心横了千代冥一眼,继而目光越过他再次投落在楚玺镜的身上,对他莞尔一笑,她一直没有忘记,最初的那三张璇玑图,都是自己从楚玺镜的身上搜刮而来的,结果他却十分大方的全部让给了自己。

    “喔呵呵呵……本尊懂的可多了,女人你要不要试试?”

    随时随地都不正经的千代冥,就算满身是伤,也不忘要调戏墨水心一番,只不过他的这些话,只换来了墨水心一个大大的白眼,不过墨水心越是这样对他,他就越起劲,越是想要跟楚玺镜一较高下,好证明自己才是配得上神女的那个男人。

    “冰山男,本尊现在很不爽,你要不要来打一架?”

    千代冥见墨水心不再理会自己,便转过头去,将目标对准了楚玺镜,重复着万年不变的老话题——决斗!

    “没心情。”

    至于楚玺镜对待千代冥的态度,则是比墨水心更加的彻底无视,从头至尾,连正眼瞧过他都没有。

    “噢哈哈哈……你可能不知道,女人她之前已经嫁给本尊,成为雪域国的皇后了,我们连洞房都已经入过了哟,哈哈哈!”

    不甘心被两人忽略的千代冥,想尽办法想要激怒楚玺镜,好让他跟自己决斗,不过却依然被楚玺镜和墨水心彻底的无视着。

    “喂……女人,喂,冰山男!”

    “走开!”

    三人就这样,在千代冥的不间断吵嚷声,和楚玺镜偶尔不耐烦的驱赶声中,不停的朝着神藏的方向前进,未来也将一直这样,朝着神族复兴的伟大征程上,不断的前行……

    由于有楚玺镜和千代冥两大护法从旁辅佐,又有容钰的暗中协助,所以墨水心复兴神族的工作,进行的十分顺利,神渊大陆从魔族的黑暗统治中彻底的解放了出来,天渊神洲也恢复了往昔祥瑞平和的景象,一切就好像回到了三千多年前的摸样。

    “楚镜,在想什么?”

    墨水心与楚玺镜也已经完婚,此刻两人正在神殿的之前,相互依偎着眺望远方,墨水心抬起头,痴迷的望着楚玺镜线条优美的下巴,即使两人已经结成了夫妇,她偶尔还是忍不住对着自己的丈夫犯花痴,没办法,谁让他那么帅呢。

    而楚玺镜虽然已经解除了四方圣殿圣主的职务,没有必要再佩戴鎏金面具,但是由于墨水心的强烈要求,鎏金面具也始终没有从他的脸上除去,不过这点对于他来说倒也无妨,反正他眼里心里唯一装着的,都只有墨水心一人而已,至于其他人,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我只是在想,这样平静的日子,要是能一直继续下去,该多好。”

    楚玺镜稍稍埋首,对着自己的新婚妻子展露出一抹优雅迷人至极的微笑。其实自打容钰出现的那一刻起,楚玺镜的心就没有真正的平静过,倒不是他介怀墨水心与容钰之间曾经有过的感情纠葛,而是容钰身体之中流淌的强大的魔族血液,令他无时无刻都处于如坐针毡的状态。

    这种感觉,就好像明明知道自己身边有一颗威力十足,足以毁灭天地的炸弹,但是却有束手无策,对那颗炸弹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等待着毁灭的来临。

    “我知道,你在担心他对不对?”

    墨水心埋首于楚玺镜温暖的怀中,闷闷的点出了楚玺镜心中的忧愁,其实她不是不担心,只不过相较于无由来的焦虑,她倒更愿意相信容钰,也希望能给他一个机会。

    “没有,别多想了,神女大人,要开心一点。”

    楚玺镜轻轻的点了点墨水心的鼻头,对她报以安心的微笑,其实,只要能够守护在小七的身边,就算天地下一秒就毁灭了,又有什么关系呢,反倒正好成全了他们厮守终身的誓言,想通之后,楚玺镜便不再纠结在容钰给自己带来的困扰当中,决心与墨水心一起,过好当下的每一天。

    “嗯,谢谢你楚镜,我真的好爱好爱你。”

    墨水心在楚玺镜的怀中,用力的点点头,对于他的体贴和深情感到无比的动容,有夫如此,妇复何求?

    平静的光阴,就这样在众人提心吊胆的时光里慢慢的流逝,所有人都绝口不提那个人,就好像那个人从来就不曾在这个世间出现过一样。

    然而,该来的始终会来,就在墨水心与楚玺镜掰着手指头,计算着日期的时候,神族派出留守在天擎大陆的人员,却突然传回消息,玄机阁的容钰公子突然血洗了整个帝都,就在众人还没能完全消化这一劲爆消息的时候,更多关于容钰残害生灵,荼毒世间,为害整个天擎大陆的消息便一波接着一波传到了天渊神洲的神殿。

    “神女大人,容钰此刻已经完全没魔之本源控制,他的魔性已经彻底狂化,再次变成了魔神,如果我们神族再不出面加以阻止,恐怕刚刚恢复平静的神渊大陆,将再次被卷入残酷的浩劫当中。”

    “是啊神女大人,属下刚刚听闻,灵鸠峰的沐君耀在与魔神的的战斗中身负重伤,生死不明,属下记得那位沐公子曾与神女大人有过交情。”

    面对众人的劝说,墨水心无力的闭上双眼,然而在听到容钰可能已经将沐君耀杀害了之后,她的心头却掀起了一阵阵滔天巨浪。

    容钰之前伤害的是与自己无关的陌生人,所以她才可以强迫自己视而不见,然而现在他已经伤害到了自己的朋友,如果有一天,自己的族人,甚至的楚镜都受到了的他的残害,自己又该如何自处呢?

    墨水心白皙纤细的手指紧紧的攥成拳头,沐君耀可能已经遇害的消息,终于令她下定了决心,要不惜一切代价去阻止容钰的疯狂行为,她已经没有办法等到他恢复神性的那一面了,因为照这样的速度发展下去,天擎大陆和神渊大陆,很快都会彻底覆灭。

    “我决定讨伐魔神,有谁愿意与我一同前往天擎大陆的么?”

    神族神女振臂一呼,整个神渊大陆的各路人马纷纷响应,因为这些人都曾饱受魔族的折磨,好不容易能够恢复平静的生活,说什么他们都不愿失去这份安定。

    虽然墨水心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然而当她真的踏上天擎大陆的那一刻,还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啧啧啧,真是太惨了。”

    此时的帝国,死伤无数,尸堆如山,血流成河,满目疮痍,就连跟在墨水心身后的千代冥,也不由得发出一声悲叹。魔就是魔,其狂性与残忍程度简直堪比地狱里的修罗使者。

    “你终于出现了。”

    随着这道声音的传来,一道幽绿的人形光影赫然出现在众人对面,虽然声音已经变得粗狂沙哑,但是墨水心仍然一下子就辨认出了发出这声音的,便是容钰。

    “为什么,你要杀死这么的生灵?”

    墨水心直视着那道人形光影,不紧不慢的询问着他的目的。

    “因为我要毁了现下的世界,重造一个只属于魔的世界!小七回到我的身边吧,你我联手,将这些蝼蚁给灭个干净!”

    容钰的声音显得无比的激动,同时也更加的骇人,虽然此时的他已经彻底魔化,但是他却仍然没有忘记墨水心,他还记得她的小名,这一点令墨水心的心情更加的纠结万分。

    “魔神,休得胡言,神女大人岂会与你这般卑贱的魔类同流合污,今日我等定要合力将你歼灭于此!”

    墨水心尚未答话,一旁神族的部将便纷纷不服的跳上前去,厉声喝止容钰对墨水心的游说。

    “哼……就凭你们么?”

    魔化的容钰冷哼一声,身形稍加移动,方才说话的那名神族,立刻化成了焦炭,死状恐怖骇人。

    “长渊大哥!你……”

    墨水心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属下,因为维护自己而惨死在容钰的手中,心底的怒意在不断的翻腾。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所有人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被杀人的快感刺激到的容钰,幽绿色的人形光影之中,咻的一下闪现出两道赤红的光芒,犹如两只血目,恶狠狠的盯着面对自己的一众人等。

    “魔神,彻底消失吧!”

    墨水心一声怒吼,紧接着便召唤出杀神矛,率先冲向魔化了的容钰,此刻的她,对容钰彻底狂化的魔性感到震惊,如果此时在不将他歼灭的话,只怕真的会如众人所言,他将毁灭整个天地!

    见神女已经展开了对魔神的攻击,其他众人也都纷纷祭出武器,一起攻向这个强大无比的大boss。

    就在墨水心带领着神渊大陆众高手跟容钰一绝生死的时候,杀飞羽等人也纷纷组队而来,与墨水心一道,对容钰展开了攻击。

    一时之间,两片大陆的强者都聚集在一起,对付着大家共同的敌人——魔神容钰,只是,容钰的实力实在是太过强大,包括墨水心楚玺镜和千代冥在内的所有人,与他酣战了三天三夜,全部都精疲力尽,却依然没有撼动到他一丝一毫的根基。

    “啊……”

    心系众人安危的墨水心,一个分神,便被容钰正面一击,瞬间倒地的她痛呼一声,鲜血由口中喷涌而出。

    “小七!”

    楚玺镜被墨水心的模样吓的肝胆欲碎,立刻从战场之中抽身而出,将倒地不起的墨水心轻轻的拥入怀中。

    由于墨水心与楚玺镜这两大高手的剥离,战况立刻发生了一面倒的情形,容钰三两下便解决掉相当客观的屠魔者,同时也在一步一步的向墨水心与楚玺镜逼近。

    “冰山男,快带着神女走!”

    无法阻止容钰步伐的千代冥,一边大声提醒着楚玺镜,一边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引爆了自身的灵魂来阻止魔化的容钰前进的步伐。

    “千代冥!”

    楚玺镜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千代冥化作一团火光,瞬间将容钰吞噬在其中。

    “右护法他……牺牲了自己,来保全我们所有人。”

    在场众人,无不被千代冥的勇敢果决所感动,一个个热泪盈眶。

    “千……那家伙,还真是……”

    墨水心无力的靠在楚玺镜的怀中,用力咬着自己的下唇,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没想到千代冥居然会选择与容钰同归于尽,之前还真的是小看他了。

    被烈焰焚身的容钰,在火团之中,痛苦的挣扎和哀嚎着,随着火势的逐渐微弱,他的躯体也在渐渐的变小,直至完全的融化在地上。

    “他死了么?”

    火光完全熄灭之后,有人将信将疑的靠近那摊黑色的灰烬,只是还未靠近,便被突然拔地而起的容钰给吓的瘫软在地。

    “天呐,他居然又活过来了!”

    众人无不绝望的看着重生的容钰,连神族的右护法不惜引爆自身灵魂都没能将他杀死,看来魔神的实力,已经强大到无人能及的地步了,不管是天擎大陆也好,还是神渊大陆也好,只怕这次都将从宇宙之中消失。

    “长渊大哥……”

    依偎在楚玺镜怀中的墨水心,静静的看着一步一步,朝自己走过来青衫男子,她知道魔神已经消失了,此刻在众人面前的,是有神性的一面主导的容钰公子。

    “小七……我竟亲手打伤了你。”

    容钰走到墨水心的身前,默默的半跪在地上,大掌温柔的在墨水心的脸颊上摩挲着,对于她嘴角触目惊心的血迹感到心痛万分。

    自己终于还是没能控制住体内的魔性,再次被操纵,而且还重伤了自己最最不愿意伤害的那个人。

    “神女大人!”

    所有人都被容钰的举动惊呆了,生怕他会顺势掐住墨水心的脖子,就这么取走了神女大人的性命。

    “小七,你杀了我吧,趁现在,快!”

    容钰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将手从墨水心的脸颊上拿开,目光坚定不移的看着墨水心。

    “不……长渊大哥,我怎么可能杀你。”

    墨水心用力的摇着头,拼命的拒绝容钰,如果他还是刚才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神的话,那么墨水心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将他斩杀,可是此时的他已经恢复神性,是那个为自己付出了全部的白长渊,这让墨水心如何下得去手。

    “神女大人,你要三思啊!”

    围观的众人原本见容钰竟然主动要求墨水心杀了他,全都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但是没想到墨水心居然会拒绝,众人无不感到慌乱和震惊,纷纷劝说着墨水心。

    “我求求你,小七,我与其这样痛苦的活在,提心吊胆的等待着下一次魔性的苏醒,倒不如就这样死去,来得爽快,所以小七,求求你了,杀了我,因为这世间,只有你能杀得了我。”

    容钰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只有墨水心才是跟他一样的神魔共同体,所以也只有她才能突破自身的实力,彻底了解自己的性命。

    “长渊大哥……”

    墨水心泪眼婆娑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苦苦哀求的容钰,心痛到无以复加,不知道究竟该何去何从的她只是重复着摇头的动作。

    “杀神矛!”

    容钰见墨水心下不了决心,便突然大喝一声,将原本在墨水心丹田之中的杀神矛召唤出来,“不!”

    墨水心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尤其是紧握杀神矛的右手,更是抖得犹如筛糠。

    “小七,真好……”

    容钰伸出左手,轻柔的抚摸着墨水心无暇的脸颊,最后一次朝着心中挚爱的那个人儿绽放笑容,下一秒,他的整条右臂便无力的垂落了下来,与此同时,墨水心也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呼。在云雾缭绕灵气充沛的九环山涧,一只体型巨大的,有着漂亮皮毛的白色老虎,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悠闲的晒着太阳,在它身后,是一群长相凶猛,但是却性格温顺的异兽。

    “吼吼……主人,人家要吃的说!”

    随着白色巨虎的一声嘶吼,未几,一名身穿白衣,气质出尘的男子从山涧的另一端出现,缓缓走至众兽的面前,轻轻转动了一下手上的指环,一堆珍兽肉便赫然出现在山涧的空地上。

    “耶,开饭咯,嘶……吼!”

    一群猛兽你争我抢的朝着珍兽肉狂奔而去,白衣男子优雅一笑,继续迈步,进入白虎身后的药炉。

    “小七,该晒太阳了,我带你出去。”

    楚玺镜温润如玉俊美的容颜,朝着墨水心温润一笑,继而便将她整个人打横抱起,来到凰九昭的药炉之外,面向朝阳,扶着墨水心慢慢的坐下。

    “小七,你看,这颗红色的珠子,是不是很漂亮,这其实是千代冥那个家伙的真身,等你醒来之后,便将他吞到腹中,到时候他便会成为我们两个人的孩子了,你说好不好啊?”

    楚玺镜从腰间的乾坤袋中,掏出一颗红色的硕大明珠,笑眯眯的向墨水心提议着。

    “主银主银,你快点醒过来啊,人家好想你的说,吼吼……”

    白湖一转身,看见自己挂念不已的主人,立刻扭着屁股奔到楚玺镜和墨水心的身旁,乖乖的趴在墨水心的脚边,用它的虎脑袋不停的磨蹭着双眼紧闭的墨水心。

    自从墨水心亲手杀死了容钰之后,过度的悲伤便让她一直处于无尽的昏迷之中,而楚玺镜更是从那时起,便担任起墨水心的全职监护,每天无时无刻不陪伴在她的身边,带她感受大自然的雨露花香,鸟叫蝉鸣,为她讲诉着两片大陆一切新奇的传闻。

    凰九昭说过,只要能够确切的触动到她的内心,那么她便一定会清醒过来的,所以楚玺镜从来没有感到过失落和伤心,因为他相信,总有一天,在自己一觉醒来之后,那个属于自己的小七,便会浅笑吟吟的站在他的面前,与他经历世间一切的酸甜苦辣。

    时光静好,与君语;细水长流,与君同;繁华落尽,于君老。握紧彼此的手,将爱融入生命,倾一世温柔,一起待霜染白发,一起看沧海桑田。 2k阅读网

(快捷键 ←)上一章:第207章 返回《废材狂妃之腹黑四小姐》目录 下一章:暂无更多更新章节(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