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科幻小说 » 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卷 第七百三十八章 兰斯洛特:Master你知道Saber是谁吗

正文卷 第七百三十八章 兰斯洛特:Master你知道Saber是谁吗

文/凤嘲凰
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 本章字数:4463 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txt下载
推荐阅读:剑吞苍穹 生世寻 柳下潇潇苑中笑 农女不替嫁 九玳 豪门重生:反派娇妻太腹黑 血尊的甜心夫 修行在大宋 都市少年仙医 不灭剑煌
    诡异的静谧、阴森的地下宫殿、淡淡的血腥气,让人心头阴霾密布的恐怖场景,这就是Caster选择建造魔术工房的地方,一如他黑巫师的审美。

    不过此刻,他精心构建的美妙艺术品,正遭遇丧心病狂的强行拆除。

    魔术工房旨在创造新的异空间,以狭小的空间构建无穷的杀机,但Caster在魔术上的造诣实在太过差劲,除了一些魔术陷阱和机关,更多的还是靠数量庞大的水魔作为主要防御手段。

    轰!轰!轰隆隆————

    雷霆涌动,金色的巨锤砸落,在地面铺开湛蓝的电浆。

    雷光疾走,群蛇蔓延!

    脆弱的水魔接触到雷光,被电得花枝乱颤,体内的水汽蒸发,枯萎成树皮倒下,复活的能力遭遇克制。

    杜克扮演从者Berserker,挥着一对加起来600斤的黄金大锤走在前方开路,身后是一脸见了鬼的御主兰斯洛特,他持剑斩杀遗漏的水魔。看着杜克举重若轻,随手打爆魔术陷阱,连同水魔砸成小饼饼,兰斯洛特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兰斯洛特:恕我直言,您不是被掏空身体了吗,为什么比我还有劲儿?

    杜克:我这人优点不多,魔术水平一般、嘴巴又笨、脑子也不灵活,就是有把子力气!

    雨生龙之介此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倒不是怕死,作为一个优秀的杀人鬼,他对死亡从来都只有好奇,哪怕死亡即将降临在自己身上。

    雨生龙之介不怕死,但他现在还不想死,没有真正了解死亡,感受真实之前,就这么死去心有不甘。

    “Caster,水魔和陷阱完全没用,Berserker就要冲进来了,你也太过于淡定了吧?”大眼元帅面色如常,依旧风轻云淡念着召唤咒语,这让雨生龙之介有些抓狂。

    “无需担心,真要是抵挡不住,就算再怎么担忧也没用。”毕竟是生前做过统帅的军人,Caster慢条斯理,丝毫没有因战事不利而着急。

    “喂喂,你该不会就这么放弃了吧?会死的,我们两个都会死的!”雨生龙之介无力吐槽,Caster的心也太大了。

    “没办法,Berserker太强大了,如果给我充分的时间做准备,倒是能给他一份大礼。可现在,袭击来得太突然,我一时也没什么好办法。”

    “不要就这么认命好不好,你不是还有梦想没完成吗?”雨生龙之介挠着头发,他真的不想死。

    “话是这么说,可龙之介你又有什么好办法,能让我战胜Berserker?”Caster眉头紧锁,因为眼睛太大,五官极度不和谐,这个动作让他看起来非常狰狞。

    其实Caster也和雨生龙之介一样心有不甘,降临此次圣战,却没有机会对贞德倾诉衷肠,只觉神明对他如此不公。

    雨生龙之介呆愣一下,他一点主意也没有,不过看到Caster身边的水晶球,鬼使神差指着杜克身后的兰斯洛特:“这个人是御主,抓到他来威胁Berserker。”

    Caster眼前一亮:“龙之介你说得对,这也不失为是个好办法!”

    在Caster有预谋的指挥下,水魔大军发动了自杀式冲锋,潮水一般的它们,一浪接着一浪拍打过去,阻断了杜克和兰斯洛特,并有目的性地引着兰斯洛特走向最后防线。

    杜克被挤得偏离了进攻轨迹,但看到兰斯洛特杀入后方,传音让他继续前进,敌人被他们隐瞒身份的作战计划迷惑了。

    兰斯洛特挥剑的攻势更加迅猛,Caster实力比他预估差得太远,决定迅速解决对方,以免耽误杜克舍身赢取的机会。

    唰!

    淡蓝色的透明魔术光幕被利剑斩碎,兰斯洛特满身浴血杀到了Caster面前。这里已经没有水魔存在了,但他眼睛一扫,便因极度的震怒而停了下来。

    遍地的残尸,七零八落丢弃在四周,干涸的血液紧紧巴住地面,只是看着便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血腥气。

    如果只是尸体,兰斯洛特生前见多了,哪怕是幼小的骸骨也不在少数,之所以深深震惊,是因为这些年幼的尸体都遭遇了分解。四散的残破碎片,被掏空的胸腔內府,竟是连一具完整的都找不到。

    兰斯洛特知道人是一种带有毁灭倾向的生物,恐惧和压迫会摧毁理智的神经,让人类变得丑陋和暴虐。战场上,这类人屡见不鲜,经历了生死边缘的走钢丝,士兵们会选择无辜的民众用来发泄,通过更强烈的刺激,让他们觉得自己还活着。

    但骑士之所以高洁,之所以被人尊重,正是因为他们证明了人类不止是卑劣的。在浸染鲜血的战场,他们秉承荣誉和高傲,抛弃恐惧和憎恨,以人的姿态,活在地狱一样的战场上。

    兰斯洛特因生前的污点,不愿自称骑士,但高洁的品性却始终不敢忘怀,他忍受不了Caster这种玷污人性尊严的恶鬼。

    “你该死!”兰斯洛特持剑的手臂有些颤抖,已然愤怒到了极点。

    Caster面色阴沉,咧开嘴巴笑了起来:“身为御主,你的才能的确很出色,但孤身面对从者,我劝你……”

    “不要和我说话,你不配!”兰斯洛特直接打断Caster:“你的灵魂丑陋到令人作呕,你说出的每一个字,我听在耳中都觉得是那样肮脏。”

    “唉,为什么这么说呢?”雨生龙之介站在Caster,歪着头辩解道:“与延长一个毫无价值的生命相比,认识到死亡的全部,和我并不是在杀人,而是在进行一种创造。”

    说话间,雨生龙之介双手张开,仿佛自己是在完成神圣的使命,脸上不由自主露出了愉悦的表情。

    兰斯洛特整个人都呆住了,本以为Caster是变态,没想到他的御主也不遑多让,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诡辩。三五只水魔受Caster指挥,从四周扑上来,卷住了震惊中的兰斯洛特,轻而易举把他裹成了粽子,只剩头颅在外。

    如果兰斯洛特被魔改成兰斯洛特儿,这里是要出本子的!

    抓住了Berserker的御主,Caster心情大好,三步并着两步走到兰斯洛特身前,双眼中带着淡淡的怨恨:“从前,我也和你相信世间充满希望,可后来我才知道,那只是神明玩弄人心的伎俩。”

    兰斯洛特心下不屑,自甘堕落的人总是有这样那样的理由。正要爆发魔力挣开枷锁,场中一道人影闪过,杜克驾驭梦魇战马,瞬移出现在雨生龙之介身后。

    “啊!Caster,啊————”

    马蹄高高扬起,将雨生龙之介踩在地上,呼救声紧跟着变成了惨叫。

    Caster慌忙从怀中掏出匕首,架在兰斯洛特脖子上,对杜克大喊大叫:“Berserker,不要伤害龙之介,你的御主在我手上!”

    杜克正惊讶于周边的惨剧,听到这话顿时皱眉看了过去:“小兰,你在干什么?”

    “非常抱歉,我只是……”

    “好了,不用解释,赶紧杀了他!”

    御主与从者之间简单的对话,听得Caster一头雾水,他看了看兰斯洛特,又看了看杜克:“Berserker,我再说一遍,赶紧把龙之介还给我。我们签订停战协议,我也会把你的御主放了。”

    杜克狞笑一下:“还给你,这可是你说的!”

    轰然的寒气爆发,趴在地上吐血的雨生龙之介被冻成了冰罐头,梦魇战马前蹄跃起,将冰块踏得粉碎。那一块冻着头颅的冰块,在地上滚了滚,停在了Caster脚下。

    “龙之介————”

    Caster手中一抖,匕首跌落在地,踉跄着捧起地上的头颅,两眼无神呆滞当场。

    噗嗤!

    利器刺穿血肉骨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Caster只觉胸口剧痛,低头看到了贯穿心脏的剑尖。再一看,兰斯洛特不知何时挣脱了束缚,身上还套上了一件厚重的铠甲。

    没有丝毫气息泄露,但Caster却能感觉到兰斯洛特就是从者。

    “怎么会,明明所有的从者都已经现身,你是谁啊?”Caster瞪圆了眼睛,死亡临近提不出一点力气。

    “吾之名为兰斯洛特,以Berserker的职阶降临此次圣杯之战!”兰斯洛特杀机凛然,在Caster死前报上了自己的名号。

    “大名鼎鼎的圆桌骑士……那……”Caster转过头看向杜克:“那你又是谁?”

    杜克轻轻一笑,取下护手铠甲,露出空无一物的手背,而后红光亮起,血红色的令咒隐隐浮现出来:“你觉得呢?”

    Caster呆若木鸡,身躯化作莹莹粉屑消失,临死前还在喃喃自语:“我的圣女贞德,如此强大的敌人,您能战胜他们吗?”

    随着Caster死亡,他布置的魔术工房亦随之消散,召唤而来的水魔腐烂成烂泥,微风吹过,地下宫殿流淌着一点点血腥气。

    消灭了Caster,淘汰了一对御主和从者的组合,兰斯洛特却没有欢欣鼓舞。一想到四周的尸体之前还是鲜活的生命,就觉得心头被巨石压住,沉重到无法喘息。

    杜克在边上翻翻捡捡,从Caster制造的一堆魔术用具里找出了一个水晶球,闭目感知了一下,才笑着收了起来。

    “Master,您在做什么?”兰斯洛特的气质越发忧郁,心中开始质疑圣杯之战是否有必要存在,如果Caster没有被圣杯召唤降临,今天的惨剧也不会发生。

    “哦,我刚刚试着召唤死去的灵魂,结果一个也没找到。小鬼们的灵魂全被Caster收藏在这颗水晶球里了,我回去试试看,兴许还能抢救一下。”杜克眨眨眼,如果他们老爸不介意孩子流着别人的血,应该可以合家美满。

    兰斯洛特精神一振:“可以吗,将死人复活?”

    “不知道,我还没成功复活过死人,换灵魂也是活人的灵魂。”

    “不管怎样,您都是一位仁慈的君主,能作为您的从者并为您而战,是兰斯洛特死后最大的荣幸。”兰斯洛特散去铠甲,拜倒在杜克脚下。

    “哦,那你现在能为我向亚瑟王挥剑吗?”

    “……”

    “好了,我也不强迫你,你只要记得之前的誓言,活捉Saber然后给我把风就行了。”杜克非常大度地挥了挥手。

    一直听杜克强调这个誓言,兰斯洛特本能觉得有些不对劲,谨慎问了句:“Master,你说的女Saber究竟是谁啊?”

    杜克眼中精光一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Caster一直称呼她圣女贞德,想必就是那位很有名的法国村姑。”

    “原来如此……”兰斯洛特松了口气,信誓旦旦保证道:“请您放心,以王的名义,我一定会履行誓言!”

    “好得很,好得很!”杜克牙花子都笑出来了。

    感谢书友:优雅的大白菜、大猫雄熊、非心动、几百个人的雨、追梦之斑马、魅夜晶雷、08a、帅帅的胡先生、暴龙兽的旅途、收16到25岁美少女、封不死、吾为夺灵、青春如此2、我不完美°但我唯一、的打赏!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百三十七章 可口可乐补魔 返回《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目录 下一章:第七百三十九章 失败的停战契约(快捷键 →)