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穿越小说 » 诗与刀最新章节列表 » 风雨听惊雷 第三百八十章老将军,人心尔(感谢whpeng万赏)

风雨听惊雷 第三百八十章老将军,人心尔(感谢whpeng万赏)

文/祝家大郎
诗与刀 本章字数:2489 诗与刀txt下载
推荐阅读:不为妃后 盛宠弃妃:夫人,太嚣张! 农女如玉 寒漪回忆录 云想录 至圣无道 甜妻有喜:厉少,太强势! 霸道总裁的御用小甜心 一念圣邪 剑下桃花春
    西北一败,一溃几百里。

    豪商富户,金银铜铁,掘地三尺。

    粮食美酒,一车一车。

    娇妻美妾,哭啼不止。

    三百年大华,糜烂如斯,兴许真到了该轮回的时候了。

    秦州城内三十九家商户,悲惨得早已不是词汇可以形容。

    谁又能想到,这一切兴许只因为他们要了秦家的赔偿。秦家失了商货,也本应该赔偿这些商户,奈何秦家男人都没有回来。卖了秦家的家产,又卖了秦家的人口。着实有些过分。

    但是这代价,实在太大。

    秦伍被抬到了秦州府衙门口,看着一户一户人头落地。

    这些人头落地之人,却没有一个认出头前那个全身包裹着纱布的汉子,没有一人认出那人是昔日里打马游街的那个浪荡秦家公子。

    这些人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死。

    兴许秦伍心中是想要起身说话的,与这些人问问自己的儿子到底被卖到哪里了,自己的妻子到底被卖到谁家了。活着也问一问他们到底是死是活。

    但是秦伍却只能就这么半躺半坐着,睁着眼睛,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甚至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活到明日。

    身旁一个拓跋汉子俯身与秦伍说道:“秦大侠,王上有命,叫你活着,你还有一半的仇人未死,好好活着吧。”

    秦伍并未答话,大概也是没有力气答话,只是微微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中多少有些麻木不仁与听天由命。

    拓跋王拓跋野,已然打马南下,凤州不远,一路而去,大唐荣耀之地长安也不过几百里。此时的拓跋王,丝毫不知自己的父亲带着一帮老小正与徐杰苦战。

    尘土飞扬的兀剌海城之西。

    老拓跋王面前的徐杰,心中多少有些惆怅,按理说徐杰与老拓跋王,并无什么仇恨。

    甚至徐杰心中,对老拓跋王极有好感,种师道的命,也是老拓跋王给的,雷老头与这位老拓跋王也相交莫逆。这般有情有义的汉子,徐杰岂能不喜欢?

    奈何家国当前,个人的这点感受又值得什么?

    世间之事,就是这般缘分。

    就如徐杰一语,两人当真是有缘分了,孽缘。

    刀去,不遗余力。

    剑起,更是不遗余力。

    此战并不关乎个人荣耀,老拓跋王心中与徐杰一样清楚无比。

    杀!

    健马飞快。

    交击一番,两人已然错过。

    待得再回头。

    徐杰打马狂奔去追。

    老拓跋王身边,唯余几百人。老拓跋王带着这几百人,已然不再往西,直奔往南。

    一边狂奔,老拓跋王还频频回头去看,见得徐杰真的带人追来了,反倒心中大喜。

    追来的徐杰,其实正合老拓跋王心中之意,不为其他,至少徐杰没有往西去屠杀拓跋老弱妇孺百姓,而是追着拓跋王而来。

    这对于老拓跋王而言,便是再好不过的事情。把徐杰的大军往南引,能引多远便引多远,离拓跋在南方的大军越近越好,离西边越远越好。

    家国家国,老拓跋王依旧是那个有情有义之人,对朋友如此,对臣民也是如此。

    却是徐杰没有料到老拓跋王这等高手,竟然会打马而逃。

    老拓跋王在他心中,是那为了情义连死都可以从容之人,怎么会在战阵之中打马而逃呢?

    徐杰没有料到,一时之间也想不明白,唯有打马狂奔去追。

    老拓跋王身边,也有哪些老将,边跑边开口说道:“王上,咱们回头吧,大不了就是一死。”

    老拓跋王的心思,又有几人能懂,却也来不及解释,只回答:“往南走,走到哪里便算哪里,勿需多言。”

    徐杰脑中还在想着老拓跋王为何要临阵而逃,已然死了三四千人,何必还要临阵而逃?怕死?

    老拓跋王怕死?

    不断打马的徐杰,想了又想,忽然开口试探道:“老王上,别跑了,再跑我就懒得追你了。”

    老拓跋王闻言一惊,在马镫上站起,回头远望。答了一语:“徐杰,此时叫本王不跑,本王岂能死在你这无名之辈手上。”

    徐杰闻言,一边催促马匹,一边又道:“老王上也怕死?”

    老拓跋王已然立马就答:“蝼蚁尚且贪生,本王乃一国之主,岂可战阵而亡?”

    徐杰已然发笑:“罢了,老王上活命去吧。你儿子杀我同胞无数,我既然到此,狂追你一人不值当,当去杀人偿命。”

    老拓跋王闻言大惊失色,这回他真的心中惊骇了。马匹的速度也不禁慢了一些,开口再说:“徐太师,你来此不就是为了本王吗?”

    徐杰已然勒马,更下令左右停马,口中一语:“随意一言,罢了。老王上,你我算是故旧,还当真舍不得下杀手。有缘再见。”

    徐杰说完此语,竟然当真打马转向,在大漠戈壁之上打马往西而去。

    头前的老拓跋王,此时竟然也勒马止步,盯着远去的徐杰,心急如焚。

    身旁军将此时方才反应过来自家王上为何要带着他们往南逃跑,已然有人开口急问:“王上,这当如何是好?”

    西边,不仅有拓跋百姓,更也有这些军将的一家老小。徐杰如此往西而去,那些毫无准备的百姓与家小,哪里还会有一个例外?

    却是头前徐杰军中,宗庆打马凑到徐杰身边,也在开口发问:“太师,那些拓跋人马匹脚步早已虚浮,再追一阵子,必然能追上。那些老将,大多都是拓跋贵胄,连带老拓跋王一起,擒之在手,拿捏拓跋人再合适不过,太师缘何就不追了呢?家国大义当前,还有什么故旧可言?”

    宗庆火爆秉性,似乎真有些生气。

    徐杰已然在发笑:“嘿嘿,宗老将军不必着急,你回头看看。”

    宗庆从马镫站起,回头一看,便是目瞪口呆。

    “老将军,如何?”徐杰再问一语。

    “这……这……这是为何?末将当真没有想到。”宗庆又是惊讶,又是不解。

    “老将军,人心尔。年少偷生者多,年老还有几个偷生的?”徐杰答了一语。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百七十九章 老拓跋王,你我有缘了 返回《诗与刀》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八十一章 一针见血(不知暴的第多少更了)(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